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走廊,是一扇木门,推开木门,我看到一口水缸,那水缸里全是鲜红的血。

  几个正趴在缸里喝血的尸鬼现在在黄纸道力的作用下就那样凝固在了那缸的旁边,我绕过那缸,继续向前行走,我的脚下是一排木制的台阶,这台阶一直向上,因为先前那尸鬼怒吼和苏雨儿的声音都是从楼上传下来的。

  到达楼上,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索,不多一会我就找到了苏雨儿所在的屋子,那是间无比阔大的红中带黑的木屋,不管地板还是墙壁都是红黑的,进入这间屋内我闻到了血的味道,那味道正是从地板和墙壁上发出了的。

  我猜测这屋子的红黑色不是红漆也不是什么别的,正是用人的鲜血给染的,用人血染屋,这做法真的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更a2新最快上酷-匠}网*d

  “柳,柳大哥,你来了!”看到我走进屋内,苏雨儿大叫着,此刻她正被绑在一十字的木架上,在她的旁边还有14个同样的木架,那14个木架上有13个上绑着的都是13具风干了却未腐烂的尸体,还有一个架子上绑着的是一披头散发,已经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的女子。

  “雨儿,柳大哥这就来救你!”我快速的奔到苏雨儿的身前,把她身上的绳子快速的除去。

  “雨儿,这些尸鬼没伤害你吧?”把苏雨儿从架子上解救下来,我担心的询问。

  “没有,幸好柳大哥你来的及时,我估计今天等这尸鬼吸完了这余姐姐最后的一口气后,明天他就要吸我的气了!”苏雨儿冲进我的怀里,她的脸上有惊魂未定之色。

  “余姐姐?”我疑问。

  “哦,对了!柳大哥我们快把余姐姐放下来吧,她是这尸鬼从外面掳来的,乃是平常百姓家的女儿!”苏雨儿此时挣脱我的怀抱,她快速的冲上前去,为那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女子松绑。

  “哈哈,没用了,这女子我已经吸了她2天的阴气,现在她的女子本源已伤,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她了!”就在这时一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抬目望去,只见这屋子一角落内一本已经蹲在了地上的人此刻正挣扎的站了起来。

  “柳大哥!”苏雨儿此时已经解开那姓余的女子,她将她扶着,躲在了我的身后,显然她很怕这突然站起的家伙。

  “鬼算子!”我看着那挣扎着站起的人,冷冷的出口。

  这站起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日施诡计欺骗我掳走了苏雨儿的那尸鬼头子。

  “是你,你竟然进入了这墓地,你竟然能走到这里还未死,看来我真是低估你了,昨日我就感觉到你身上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没想到你竟然能穿过姜尚的墓地机关!”那尸鬼此时站直身形,他的脸色都已经扭曲,显然他还在和姜子牙黄符的力量做抗争。

  “你是周朝人?你是建造这墓地的工人?”我冷冷的望着那尸鬼头子。

  “对,我是周朝人,我就是建造这墓地的工人头子,小子,我问你,你贴在这房子外的符文是从姜尚的棺材里拿出来的吗?”那尸鬼面容都在扭曲,屋外黄色的光芒一丝一丝的漫进这屋内,那尸鬼的身体开始逐渐的僵硬。

  “对,我是从姜子牙的棺材里拿出来的,这乃是姜子牙在几千年就留下的符文,他算出你们会化作尸鬼,所以专门留下此符文用于镇住你们。”我回答。

  “小子,你快去将符文揭掉,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尸鬼头子怒吼,他的眼睛都在喷火。

  “别吹牛了,行不?昨日我无此符文,你都不敢和我正面交锋,今日你被这符文压制还能对我不客气?”我脸皮抖抖,嘴中不屑的出音。

  “小,小子,只要你揭开符文,这墓地中的一切宝物由你挑选,这随便一件青铜器都足够你吃上好几辈子的了!”尸鬼头子见威胁不成,口中改为利诱。

  “呵呵,哈哈,鬼算子,你以为人和你一样蠢吗?现在将你们定住,这墓地内的东西本就是任我搬任我拿,我干嘛要放开你?”我哈哈大笑,这尸鬼虽然给自己戴上了鬼算子的高帽子,但其实也是自以为是的傻鬼!

  “你到底要怎么样?”尸鬼头子脖子以下的位置都凝固住了,现在他能动的就只有他那个脑袋了。

  此时我也对那尸鬼头子有两分佩服,他不愧为头子,其他的尸鬼只要黄光一波及就立刻定住了,而他却能挣扎这么久。

  “我不要怎么样,我决定听从姜子牙铭文所言,将你们用他留下的符文黄油烧毁。”我据实回答,这尸鬼即将要被烧得魂飞魄散,我已没必要骗他。

  “符文黄油?姜尚,你实在是太可恶了,我们为你而死,你竟然还要用黄油烧我们!我一定要吃了你的肉.......”那尸鬼听到符文黄油立刻脸都变得惨白,因为他肯定知道那符文黄油的厉害,而他也准备立即开始又对姜子牙进行咒骂。

  但他咒骂之言刚刚开始我就打断了,“我说鬼算子,你就被吹牛了,你生前不是姜子牙的对手,死后成了尸鬼连姜子牙随便留下的一道符文你都害怕,你这个样子是吃他肉的德行吗?”我示意那尸鬼闭嘴,我的手指也在嘲笑般的轻摇。

  “这......,小伙子,我们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一定要致我们于死地了?”尸鬼挣扎着。

  “戚家岭的百姓和你们也是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害他们了?除此之外其他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无辜的死在了你们的手中?留下你们,就是为祸世间!”我语声沉重。

  “放屁,当年我们建造这古墓,我们又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我们流尽血汗将这墓地建造完成后,就把我们全部缢死在了这间墓室之内,为什么?为什么?我恨尽这天下人,我要杀光这天下人为自己报仇雪恨!”那尸鬼此刻呈现出疯狂之状,虽然他只能动他的脑袋,但他却呲牙咧嘴做出了无比狠毒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一定要支持,这本书的未来一切看的都是读者,只有读者支持,本书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