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那只手拉着我化作成光行驶了多久以后,她终于停了下来。

  停下来之后,我发现我们现在身处的位置在一片古老的村落上方,那只手这时猛地一松手,我就成了空中的流星,不过好在我也是晋升修为的道者,我在反应过来之后,我立时减缓速度,慢慢的脚踏到实地。

  我落下的位置正是这个村落的村口,这村口有一古木牌子,上面写的都是我看不懂的文字。

  “难道这怪手把我直接带出了中国?”我抬头望向天空,此刻虚空中黑云涌动,哪里还有那只手的影子。

  我无奈的在原地叹了口气后,就开始踏向那村落。

  因为我不想进这村子也必须进这村子,现在我不知道那怪手究竟把我给弄出来多远,我只有先搞清楚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我才能想办法回昆仑山找到在其上漂浮的无元仙山!

  这进村的是一条黑石子铺成的小道,走在这小道上,我感觉到这村落中有阵阵阴森之气在散发向村外,这种感觉让我对这个村落的第一感觉就是——不详!

  走进村子,这村落中有灯火在摇曳,那正是这村落中坐落的人家,我仔细的观察,这村落中大概有10几户人,这村中的房子都是一色的竹楼,全是红漆的两层构造。

  “有人在吗?”我走到一人家的竹院之前,开口喊着。

  紧接着我在听见“吧拉个哇”这样一句古怪的话后,一扎着羊角辫大约10几岁的女孩子就从那竹屋内走了出来。

  “小妹妹,你好,我想问一下,这里是哪里?这里离昆仑山有多远?”我一字一句的向那走到院子中对我直勾勾看着的女孩说着,我希望她可以听得懂我的话。

  “帕恩塔拉,不不噶!”那女孩回应着,她嘴中是稀奇古怪的语言,时到此时,我知道我已经出了中国,这些人和我不是一个民族的!

  “怎么办?怎么办?”这是个难题,两个语言不同的人在一起,那沟通真叫一个累。

  “话听不懂,不是还可以做手势吗?”我在深思熟虑后决定用手势来问路。

  此时我在天空画着,我的手先画出一山脉模样,随后又画了一条路,打出了一个问号。

  总之这动作是有点复杂,但我相信只要这女孩智力可以的话,那是一定可以看懂的。

  此时那女孩依旧在看着我,她穿着一身红衣,她的脸上的轮廓还算分明,不过她的皮肤有些微微发红,她的手藏在衣袖内,一直都没有拿出来。

  “你懂吗?”我见女孩子没有反应,我嘴中出音,手在太阳穴的位置画着圈。

  其实我嘴中出不出音也是无所谓的事,因为那女孩根本就听不懂,但人做动作的习惯却总是喜欢带上语言!

  在我做出这个动作后,我看到那红衣女孩对我笑了,她这样一笑,我直接打了一个寒颤,因为她的笑容很诡异而且很邪恶!

  那红衣女孩笑完后就向她身后竹门的方向说了两句我依旧听不懂的语言,随后一拄着拐杖,身形佝偻的老妇人就走了出来。

  那老妇人虽然身子都成了一个弯弓,但是她走的很快,我感觉就像一晃,她就已经到了红衣女孩的身边。

  我朝着那老妇人一望,我的身上那就是直接起了鸡皮疙瘩,这老妇人的皮肤基本上都已经枯死了,这么说吧,虽然她现在还未掉气,但她却就是一完全的皮包骨头,更恐怖的是这老妇人成了这个样子,她看到我她还笑得呲牙咧嘴,这笑比鬼笑的那绝对还要恐怖!

  那老妇人此刻已经打开了院门,她招着手,示意我进入院子。

  现在,我已经察觉到了这老妇人和这红衣女孩绝对有问题,但我能确定的是她们绝对不是鬼而是人,想现在我已经入道并且学过灭鬼,困鬼之术,要是连这人和鬼都分不清楚的话,那么我还怎么灭鬼,捉鬼了!

  “进就进!”我略一犹豫就踏进了院子,我已是晋升上的高手,我不相信这诡异的一老一少能将我怎么样!

  修道修的也是心,一颗勇敢的心,如果修道修成了胆小如鼠之辈,那么其修为再高也是白搭,所以勇气对于修道者很重要!

  我进入院子后,那一老一少就转身走向这院子尽头的竹门,此刻那竹门打开了一半,我根本无法看到那里面的景象。

  我没有犹豫,紧紧跟随着一老一少的步子,我感觉那竹门内此刻有阴森之气散发出来,而且离竹门越近,这种感觉越是强烈。

  在行走了几十步后,我踏进了那竹门后的竹屋,那竹屋内很是宽敞,此时在一张竹台上正有一盏油灯在摇曳着。

  那屋内的摆设也很简单,就是几把竹椅和一张大竹桌。

  此刻我正飞速的瞟着这竹屋内的每一个角落,我发现在这竹屋的墙壁上挂着很多动物的尸体,还有各种的动物内脏!

  除此之外,这竹屋内除了那一老一少和我之外,另外还有一个男人在这屋内坐着,他是个中年人,他脸上的皮肤很白,就像常年未见阳光一般。

  这中年人的眼神很空洞,即使在我们进来之后,他脸上也未起一丝的表情变化。

  最重要的是,我观察到这中年人的头顶有一颗铁钉,这铁钉的大半截已经全部进入了这中年人的脑袋之内,那剩下的一小截正隐藏在他的头发之内,绝对只有视力最好的人才可能在这样的暗夜里做出这么细微的观察!

  N酷o匠%%网I永久A免,Q费T看小~◎说w{

  就在我们一进屋,那老妇人就对那中年人说了一句古怪的话后,那中年人就起身步向了里屋。

  在他经过那油灯之下时,我又细微的观察到,他的身下是没有影子的,他就那样走着,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