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夤夜,天空中有几点疏星,一线带着朦胧光晕的弯月倒挂在天幕,带着那丝丝的诡异。

  冷风一阵一阵的吹过,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就像是有无数的夜蛇正在这暗夜里游动。

  “真冷,这天气可真够燥人的!”

  在一荒草连天的山坡上我拉了拉自己领口两侧的衣襟口中正在小声的抱怨。

  我叫柳青,今年19岁,此时我正手提一只光线昏暗的旧灯笼,肩扛一把锄头前行在一荒山深处,我此行的目的地正是这一带人人谈虎色变的老坟地,当地人叫亡灵千魂地。

  这是民国时期,世道不稳,军阀割据,这些年来,战火连连,百姓早已民不聊生,而我的处境比其他人还要艰难许多,因为在我七岁那年父母就已死于战难,这些年来我就靠给我所在的七里城的乡亲们干干活而勉强活了下来。

  但就在一年前七里城被一个叫孙坤的军阀给占据,这家伙占据七里城后那是横征暴敛,强取豪夺,以前我经常去干活的人家有一半都被这家伙给逼的走投无路而远逃他乡,而没走的人家现在连自己吃饭都成了问题,已没有多余的粮食来雇用我这个劳工。

  所以现阶段我每天吃饱肚子都成了天大的难题,这样的夜里我只有挺而走险光顾这荒山深处的亡灵千魂地。

  亡灵千魂地乃是七里城以及周边古魂的聚集地,据传七里城已历千年光景,特别是在明清两代时这七里城内可没少出地主富豪,这些地主富豪的墓地多葬在这亡灵千魂地上。

  既是古时的地主富豪那么其古墓之内肯定少不了金银珠宝之类的陪葬物,早年我也曾听说曾有人去这亡灵千魂地盗过墓。

  据老一辈的人回忆,他们知道的共有三次盗墓的事件,那三次去亡灵千魂地盗墓共有13人之多,那13人自去亡灵千魂地盗墓就再也没能离开亡灵千魂地,据说他们的尸体最后是被七里城的人们在亡灵千魂地上找到的,七里城的人们找到他们时,他们的心脏已经被挖去,其头顶各自穿了一个孔,其脑髓也被吸得精光。

  自从那三次之后,亡灵千魂地就成了七里城以及其周边人们谈虎色变的禁区,即使是在白天从亡灵千魂地过路,人们都会结伴过路,谁也不敢独自经过那传说中的恐怖雷池。

  我今天选择在这深夜前往亡灵千魂地盗墓,倒不是怕老一辈传说的那些鬼话,从7岁开始我就独自一人住在七里城郊自家的老宅里,对那些什么鬼狐奇谈的怪事我那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Y酷LL匠_A网S首%(发

  我这样深夜独自前行,乃是害怕盗墓的事情被其他人知道,在这个年代刨别人家的祖坟,被人家逮到那是要直接被枪毙的。

  亡灵千魂地就在老虎岭下的一大块空地上,根据以往我上老虎岭采草药的记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就到达了亡灵千魂地的边缘上。

  我手举着灯笼小心翼翼的向墓地深处继续前行,一路上黑色的墓碑座座,其墓碑背后坐落的都是大小不一长满杂草的土包,其每座墓碑门前都有两株古树,这树正是当年坟墓主人下葬时栽种下的古柏和古松。

  这亡灵千魂地足足方圆一里的环围,进入这墓地后受这些墓碑前古木的遮挡,如果不打灯笼的话那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我借着灯笼昏暗的光芒一步步前行,我每经过一座坟墓都会对其进行仔细的观察,我这乃是在寻找我下手的目标,今夜我冒险前来干这盗墓勾当,那是绝对不能空手而回的,要是空手而回的话明天我的饭钱就没有着落了!

  “就这座吧!”终于,我在一座墓碑前停了下来。

  我选择的这座墓碑比先前经过的墓碑足足大上一倍,其墓碑门前共栽种有四棵古木,那墓碑上写着:七里城田土王之墓。

  既然这货能号称土王,那么这货陪葬的宝贝那是应该少不了的!

  我稍稍考察环境,便把灯笼挂在那货的墓头上准备从墓的左侧开始挖掘。

  “哇!哇!”

  就在这时,我身前不远处传出了几声乌鸦的怪叫,紧接着又传出乌鸦受惊后扑翅的响动。

  “我的妈!我的心脏啊!”

  我被这突然的响动吓了一大跳,虽然我不信鬼狐,但在这满是坟地的荒郊野岭听到这毛骨悚然的怪叫其心里还是感觉凉飕飕的。

  “吴三,吴三,挖到了吗?”

  就在这时那传出乌鸦怪叫的不远处传出了低低的询问声。

  “有人!”我顿时吓了一跳,我也在第一时间扑灭了灯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新书起航,喜欢的朋友们请多多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前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