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石家村之外,在厚厚的密林之上有一只白色的船儿正在其上飘荡着。

  我和石悠儿此时就站在这白色的船上,这白色的船儿正是石悠儿的代步法器,对她有这样的代步法器我丝毫不奇,她都能叫那幽冥剑尊哥哥,这法器又算得了什么了?

  本来这样的代步法器我也有一艘的,但可惜的是那日我洗澡时把那飞船放在了自己的枕头底下了,后来我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就遁逃了,我根本就没时间去拿那飞船!

  此时,夜色已深,天空中月华如水,有几点疏星在天空点缀,我站在船头让风吹过脸颊,直有说不出的惬意和舒服。

  这飞船行驶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它现在的时速仅在百里左右,它的方向正是直指那幽冥山。

  “悠儿,你是怎么认识那幽冥剑尊的?”看着满眼夜色,我在轻声的问着石悠儿。

  “此事说来话长,这得从我小时候说起了,小时候,我的身体很弱,部落中的长辈们都说,我先天血气亏缺,我这样的身体能活下来都是个奇迹,根本是无法踏入修道的,后来,爷爷和哥哥经常去深山中挖取补血气的灵药为我治病,我的身体逐渐有所好转,但依然无法踏入道途!”石悠儿在说到爷爷,哥哥为她挖药时,她的眼内有泪花泛动。

  “悠儿,你爷爷和哥哥都对你很好?”我嘴中问道,我的心里也略有所思。

  “柳大哥,悠儿刚刚出生不久,父母就死于和幽族部落的争战,从此之后,悠儿就和爷爷,哥哥一起相依为命,爷爷和哥哥都对悠儿很好,我记得我5岁的那年冬天,爷爷有事外出了,只有我和哥哥在家,有一夜我突然发起了高烧,哥哥急坏了,他找来了石家村的郎中希尔叔叔,希尔叔叔诊断我乃是得了这幽冥丛林中一种罕见的怪病,这怪病叫血热,这病需要采取幽冥丛林的散血热草才能治愈,但当时石家村却没有散血热草的库存!”

  石悠儿眼神晃动着,她顿了一顿又继续说着:“这血热病对人的大脑和身体都有很大的摧残力,如果不及时治愈,得这病的人既有可能变成傻子也有可能直接丧命,但那夜幽冥丛林却正下着一场罕见的大雪,在这样的雪天想要寻找散血热草是件极其困难的事,看着我越来越严重,是哥哥冒着风雪,踏出了石家村,哥哥一路寻找着散血热草的踪迹足足在风雪的山林里跋涉了30里路后,他才在一山崖上找到了一株散血热草!”

  此时石悠儿的眼角已有泪水沁出,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的继续着那件往事,“哥哥回到石家村时,他的胳膊被荆棘划破了,他的小腿也因为攀爬悬崖而弄得鲜血淋淋,他把散血热草熬成汤汁喂给我喝时,我抓住他的手,我问,哥哥,你冷吗?因为那时哥哥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哥哥那时笑着对我说,哥不冷,妹妹喝了这药你就会好起来的,就在我把药全部喝下去后,哥哥倒下了,那一次他整整在床上躺了3天,因为他冒雪去寻找散血热草染上了严重的风寒,那一年,哥哥8岁!”

  听完石悠儿的故事我的眼睛也湿润了,这个故事最震撼我的是那个“8岁”,一个8岁的孩子踏着夜和风雪为自己年幼的妹妹寻找救命的散血热草,这需要多大的爱和勇气啊!

  石悠儿兄妹之间一如我所料,真的有太多的过往,我想不到的是,这石悠儿平日对石墨都是嘻嘻哈哈的,但没想到她把那当年的往事记得那么深刻,此刻从她脸上的泪水中我就可以看得出她对石墨的感情!

  此时的石悠儿并不知道石墨不是她的亲生哥哥,但即使是她知道了他不是她的亲生哥哥,这样兄妹之间的情谊不亲生却早已盖过了亲生!

  ......“悠儿,你是什么时候见到幽冥剑尊的?”

  在沉默了一会过后,我继续刚开始的疑问。

  “那是在我12岁的那年,整个石家村像我这么大的孩子基本上都踏入了修道,只有我一人因为体质的缘故只能在一旁看着别的孩子修道玩耍,有一天,我怀着低落的心情独自一人踏出了石家村,在离村子大约10里之外的一小山岗上,我失意的痛哭,我跑这么远才哭,乃是因为我不想让爷爷和哥哥看到,我不想他们为我担心!”

  石悠儿说到这里,她伸手捋了捋自己被夜风吹乱的秀发,才继续说道:“就在我哭得伤心到了极点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我的背后有一只温暖的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回头,我就看到了幽冥哥哥,幽冥哥哥那时也看着我,他关心的问我,小妹妹,你为什么要哭?我就把我的伤心事全部告诉了他,幽冥哥哥听完,他爽朗的笑着说,小妹妹,这有什么难的,我可以帮你踏入修行,不过你和我认识的事,谁都不可告诉,包括你的爷爷!”

  “也就从这开始,幽冥剑尊就帮你踏入了修行?幽冥剑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我在石悠儿停顿的时候插言。

  “对,就从那之后,幽冥哥哥便每天都约我在那小山岗上见面,每次他来都会给我吃一些很奇怪的药丸,也就从那之后,我的血气竟然慢慢的旺盛起来了,也就在幽冥哥哥为我治疗我血气亏缺之病一年后,我就踏入了道途,再后来,幽冥哥哥就带我去了幽冥宫殿,在那里我可以随意的博览修道的群书!”说到这里,石悠儿的眼里有无比的感激,这感激是她对那幽冥剑尊的。

  "酷V匠U网kM永A久免Z费|看小说/B

  “我幽冥哥哥是一个谜一般的人,每次我问他他从哪里来?是什么修为?他总是微笑不语,但我知道我幽冥哥哥很强大,就算是这混沌大陆的最强者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听到石悠儿的话我有些震惊,虽然以前就听过关于幽冥剑尊的传说,但听到石悠儿这样肯定后我还是震惊了。

  要知道这混沌大陆现在最强大的人是飞仙级别的高手这我早已知道,如果说这飞仙级别的高手都不是幽冥剑尊的对手,那么幽冥剑尊难道是仙一级的人物?

  不过这话我没有问石悠儿,因为我相信她也不会知道。

  “柳大哥,到了!”

  也就在这时,我们的飞船已经飞到了一座巨山之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