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了红衣女鬼后,无元子便在七里城失去了踪迹,既号仙翁,他就如传说的仙人一般来无名,去无踪!

  而我看到红衣女鬼已经进入了无元子的口袋,心中紧绷的线也松了下来,我相信这无元子虽然未当众将红衣女鬼给消灭,但只要红衣女鬼进入了他的口袋,那么是绝对无法再出来为祸了的,七里城厉鬼杀人的风波到此应该也就告了一个段落了吧!

  不过我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因为毕竟我没能亲手为李爷爷报得大仇,红衣女鬼进入了无元子的口袋我就算打得过红衣女鬼也找不到红衣女鬼,何况现阶段我没臂膀上的胎记作保,我在红衣女鬼眼中简直就如蝼蚁一般。

  我虽然确定我臂膀上的胎记是红衣女鬼所惧怕的,但现在我一不知道那胎记为何物?二也不知道怎么运用那胎记!

  怀着略略有些低落的心情,我回到了自己的老房子之内,一回家,我立刻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这两天因为遇见女鬼,我的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现在鬼患已除,我必须好好睡上一觉缓解缓解自己的精神和情绪!

  “明天一早先去典当一支金钗,然后买些米和菜分给以前雇佣过我的人家吧!现在新大帅上任,不知道老百姓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点?”

  躺在床上,我的心里在暗暗计划和思索。

  但就在我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惊醒了。

  酷T匠网GX正_版a:首iK发$

  半夜时,我做了一个噩梦,梦中我梦见自己被红衣女鬼死死的掐住了脖子,她那可以化作成利刃的手指只差一寸就可以划到我的胸口,我全力挣扎,在从梦中挣脱后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碰到了一只冰凉如雪的手。

  “谁?”在从床上猛的坐起确定自己已从梦中挣脱后我惊叫出音。

  声音在房间中回荡,却并没有人搭话,“难道是那红衣女鬼从那无元子的手中溜脱了?”

  一想到这里,我身上顿起一声冷汗,我的手也在同时哆嗦着点燃了我床前一张小木桌上的油灯。

  “你,你,你是谁?”在油灯亮后,我虽没看到红衣女鬼,但我却看到了一绿衣的绝色美女。

  这突然出现的绿衣美女,此时正坐在我的床边用一只如玉藕般的手臂托着她的下巴,她那如沧海般深邃的一双媚眼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女,绿,绿衣女鬼!”见绿衣美女没有回答我的话,我直接手指着她,脚下却直接退到了木头构建的一墙角之内。

  有了撞见红衣女鬼的前车之鉴,我想都不用想就锁定了这绿衣美女的身份。

  “呵呵!呵呵!”在我在墙角碰到一翘起的木板导致脚下一个“趔趄”之后,那绿衣女鬼望着我笑了。

  “不!有点不对!”看到绿衣女鬼的笑容,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这绿衣女鬼笑得就如同三月桃花绽放,她那双深邃的眼睛中在笑容后有万般开心的情绪在其内流动,这和那红衣女鬼冰冷和空洞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还有,这绿衣女鬼脸上不但表情十足,她更是长得无比绝美,她那鼻如削,柳眉弯弯,她那嘴殷红,那长发如瀑,她那纤腰盈盈一握,虽然现在她是坐着的,但我依然可以感觉到她那绝美的身段,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体周围有一圈淡淡的绿色光晕将她围绕着,那感觉似梦如幻,如果不是狠掐了自己好几下,我甚至认为自己仍在梦中。

  如果要我相信这绿衣女子是女鬼,我更愿意相信她是来自仙宫的仙女,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和不沾凡俗之气的女子。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看到绿衣女子的笑容之后我的心神稍定,我在心里也不由自主的将她和“女鬼”这两个字分了开来。

  但这绿衣女子不是女鬼又是什么?难道真的是仙女不成?我在问完绿衣女子这个问题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想等她的回答。

  “千万不要是女鬼!一定要是仙女才行啊!苍天啊!你就再给我三分薄面吧!”在同时我的心里也是呼声震天,我房间的房门在我睡觉时是栓好了的,现在在绿衣女子突然出现后,这门依然还是栓好的,也就是说这绿衣女子不是从那门进来的,换句话她就是穿墙而入的,能穿墙而入的女子不是鬼,那么就只能是仙女一类的了!

  所以此刻我望着绿衣女子那是相当的紧张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的身份尚未确定,但自从看到她笑容后,我的心里就没了恐惧,而且是一丝一毫的恐惧都没有了,因为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绿衣女子不是来害我的,而且我感觉到她的笑容很暖心也很熟悉!

  “我是你的朋友啊!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你说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绿衣女子此时站起了身形,她的嘴中在温柔的出声回答并加上反问。

  “我的朋友?一直都和我在一起?”闻得这句话,我站在原地直接傻了,因为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有个这样的美女朋友,而且这美女朋友还说一直都和我在一起,这样诡异的事件,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我失忆了,第二种就是这绿衣女子在故意戏弄和吓唬我!

  “美女,你别开玩笑!你究竟是谁?”我此时已经站在了距离绿衣女子身前不足5米的地方,奇怪的是虽然明知道这绿衣女子在吓唬自己,但我依旧没有恐惧之意。

  “我真的是你的朋友啊!从你出生开始我就一直在你身边!现在已经整整19年了!”绿衣女子此时正温柔的对我笑着。

  “奇怪!这笑容怎么会如此的温暖?”看着绿衣女子脸上绽放的笑容,我的心中再次涌起一股温暖,这温暖流过我的内心,真的就如同19年老朋友突然见面时的温暖!

  “啪!快醒醒!”

  此时我无奈的翻手扇了自己一个巴掌,因为我被这事件弄晕了,我觉得此刻我应该还是在做梦才对,这样的梦应该就是梦中梦!

  但我失望了,我的脸上起了一个红红的手掌印,而我面前的绿衣女子也愣住了,她望着我目中流露出不解的神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