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爷爷和余瑶瑶也死在了红衣女鬼的手中后,我摸黑回到了自己的老房子里。

  今夜连连人命,而且次次我都在场,如果这消息被其他人知道我就是跳进黄河都是洗不清的。

  回到老房子,我极力的理着思绪,这红衣女鬼乃是杀人不眨眼的厉鬼,但为什么她每次都不来伤害自己?她究竟是惧怕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

  在房间里,我脱光了衣服,在衣服里一寸寸的寻找,大约翻弄了半个小时,但最终也没能发现我究竟藏着什么让厉鬼都惧怕的宝物。

  “难道是这块胎记?”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时,我无意中触碰到了凸现在我右手臂膀上的一浑圆的胎记。

  这胎记在我出生时在我右手臂膀上就已经存在,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胎记也越来越大,到现在为止这胎记在我右手臂膀上足足有了鸡蛋大小。

  这胎记为一色血红,那胎记中有血色的纹线交织,既有点像图案,又有点像一幅画,但不管像什么,因为它实在太小了,没有人能看得清楚说得明白。

  我怀疑这胎记是红衣女鬼不敢伤害我的原因是因为我这胎记以前虽然也是血红,但颜色却没有现在这般浓,这般深,现在这胎记在我臂膀上就像一滩血,而且现在这胎记中似乎真的有血色在流动。

  这个发现使我吃惊不已,我虽然搞不懂我臂膀上的胎记究竟为什么宝物,但我有八分确定那红衣女鬼肯定是惧怕我这胎记而不敢下手。

  ......黎明在黑夜过后终于降临大地,这天天亮后,整个七里城都陷入了极度的骚乱之中。

  为什么?

  因为那红衣女鬼昨夜不仅仅光顾了李爷爷家,随后又光顾了占据这七里城的军阀孙坤的家,孙坤包括他的两个儿子和三个姨太太全部都未幸免于难。

  这世道平民百姓死上几个那是风轻云淡,但这军阀头子死了那可就是天大的惨事!

  但这惨事今天却没有任何人进行追查!

  因为昨夜孙坤在他自己府邸被红衣女鬼掏了心脏,吸了脑髓的场面不仅被他的副官罗广平看到了,还被其他好几名兵士看到了。

  而且当时罗广平和那几名兵士还对那红衣女鬼开了数枪,但子弹对于鬼而言似乎杀伤力不大,那子弹丝毫都没有伤到红衣女鬼。

  孙坤被鬼吃了的消息刚传出,李家有人被鬼残害的消息又传了出来,这下七里城可是人人惊慌,人人恐惧了!

  “七里城出厉鬼了!昨夜连那黑心的军阀头子都被厉鬼吃了!”

  “这是好事啊!吃了那人中的恶魔,我们老百姓的日子就会好过许多!”

  “你知道什么啊!那厉鬼虽然吃了那军阀头子,但是也残害了李家的爷爷和孙媳两人,常言道人鬼殊途,这鬼定是传说中充满了怨气的厉鬼,这样的鬼岂会认人!”

  “这,这,这可怎么办?”

  ......一时之间七里城内那是人心惶惶。

  这一天我哪里都没去,就窝在自己的家中,现在虽然我想消灭厉鬼,但其手下的实力却是汗颜的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然后寻找对策。

  白天过去,晚上七里城那是人人关门闭户躲在家中,偌大的街道上在这晚上竟然看不见一个人影。

  但即使这样,第二天悲惨的消息还是传了出来,就在昨夜,军阀孙坤的灵堂上又有三名持枪为他守灵的兵士被厉鬼干掉了,除此之外,另外一土豪王员外家里,也有三人丧了性命。

  这样一来,七里城顿时漫起了腥风血雨,这是厉鬼作祟,普通人哪里有什么办法对付,最后还是有头脑冷静者提出了方案———那就是去请学道之人前来灭鬼。

  :酷1&匠Mu网?永)N久/Z免m费F看小d‘说

  这天中午刚刚接管军阀孙坤权力的罗广平亲自驾车出了七里城门,他去向哪里?没人知道,但就在下午,他回来了,他的车窗在他回来时都挂上了黑色车帘,没人看到罗广平请回灭鬼的究竟是个什么人?

  “罗大帅请回的人真的能灭了这女鬼吗?”

  “这女鬼如此凶残,一旦灭不了她,那么今夜我们七里城必定又有人要大祸临头了!”

  带着种种疑问,黑夜再次降临了七里城。

  这个夜晚我没有再窝在家中,我在天一黑就出了门,直直向孙坤的府邸奔去。

  今夜新任大帅罗广平请来灭鬼人,这灭鬼人被罗广平直接接到了孙坤的府邸,我今夜就是要去看看这灭鬼人的样子,顺便看看他究竟能不能灭了这女鬼为七里城除此大祸。

  冒着夜晚凉飕飕的风,我东绕西转,在不久后就来到了孙坤家的后院。

  我翻墙而入,直接进入了孙家的府邸。

  “这王八羔子的家可真够大的!”进入孙家后,我立时暗骂,这死军阀的后院内那是假山,湖水,小桥,亭台一样不缺,这样的架势丝毫就不亚于古代王侯的家宅,看到这一幕我也立时得出结论,就是这孙坤死得不冤,这样人在这样的世道死一个就会让其他很多人得到生的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新书急需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