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余姐姐,你已经结婚了,可不能这么不守妇道,你先起来,我还找李爷爷有事!”

  我在挣扎着,而此时余瑶瑶的外衣已经褪去,她胸前那红肚兜也已经解开了一半,她那雪白的肌肤既温热又柔软,我的人都已经酥了。

  看着余瑶瑶还在胸前活动的双手,我相信下一秒那传说中让男人喷血的画面就会真正出现。

  “结婚,那废物也叫男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至今我还是.......”

  余瑶瑶的话未说完,但她下面的话我用鼻子都能猜得出来。

  “真,真的?”我在结巴,今夜先是遇鬼惊魂,现在又是这美人诱惑,我真的是有点招架不住啊!

  “真的!小坏蛋,便宜你了!”余瑶瑶话一落音,身前红肚兜已经脱离了她的身体。

  “天啊!难道今夜我大难不死,现在竟要在这阴沟里翻船而失身?”

  我看着余瑶瑶那惹火的身材,我心中大呼,要知道我乃是一血气方刚的大好男儿,这女人如此诱惑,我真的是有点把持不住了!

  “怎么了?”我望着已经站起身开始解腰带的余瑶瑶疑问着,因为就在我将要沦失的时候余瑶瑶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你,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余瑶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客厅大门的方向。

  “啊!”我猛地一震,向大门方向望去。

  “我的妈呀!”我猛地一站而起,人已“蹬,蹬,蹬”向后猛退了十几步。

  原来不知何时那大厅门口竟然出现了一红衣女子,那红衣女子眉弯弯,五官如雕,其一双本来应该含情脉脉的媚眼此刻正空洞的望着赤裸着上身的余瑶瑶。

  这下我本来已经燥热的身体瞬时就像被泼上了一盆凉水,而且是刺骨的凉,因为这红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从亡灵千魂地里出来的那红衣女鬼。

  “你,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我嘴巴结巴,全身的器官都紧绷起来。

  “欲望的人心和脑髓对我也是大补!”

  那红衣女鬼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望着余瑶瑶尖声的说着。

  “你,她究竟是什么人?”

  酷e匠^.网l…首);发)j

  余瑶瑶此时脸色也已经惨白,虽然她不知道这红衣女子就是一吃人的厉鬼,但她也能想到能在这深夜无声无息的从已经拴上的院门来到这客厅门口的不会是什么好人!

  “她是.......”我没有回答完余瑶瑶的疑问,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

  那红衣女鬼就在我刚出口时,就已经手臂暴长把余瑶瑶临空抓了过去,一如在亡灵千魂地一般,余瑶瑶惨叫两声后,就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你,你别欺人太甚,你个吃人的魔鬼,老子和你拼了!”看到余瑶瑶惨死,我的心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勇气,我用手抓起一把椅子就要向那红衣女鬼直接冲过去。

  但最终我还是泄气了,因为那红衣女鬼在害死余瑶瑶后连看都没对我看,就“唰”的一声从客厅门口蹿进了漆黑的夜空。

  “怎,怎么回事?这女鬼为什么每次都不向我痛下杀手?难道是我身上有某类东西是她惧怕的?”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分析和思索,难道是那张被吴三他们撕烂了的符文?我摸着我贴身口袋里撕烂的那张符文分析,但不对啊!当时红衣女鬼发现我向我靠近时,我的身上并没有这撕烂了的符文!

  时到此时我真的是摸不着头脑了,但我隐约的感觉那女鬼是惧怕我身上的某一样东西,但究竟是什么东西,我真的想不出来,因为我穷的连吃上饭都是登天的难事,我身上除了一件破衣服和一条破裤子外那是真的再无长物了!

  “李爷爷!”

  此时我突然想起这李家大院还有一个李爷爷,我马上停下思索,向李爷爷西边的房间飞奔而去。

  但等我赶到李爷爷房间时,李爷爷也已经倒在了血泊之内,他的心脏被人掏走了,脑髓也被人吸光了,不用多说,这肯定也是那红衣女鬼所下的杀手。

  “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你为什么要乱杀无辜?就连这样一个已经百岁风烛残年的老人你都不让他善终,你实在是太可恶了!”

  在李爷爷的床前我流下了两行热泪,我自幼孤苦,一般人都是对我冷嘲热讽,雇佣我干活的人也都是剥夺我一文不值只要一碗米饭的劳动力。

  但这百岁的老人和我关系却不太一样,我在李爷爷家干活时,这老人有事没事总会找我唠唠嗑,也是因为这原因,我最喜欢在李爷爷家干活!

  想我自幼孤苦,基本上很少有人理我,这李爷爷对我亲切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把他当成了我的朋友,这也是今夜我为何要来这李家给李爷爷送东西的原因,那块佩玉正是我给李爷爷准备的!

  “女鬼我一定要杀了你,为李爷爷报仇血恨!”在李爷爷的尸体前我握紧了拳头,我身体内此刻已经没有了恐惧,只有愤恨和决心。

  也就是从那一夜开始我有了灭鬼卫道的决心,这为我以后的路埋下了无比重要的伏笔,不过这是后话,暂时不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欢迎留言,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