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我准备进攻时小绿时,我停住了,因为就在那一刹那,我感觉到有一股阴森之气袭向了我的后脑,我猛地回头,我只见一长满了绿毛的手此刻正无声无息的抓向我!

  “妈的,果然是有猫腻的,你个婊子,你果然是想害我!”

  我指着我身下胸膛上下起伏的小绿怒骂,我的人也猛的蹿向了一边。

  “咦!啊!”那绿毛的怪手是从房门外伸进来的,因为烟雨楼现在没有其他的人,所以我和小绿准备干好事的时候,其房门也是大开的。

  就在绿毛怪手离我还有一米的时候,那绿毛怪手停在了虚空,当然我知道这是什么原因,那肯定是惧怕我臂膀的脱尘图,我也瞬间将我的上衣脱掉,并且同时高举我的右手臂膀。

  果然,那绿毛怪手在我高举右手臂膀后,立刻闪电般的缩了回去,紧接着门外就传来了一凌空遁逃的声响,我猜想肯定是那伸进手的绿毛怪物被我臂膀上的脱尘图给直接吓跑了。

  “帅哥,你真的是捉鬼人?”此时床上的小绿已经爬了起来,她赤裸着身子看着我就像看着外星人一般。

  “去你妈的,臭婊子,你和那怪物是不是一伙的,你说!”我怒气上冲,我分析今夜这小绿会在这烟雨楼等我,肯定和那绿毛怪物有关。

  “没,没有!”小绿见我逼近她,她的脸都吓得通红。

  “没有,臭婊子,到这个时候,你还想抵赖。”我猛地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小绿的脖子,虽然此刻我抓住的是一个光秃秃的美人,但我的眼里却没有丝毫的怜悯,我见过厉鬼的凶残,这小绿虽然是人,但如果她和鬼串通一气害人,那么她就和鬼没啥区别。

  “我,我说!”被我掐住了脖子,小绿妥协了。

  “那究竟是个什么怪物?你为何要和他串通一气来害人!”我此刻确定小绿定是那绿毛怪物的帮凶,因为以前红衣女鬼吃余瑶瑶的心和脑髓时,曾经说过欲望的人心和脑髓对她是大补,我猜想这婊子勾引我肯定是想在我欲火正盛时让那绿毛怪物吃了我!

  “那是个绿毛尸鬼,白天在你走后,这绿毛尸鬼就找到了我,她说我身上沾有一强壮男子的味道,她威胁我要我在烟雨楼勾引你,否则就吃了我,所以......”小绿在说到白天时,依然面有恐惧。

  “那绿毛尸鬼怎么会知道我今夜会来?”我追问。

  “她并不知道你今夜一定会来,她只是要我守着烟雨楼这个点,只要有男人来就让我勾引男人上床,待男人欲火旺盛时她便来吃掉那男人!”小绿回答。

  “这个点,难道还有其她的人在帮绿毛尸鬼为祸?”我吃了一惊。

  “应该还有几个姐妹,只要是这女鬼找上的姐妹,哪一个敢不听从她的吩咐了?”小绿面色黯然。

  “你们这帮婊子,竟然帮鬼害人,你们随意就勾引男人上床,真是绝品的烂货!”我怒骂道,我望着裸体的小绿,现在是一丝兴趣都没有了。

  “我们本来就是烂货,我们的工作就是陪男人上床!至于帮鬼害人,我们不帮她,她就会吃了我们!”小绿苦笑着。

  “婊子,你好自为之吧!”我说完,穿好了先前脱掉的衣服,迈开脚步就要踏出房门。

  i1酷匠网k*正{!版{首F(发T

  “帅哥,不,不,大哥,你带着我吧!我知道我错了,我把绿毛尸鬼的秘密透露给你了,如果你走了,她定然不会放过我的!”小绿抓住了我的衣服。

  “放手,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我回头冷笑。

  “大哥,求求你了!只要你带着我,我给你当丫鬟,给你当牛做马!”小绿依然还在哀求我。

  “滚!当丫鬟我都嫌你脏!”我一把甩开小绿的手,大步出门扬长而去。

  “大哥......”小绿的声音依然还在传来,我却连头都不回。

  就在我快要走出烟雨楼的大门的时候,楼上的走廊内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那走廊正是小绿房间门前的那条。

  “不好!”我心下一惊,猛地大步折回,但就在我赶到小绿门前时一切都晚了,背着包袱的小绿已经倒在了她房间门前的走廊之上,她的心已经被挖走了。

  我到的时候小绿还未断气,她挣扎的用手指着我叫着:“你,你......”然后就断气,她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怨恨。

  这一刻我的心也被震撼到了,小绿应该是在我走后,背着包袱准备逃命的,但就在她走到门口时那绿毛尸鬼却突然到来挖走了她的心脏。

  她沦为风尘女子多半是迫于无奈,这世道男人尚难生存,又何况她一个女子了!

  她帮绿毛尸鬼勾引男人,她只是为了自保,如果没有脱尘图作保,我这样强壮的男子在鬼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她这样娇弱的女子又凭什么和绿毛尸鬼抗衡了?

  如果我肯带着她,绿毛尸鬼惧于我身上的脱尘图会不会不敢前来谋害她的性命?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是见死不救的帮凶!

  这一刻我的心很痛,我第一次开始懂得人不能片面的思考问题,遇事之时要换位思考才能明白别人的难处和苦衷。

  也从这一刻开始我对厉鬼为祸那是更加的憎恨!

  ......深夜,在七里城郊的一片荒山上,我把小绿埋葬在了一棵百年的老松树之下。

  翻看小绿临死前背的包袱,我在她的记事的一个小本子上知道了她是一个孤儿,在很小的时候她就被一贩卖人口的恶人卖到了烟雨楼内,从此她就一直在烟雨楼栖身!

  除了那个记事的小本子,那个包袱里剩下的就是几件衣物和小绿多年存下来的私房钱,我把它们和小绿埋在了一起,一生风尘的女子,死后抱着自己用灵魂和无奈换来的银元,这场面总是让人倍感凄凉。

  在小绿的坟墓前,我深深的对她鞠躬,我觉得小绿的死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对她怀有深深的亏欠和自责。

  也就从这个深夜开始,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就是某些人从事某些职业,他或许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只要他不是刻意的伤害别人,那么他应该就还有药可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撸撸,不要钱的!!你的支持对我很重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