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之恋!”我看着幽冥狂魔和那女子心里顿时大震。

  在古时的传说中人鬼情未了,人妖相恋这都是违背天纲的事情,难道这人魔相恋就符合天纲?

  我很想给这在我眼前搞暧昧的两家伙说说,这样是不对的,但我还是忍下了内心的冲动,因为我不想惹得幽冥狂魔又对我翻脸,然后一巴掌把我扇飞!

  “走吧!”幽冥狂魔在表现温柔后,已经飘身向了这幽冥花园的深处,我对那绿衣女子微微点头示意友好后,也就去追幽冥狂魔的脚步了!

  ......这是这花园深处的风雪亭,此时那亭内的大石桌上已经上好了满满的一桌子菜,那石桌子的旁边有一个三角形的小火架,那架子上现在正放着一金色的酒壶。

  那架子之下此时正燃烧着绿色的火苗,那架子上的金色酒壶已经鼎沸,阵阵的酒香弥漫在这亭子之内直叫人的心神一阵阵摇曳。

  “真是好诗情,好画意,这样的露天古亭,这样的风雪天气,这样煮着好酒,这样的情景真的是韵味十足!”此时我的心里在暗赞着,我想不到这幽冥狂魔还是这样懂得风雅的一雅魔!

  “下去吧!任何人不要前来打扰,今夜我要和柳兄弟煮酒论天下!”幽冥狂魔在踏进风雪亭后在对那煮酒架旁的人吩咐着。

  那人是个女人,一邪气十足,指甲纤长的妖艳女人,那煮酒架下绿色的火苗正是从这女人的指间发出来的!

  “是!”那妖艳的女人躬身退出了风雪亭,她在走过我身边时,对我妩媚的一笑,这一笑顿时让我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这女人身上有一股特别的香气,这香气中透露着丝丝的邪异!

  “柳兄弟,请坐!”幽冥狂魔此时在招呼着我。

  “来,柳兄弟,我们干一杯,先前的事多有得罪,赔罪的话都在这酒杯之中!”幽冥狂魔在我坐下后,端起了酒杯。

  他这话可把我吓了个半死,这幽冥狂魔向我道歉,我有些接受不了,因为我害怕这狂魔道歉是假,想阴我是真。

  “不,不,狂魔,你这话严重了,这道歉就不必了,只要以后我们能和睦相处就行,我们这就叫不打不相识!”我嘴中在回应着,我的脸上装得很真诚。

  “好,好,好,柳兄弟果然是爽快人,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兄弟,柳兄弟身负鸿蒙第一神兵脱尘图,这天下迟早都会有你柳兄弟的一方江山,今日在这里我以恒古暗黑大地魔尊的身份与柳兄弟你结盟,以后柳兄弟战天下,打江山时,只要你用得上我暗黑大地,我暗黑大地必定倾暗黑之力鼎立相助!”

  幽冥狂魔在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后,话出了这么一段。

  “噗!”闻得幽冥狂魔这话,我把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大口酒直接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脱尘图是鸿蒙第一神兵?”我盯着幽冥狂魔,眼珠子都快要直接从眼眶中滚了出来。

  “悠悠众生,脱尘图,人生极乐,梦中净土,脱尘图本就是鸿蒙七大神兵之首,它夺得天地造化,拥有它的人注定是成就霸业的逆天之物。”幽冥狂魔肯定的回答着我的话。

  “这......谁告诉你,我身怀脱尘图的?”我的心里此刻那是掀起了滔天的波浪,鸿蒙第一神兵竟然在我的手臂之上,这都是哪里跟哪里嘛!

  “我一见到你,就感觉到你不是一般的凡夫修道者,我在你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但我没想到这强大的气息竟然来自脱成图,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认定你接近悠儿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要早知道你身怀脱尘图,我就不会想要杀你了,即使是那风云手不来,你身上的脱尘图也不会任由我杀了你的!”

  幽冥狂魔说到这里话音微微一顿后又继续说道:“你身上强大的气息来自脱尘图这乃是那风云手告诉我的!”

  “风云手告诉你的,她一只手她能告诉你?”闻得幽冥狂魔的话,我懵了,风云手就是一只怪手,她嘴巴都没有,她怎么能向幽冥狂魔泄露我的秘密了?

  “难道她是写的字?”我的心里也有这样的猜测。

  “这是风云手托我带给你的!”此时幽冥狂魔一挥手,一方白色的丝巾已经飘到了我的手上。

  我把那丝巾展开,我只见上面绣着一对正在戏水的鸳鸯,那鸳鸯旁边写着几行小字。

  那几行字写的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大好男儿,我也好逑,你来自冥冥中的注定,我躲不过也逃不脱,我愿意让你牵着手,去看极北天边的雪,去看极南小镇的蒙蒙细雨,在这天下我有你一切就已足够!

  那字迹娟秀,正是出自女子的手笔。

  “你,你说这是谁要你带给我的?”我看完这丝巾上的字,在挣扎的向幽冥狂魔发问。

  “是那只强大的手带给你的!‘幽冥狂魔再次肯定。

  “噗,噗!”这次我喷的真的是血,那只怪手竟然给我带来这么一方丝巾,我不想吐血也不行啊!

  l看J正版2"章节‘T上Q酷匠U网*!

  这丝巾上的字就是傻子都能看得懂,这就是一封赤*裸的情书,那怪手写的这些字无疑说的就是她喜欢我,她想与我结成连理,这样的情况,谁遇到谁都会无语,这简直就是怪谈,一只手竟然来追男人,这事情真的违背常理。

  还有就算她不是一只手,而是一个女人,我也是无法接受她写的这情书的。

  “在这天下我有你一切就已足够!”看着这句话,我真的还想再次喷血,那怪手的这句话说明的正是我在她心中的重要性,既然我在她的心中这么重要,她怎么会一见我,就把我打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她为什么要把我这么一个在她心中如此重要的人一是拖到这里,二是拖到那里,而且次次都差点害得我九死一生!

  “这简直就是纯粹的扯淡!那怪手肯定又在想鬼点子想要害我!”我心里是这么确定的,我如果相信这丝巾上面的话,我就是一真正的脑残!

  “兄弟,你别激动,我想你误会了,那风云手并不只是一只手,其实她是一个人,一个足可和天仙相比的美人!”看到我喷血后,幽冥狂魔伸手拍着我的后背,他的口中又说出了这么一件秘辛。

  “什么?她从一件兵器变成了一只手,现在又变成了一个人?”我望着幽冥剑尊,其脸上的表情那是哭笑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即将展开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