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九头怪蛇在把脑袋从那小门内冒出来后,立刻张开它那九张血盆大口在对我喷着那恶心和糜烂的味道。

  这怪蛇的每个蛇头都足足有脸盆大小,它们全是从它脖子之下如水桶般粗细的蛇身上分离出来的,此刻那蛇正对着我,我望着那九张巨口中的那白晃晃的牙齿,那是一阵阵的毛骨悚然。

  “回去,回去,他是我的客人!”幽冥剑尊的声音响起后,那怪蛇便缩了回去,那绿铜小门也猛地重新关了起来。

  “吱吱,吱吱!”这是在又走了大约20米后,一只突然出现的猴子又把我给吓愣住了,因为这从绿铜小门内冲出来的猴子长的有3个脑袋,六条手臂,而且它那3个脑袋上都长着3只眼睛。

  “你妹的,人家三头六臂一般都是形容的人,你这猴子也来凑什么热闹?”我定定神,心里一阵无语。

  现在我的心已经冷静下来,我相信我跟着幽冥剑尊的脚步,这些个怪物那都是不会伤害我的。

  我所料不差,我不鸟那猴子,那猴子张牙舞爪几下后,又钻回了它那小门。

  我跟着幽冥剑尊的脚步继续前行,这一路上从那绿铜小门内又冲出过3只怪物,那分别是一只三只腿的巨大红毛公鸡,一只足有两米来长的巨大蜈蚣,还有一手举九齿钉耙的绿毛大猩猩。

  我有先前的经历,那是见怪不怪,我的心脏在进入这绿色古铜通道后已经至少扩大了一半,我相信我在这通道内见到的这些个玩意那绝对与邪有关,而那幽冥剑尊养着这些个怪物,他的身份在我的心里那也是更加的扑朔迷离!

  走出绿色的古铜通道,我感觉到眼前一新,我的视线中出现了一片阔大的世界,这世界中有山,有水,有树也有草。

  这世界被绿色,青色,血色充满了,那绿色的天空上有绿云几朵,那青色,绿色的树随风摇曳,那血色的河水正激荡起足足丈许的浪涛,总之一切都是充满了无比的神秘和诡异!

  《酷5j匠l网a唯一V$正6,版,9Z其他都~是2&盗版DI

  “殿中世界!”此时我的心里那是暗暗惊讶,我想不到这幽冥宫殿内竟然有殿中世界,这样世界的构造者那必须是强者中的强者,大能中的大能。

  现在我并不了解构造这样的殿中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修为,但在我听过的远古传说中就有关于仙府和神殿的传说,也就是说要构造出这样的殿中世界最少都必须是仙的级别。

  “呜呜!呜呜!”

  现在这世界中有呜呜的鸟叫之音传出,我定睛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株古木上正立着一只大如牛崽的巨型乌鸦!

  “走!”就在这时,幽冥剑尊已经向这片世界的深处飘去,我硬着头皮紧随其后。

  在飘行了数十里后,我和幽冥剑尊站在了这世界中一条翻滚着血色巨浪的河边,那河上正飘着一只羊皮筏子,那羊皮筏子上此刻正站着一个艄公,那艄公此刻正将羊皮筏子划向我和幽冥剑尊所在的方向。

  当那羊皮筏子停在岸边,我看清那艄公的全貌时,我惊呆了。

  那艄公长着鹰钩鼻子,他的眼睛足有普通人的两个大,他的嘴巴就像一瓢,最赫人的是这艄公的脸上,手上都长着红毛,足足有五厘米长的红毛!

  “过河!”那艄公向幽冥剑尊行了一礼后,他的眼睛就锁定了我。

  “过河!”我冷汗着回应着那艄公的话,因为那家伙这话明显是对我说的。

  “都说道渡众生,其实魔也能普渡众生,这个世界当神无能为力,那么就是魔渡众生!”那艄公紧接着又对我话出了这么一段。

  我听得那是满头的雾水,“你是魔?”,其他的我没搞懂,但这个重点我还是抓住了的。

  “是魔又如何?不是魔又如何?人心有魔,魔心有人,只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这艄公回道,只见他此时一转身,他向那血色的河水一指,那河水的上方立刻就出现了一幅画卷,那画卷中有人影晃动,那画卷中也有绿黑色的古字在飘荡着。

  我定睛望去,只见那画中有3个人,那3个人一个是黑发飘荡,脸色俊逸的英俊男子,一个是鹰鼻狮口,红眉倒竖,脸色阴冷手持一黑色长剑的诡异男人,还有一个是长眉入鬓,脸上带着阵阵邪气笑容,手握一古青铜铃的少年。

  这3个人中,我认识一个,那个人就是站在那黑发飘荡的英俊男子左边的红眉男人,因为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此时在站在我旁边的幽冥剑尊。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本为人,我心有魔,世间仇恨以杀为止,世间恩义以死为报,悠悠众生,皆为魔之臣民,俯看天下,魔者为尊!”

  此刻那画卷上的绿黑色古字上散发出了雷霆之音,这声音直接冲入了我的耳内,我的心神顿感一阵摇曳!

  那古字中散发的魔音其含义我这次是听明白了的,这意思就是说魔比道高,人人心中都有心魔。

  那魔音的后几句的意思是,这个世界谁要是和你深仇大恨你必须提起屠刀干掉他才能结束这仇恨,这个世界你如果欠人大恩和情谊的话,那么就是死你都必须报答,天下的苍生,终将是魔的臣民,看这天下,终将是魔为主宰!

  这段古字就是魔宣传的他的教义,这和地球上的道教,佛脚的教义是差不多的道理。

  此时我已经知道了这艄公和幽冥剑尊究竟是什么了,他们非鬼,非仙,非神,他们是另一种类————为魔!

  这段古字有强大的诱惑之力,我知道这正是这教义中的魔音对人的引诱,我用力的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回归到了清明的境界。

  对这魔教义中有的话我是认可的,但是有的话我又是不认可的。

  我虽然已经入道,但我并不全信道,我虽未入魔,但今天听到的这魔的教义,我觉得我也不用全力的排斥魔,总之一句话,凡事看情况,事事尊本心,我最相信的人终究是我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第3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