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这样鲜活的人心,真的是香味十足!”

  那红衣女子尖声的狂笑后,已经把她从刘左胸口掏出来的心脏塞进了口中,只见她嘴巴连动,鲜血顺着她的嘴角一线线流下,她的面目也立时变得狰狞起来。

  在吃完刘左的心脏后,红衣女子伸出了她的右手食指在已经死去的刘左的脑袋上随意一戳,刘左的头顶已经出现了一个洞,那红衣女子也在同时伸出舌头猛地一吸,一股白色的液体立刻从刘左的头顶冲出瞬时就进入了她的嘴巴!

  “啊!啊!有鬼!”

  看到这惊悚的一幕,吴三和孙天盛那是直接吓得差点苦胆爆裂,他们两个猛地回头,那是亡命的向这墓地外狂奔。

  时到此刻,无论是躲在坟墓旁边草丛里的我还是吴三和孙天盛,此时都已经明白了,这红衣女子就是传说中的鬼,而且还是厉鬼!

  我此刻一动不动的蹲在草丛中,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当然更不敢起身逃跑,据以往听过的鬼话,鬼一步就是三十里,就算人跑得血脉爆炸,鬼还是只要一步就能追到的。

  现在我只祈祷这红衣女鬼没有发现我藏身在这里我就谢天谢地了。

  “啊!不,不要......”

  “女,女鬼,不,不,女神,你就饶了我吧!”

  此时惊呼声接连传出,那红衣女鬼此时仍然站在棺材之内,但她的两只手已经化成千丈,那突然拉长的两只鬼手直接把吴三和孙天盛像拎小鸡一样给拎回到了棺材之前。

  此刻我虽吓得全身发软,但心里还是想笑,这吴三和孙天盛在女鬼面前求情,简直就是开国际玩笑!

  不出我所料,那红衣女鬼连眼都没有眨一下,就像对待刘左一样直接把吴三和孙天盛给依葫芦画瓢了!

  在将三个活人变成三具尸体后,那红衣女鬼满足的喘了口气,然后似有意又似无意的向我藏身的地方看上了一眼。

  “完了!难道这女鬼发现自己了!难道今夜自己也将要葬身鬼腹?”我的心脏此时差点就直接蹦出了体外。

  “唰!”在向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后,那红衣女鬼猛地一下就蹿出了棺材。

  蹿出棺材后,红衣女鬼开始向我的方向一步步行来。

  “看来真是深夜遇鬼翻船,即将万劫不复!”我动了动身形就准备转身逃走。

  虽然明知道人跑不过鬼,但我还是不想坐以待毙,这乃是人的本能反应,谁会甘心沦入鬼腹。

  “咦!”就在我准备转身逃走的一瞬间,那女鬼突然停住了,她的嘴巴中发出了惊奇之音。

  她就那样盯着我藏身的地方久久凝视,那双空洞的鬼眼中竟然闪过一丝激动的神情,不过那只是一瞬,那双鬼眼又立刻变得没有丝毫表情。

  此刻我就算是个傻子都知道这红衣女鬼已经发现我了,不过令我想不通的是这红衣女鬼为什么不直接过来吃我,反而选择停下了?

  “哎!”在凝视我藏身的地方良久后,那红衣女子失望的叹了口气。

  #看`正^版T章R'节上¤酷z,匠y网

  “唰!”紧接着那红衣女鬼直接就从平地蹿上了虚空,只在一眨眼,便在坟地的上空失去了踪迹。

  “哎哟!我的妈呀!苍天保佑啊!”

  红衣女鬼消失后,我直接瘫软在了地上,我想不通这红衣女鬼为什么会放过我,但我猜想此刻我家的祖坟肯定都在冒青烟。

  ......“真是惊魂后的欢喜!”大约过了十分钟后,未见那红衣女鬼回来,我雄着胆子走到那坟墓旁拾起了吴三几人盛装金银珠宝的袋子。

  我打开一看,那被吴三他们从棺材里搬出来的金银珠宝大多都是妇女的首饰,那之中有项链,有发钗,也有佩戴在胸前的紫玉......总之一句话简直就是琳琅满目,我估计将那些金银首饰中的随便一件典当后都足够我吃上半年。

  拿起口袋,我取下了吴三他们他们先前挂在坟地左侧的一只大灯笼,接着灯笼的火光,我仔细的观看了这红衣女鬼的墓碑。

  那红衣女鬼的墓碑上写着:姓名:公孙婉,父:公孙玉卿,母:柳灿。

  我极力的回忆,我想不起七里城内有姓公孙的人家,我看这墓碑乃是想了解这红衣女鬼的来历,要知道她今夜已经发现了我,虽然今夜她未曾伤我或许是因为她已经吃饱了,但这并不代表她以后不会来找我!

  “看来这公孙人家最少都是前朝在七里城的人家,我回去得向老一辈的人打听打听才能知道!”

  我略作分析,便把袋子背在背上,然后拿起灯笼准备向回走。

  但就在这时我身前不远的一张黄纸的符文吸引到了我,我向前几步蹬下身形,将那符文捡到了手中。

  原来那只是半张的符文,我猜想这符文肯定是贴在那红衣女鬼棺材上的,这肯定是吴三几人撬开棺材时给撕烂的。

  我在地上仔细寻找,不多久就将另外半张符文找到了,我把两张拼凑在一起,只见上面画了一道复杂的符形,那符形下方还写的有两行小字,那两行小字写的是:此女怨气甚重,用我神符封印,凡盗墓者见此符需停止动作,否则必有大祸临头!

  那两行小字下方的署名是:青鹤道人!

  看到这里我已经有些明白了,古时盗墓者在这亡灵千魂地葬身的传说肯定也与这红衣女鬼有关,后来应该是这青鹤道人将这女鬼封印的,而镇住这女鬼不让其出棺为祸的正是这张青鹤道人的符文。吴三几人利欲熏心没看到这符文上的字,而将其撕烂所以才让女鬼得以出棺从而惹来杀身之祸!

  我小心翼翼的将撕烂的符文藏在自己贴身的口袋后,然后背起袋子开始往回走。

  我没有跑到棺材边看那里面是否还有金银首饰,因为袋中的金银首饰已经足够我填满肚子,维持生计了,人往往会因贪心惹下大祸,我从小便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我虽非是视钱财如粪土的人,但也绝不是钻到钱眼里面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请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