“为了权力,美女和最好的生活?”我的心里此刻在嘀咕,不得不说这个理由还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

  但我很快就冷静下来,“狂魔,自己的幸福不应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吧,自己用自己的手创造自己的生活才是正确的吧?”

  “放屁,天地法则,弱肉强食,你看自然界中,狮子吃羚羊,老虎吃野猪,难道羚羊和野猪惹了狮子和老虎了吗?还有你所在的世界中大国欺凌小国,强国征战弱国,何曾讲过道理?这个世界就是强者为尊,只有实力才是最好的话语权!”幽冥狂魔闻得我的话,那是立刻搬出了这么两个活生生的例子。

  他说完话,他就望着我,其魔眼内直如沧海般深广。

  “对,这家伙的话很有道理啊,貌似这个鸟世界真的就是这样!”此时我的心神开始摇曳,我感觉幽冥狂魔说的话就是实际情况。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但我们是人啊,我们是高级动物,我怎么能按着畜生的准则来行事了?还有,我以前所在的世界,只有那个小岛国的人用的是畜生行事的准则,只有那个老美走的是强盗路线,其他的人们整体都还是善良的啊,我们怎么能因为两颗老鼠屎就否定这个世界的美好了?”

  我用力的挣扎,我终于从幽冥狂魔的话中挣脱出来。

  挣脱出来后,我立刻望向幽冥狂魔,我发现此刻他的脸上有冷笑浮现。

  “你妹的,你又对我施展妖法?”我看到幽冥狂魔的表情,我顿时确定定是他在捣鬼,我心神受到影响无疑是他那声音和眼睛引诱的。

  “哈哈,柳兄弟,我终究是渡不了你啊!”幽冥狂魔摇着头。

  “你为什么一定要渡我了?”我无语。

  “你身负脱尘图,只要你入我道,我道必成天地一道,再无人能与之争锋。”幽冥狂魔声音很肯定。

  pV更H*新最I快eV上{酷x匠网=-

  “我乃修道者,我怎么可能入你魔道了?你还是放弃吧!”我望着幽冥狂魔,和这家伙在一起,真的就如同和个定时炸弹在一起,因为他随时都可能对你爆炸,然后把你炸成重伤!

  “哈哈,修道者算什么?就是修仙者,就是成神者,也能渡其成魔的。”幽冥狂魔仰天狂笑着,风雪亭琉璃瓦上的积雪都被他的狂笑之音给震得“唰,唰”下落。

  “别吹牛了,神岂会被你魔所控,不要以为我不懂你就老是忽悠我!”此刻我再也忍不住了,这幽冥狂魔的这些话我是真心的不信,魔如果能渡神,那么这个世界还能存在吗?

  “柳兄弟,先前你不是要我给你解释一下鬼,仙,魔,神的事吗?现在我就告诉你这四者的由来和关系!”幽冥狂魔此话落音后,我的耳朵也就竖了起来。

  “人死后,其灵魂离开肉体就成了鬼,鬼有善恶,善鬼入轮回,恶鬼大多数被吸入了阿鼻地狱,只有少数恶鬼躲过了阿鼻地狱的吸食,那样的恶鬼得其造化,就成了人们口中那谈虎色变的厉鬼!”

  幽冥狂魔话音一顿又继续说道:“人踏入修道,到道之顶峰时可入修仙,修仙者也就是人们口中的仙,仙上是神,不过能成神者必须是大造化之人,而魔存于道中,存于仙中,存于神中,仙神皆可为魔,魔之力早已渗透万有!”

  “魔之力已经渗透万有?仙神皆可为魔?”幽冥狂魔的这番话,我听懵了。

  “这样通俗的给你解释吧,人人心中都有魔,仙神也不例外,这叫心魔,这心魔有千万种,包括欲魔,情魔,贪魔,喜魔,怒魔,忧魔,杀魔等等,等等,人心之魔在人心深处潜伏,只要一魔彻底苏醒,那么就可转化为执念,这个时候人也就算入了魔道了!”

  幽冥狂魔这话我听懂了,我这一听懂我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这话貌似真的不是在危言耸听。

  “难道人人都要入魔,连神也不例外?”我挣扎着问着。

  “其实这世界有一大半人都身处魔道之中,只有那修为最高极少数的神斩魔成功,彻底的脱离了魔道!”幽冥狂魔回答。

  “哦!还好,还好有办法斩魔!”我惊喜出音,要是真如幽冥狂魔所言,那么这个世界就真的完了,魔那是必控世间啊!

  “你想斩魔?”幽冥狂魔望着我。

  “我必定会斩魔成功,不入魔道的。”我信誓旦旦。

  “好吧!我相信你脱尘图主必定能够做到,我提前恭喜你斩魔成功,成为了真正的脑残!”幽冥狂魔此时冷笑的向我拱着手。

  “什么意思?”我激动,幽冥狂魔这句话味道真的是太足了。

  “你想你斩掉了心中的魔,这魔中也包括情魔,欲魔,爱魔等等,那样的话你就成为无情无欲,无爱无恨的人了,通俗一点的说也就是你也不用娶老婆了,你也不用住好的房子了,也不用吃好的饭菜了,你只需要找个破山洞住在里面,随便吃点树皮和草根就行了!”幽冥狂魔冷笑着。

  “你胡说什么?斩了魔的神不应该站出来维护天地之间的和平吗?我干嘛要找山洞住起来了?我那个时候肯定会阻止你们魔界挑起战争的!”我疑问加着肯定。

  “哈哈,哈哈,我说你无欲无求的一个斩魔的神,这天地与你还有什么关系,你斩了爱,斩了怜等等,这天地间的生死就都不在你的心中了,你干嘛还要阻止我们了?”幽冥狂魔狂笑着。

  “那些极少数斩魔的神现在在哪里?”我现在真的是懵了,我感觉我的思路乱成了一团,我觉得幽冥狂魔说的有理,但我又觉得事情不是他说得那样子的。

  “那些斩了魔的神都住在神界的无欲山内,就算这天地间斗破了天,打垮了地,他们也是不会出来的!”幽冥狂魔冷笑。

  “那和你们魔一直战斗的又是哪些人了?”我的脸上此刻在流冷汗。

  “就是那些走着魔道,却打着神的旗号的人,说到底,大家都是各为利益罢了,只是喊的口号不同罢了!”幽冥狂魔笑了,他此意明显就是在嘲笑那些和他们为敌的神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