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味道真好!这欲望的血肉真的是太美妙了!”那吸血女鬼在残忍的吃掉了那兵两片嘴唇后,又伸手摸向了他的胸膛。

  而就在此时除了有两个头女鬼占据的孙歪嘴外,其余6具骨架也都找上了自己的对象,包括那几乎瘫痪在椅子上的白净的兵都有一具白骨架前去伺候于他。

  “恐惧的心也是一种美味哦!”就在这时,那两个头的女鬼在微笑着,而那吸血女鬼的手也已经化作利刀,只见她随意一划,那兵的胸膛上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口子,通过那口子可以看到一颗火红的心脏正在那兵的胸腔内跳动。

  也就在这时除了那白净的兵以外,其余5个兵的胸膛也已经被那5具白骨架子给划开了。

  “幻觉鬼术,收!”只见那两个头的女鬼一挥手后,那被划开胸膛的6个兵已经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啊!这是怎么了?我的胸膛为什么这么疼?”

  “啊!,这是些什么东西?天啊!我们遇到鬼了!”

  “我的嘴唇,我的嘴唇......”

  “孙司令,你在干什么?你的怀里为什么坐着一个两个头的怪物?”

  那是惊呼一片,那6个兵疼的那都是呲牙咧嘴,他们想跑,却又被自己身边的怪物给紧紧的拽住了。

  “怎么回事?小如,这是怎么回事?”孙歪嘴身上的幻觉鬼术两个头的女鬼并未给他解除,当他听到那6个兵的嚎叫时,他有点小懵,当他看到那6个兵的胸膛都被划开了之后,他是差点吓死。

  “你,你们为什么把你们的胸膛给划开?”孙歪嘴把两个头的女鬼推开后那是猛地站起,他指着他的兵厉声狂叫,他的眼里有恐惧现出。

  “这是这些鬼给我们划开的,孙,孙司令,快,快拿枪!”一兵挣扎的话出了这么一段。

  “鬼?哪里有鬼?”孙歪嘴的目光那是四处搜寻,现在在他的眼内两个头的女鬼依然是绝代美女,其余的骨架子以及那吸血鬼皆是难得一遇的尤物。

  “小如,怎么会这样了?”可笑的是孙歪嘴到了这个时候依然还相信着他的小如。

  “你的手下们在和你开玩笑了!”两个头的女鬼笑了。

  “开玩笑?怎么可能,谁开玩笑能把自己的胸膛给剖开?”孙歪嘴极力的想理清思维,但终究是越想越乱。

  “他们是在比试,他们都想看看自己的心脏是不是黑色的,所以才把胸膛给剖开的。”两个头的女鬼此时上前用手搂住了孙歪嘴的脖子。

  “不,不,人的心怎么可能是黑色的,你,你不会真是朱白渊说的那不干净的东西吧,你,你放开我。”孙歪嘴现在是彻底的晕了,现在他的内心正被巨大的恐惧充满。

  “我是不干净的东西,你看我像吗?”两个头的女鬼望着孙歪嘴,那是连连眨着媚眼。

  “不,不像,但这是怎么回事了?”孙歪嘴喃喃自语,突然他猛的开始叫唤:“朱白渊,朱白渊,你在哪里?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白净的兵朱白渊此时已经在椅子上坐定了身形,恐惧一旦吓破了胆子,那么就不再是恐惧,而是麻木。

  那朱白渊的身边此时正站着一具骨架子,但这具骨架子却没有对他动作,那意思似乎就是对他不感兴趣。

  “我们撞鬼了,我们的死期到了,孙歪嘴,刘家镇我们回不去了!”朱白渊此时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孙歪嘴,今夜一连串的恐惧已经使他的心再也翻不起一丝波浪,他就像一个没有了一丝希望的绝境人,这样的人只能等死。

  “你说什么?你放屁,那个,小如,你,你难道真的是鬼?”孙歪嘴差点也直接疯了。

  “呵呵,游戏结束了,黑心人,今夜的一幕都是为你导演的,你欲望过后恐惧的黑心能提升我10年的道行了!”两个头的女鬼冷冷的话完这段后,只见她一挥手,屋内所有的幻觉都消失了,一切都回归到了真实。

  也就在这一瞬间,6声惨叫同时响起,那被划开胸膛的6个兵的心脏直接就被吸血女鬼和5个骨架人给直接摘掉了。

  “公主这是欲望的心!”6颗还在“扑通,扑通”的心立刻送到了两个头女鬼的面前。

  “哈哈,好多年都没有吃过这么新鲜的货了!”那两个头的女鬼那是两头齐齐开动,只有短短的5分钟,6颗心就全部进入了她的鬼腹。

  而就在两头女鬼吃心脏的时候,那吸血女鬼也开始狂吸那倒在地上6个兵的鲜血,她每吸完一个兵,那个兵的尸体就变成了一副包裹着皮的骨架,这恐怖的女鬼吸血时竟然连人的血肉也一起吸了,也就在两个头的女鬼吃完心不久后,这吸血女鬼也就解决了地上的6具尸体。

  在窗户外偷看的我虽然知道这些鬼伤不了我,但我依然还是被这些鬼的凶残和恐怖给吓得冷汗直流。

  而此刻流冷汗流得最很的人还不是我,而是依然和鬼同在一个屋子的孙歪嘴!

  现在那屋内就孙歪嘴和朱白渊两个人了,其他的人全部都成了包皮骨架,朱白渊已经吓得麻木,此刻的他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恐惧,什么叫怕!

  现在真正能感觉到恐惧的就只剩下了刚刚获悉真实情况的孙歪嘴,孙歪嘴看着这屋内的一幕一幕,那是苦胆都有爆炸的危险。

  \最,新:v章☆节\i上C酷J匠“◎网!R

  “小,小如,我和你无怨无仇,你怎么要害我了?”孙歪嘴那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问出这么一句。

  “你害过的人都害过你吗?”两个头的女鬼笑了。

  “这......”孙歪嘴语结,他在刘家镇当保安司令多年,他可没少干缺德事,人命在他手里那简直就如草菅,他在刘家镇直有孙阎王的名声。

  “告诉你,你有一颗心,一颗黑心,你那颗黑心对我很是有用!”两个头的女鬼此时走向孙歪嘴,她胸前的那只鬼手已经在向孙歪嘴慢慢伸出。

  “你想干什么?不要,不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给你,对,对,我给你烧一屋子的纸钱,只要你放过我!”孙歪嘴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胸膛,他的脸上已经面无人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