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头被人生生掰断的感觉是怎样?

  现在的周火正品尝着这份感觉,无边的剧痛混合体内伤势里里外外的不断侵袭着他的所有神经,这是周火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受到如此的痛苦。

  在过去,他都是将痛苦和绝望带给别人的人,现在,也轮到了他自己。

  “这一下是司马的,下面便轮到璎珞。”

  掰断周火左手三根手指的叶无缺漠然的开口,很显然,这只是刚刚开始。

  被叶无缺一只左手提在空中的周火听到这句淡漠的话,心中一寒,因为他感觉到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自己的左前臂上。

  “啪!”

  “啊!”

  清脆的断骨声和惨嚎声夹杂在一起响起,周火的左前臂被叶无缺以蛮力捏断!

  这一幕落在了其余人的眼中,心中皆是感觉到一股痛快。

  周火此人,手段很辣,更是疯狂,甚至有些变态,从他将元阳殿之中的绝大部分修士伤成废人的举动来看,此人若不除,将来必成大患。

  奈何他修为强大,更兼有上品凡器,在这百元界中,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众人更是被逼得只能逃窜,此番若非叶无缺及时赶到,后果将不堪设想。

  所以,周火的凄惨模样,没有使一个人产生恻隐之心。

  手指和前臂断裂的痛苦疯狂的侵袭着周火,但被叶无缺死死掐住脖子的他却又无法将这番痛苦完全的宣泄出来,使得他整个人都在微微的抽搐,面如重枣的脸上青筋毕现,一双眸子早已充血!

  然而剧烈的痛苦并没有使得周火失去意识,反而使得他心中原本的惊惧和骇然慢慢的转化为怨毒和疯狂!

  右手还死死的握着血烈刀,周火明白,这是叶无缺的疏忽,这也是他的机会。腥红的眸子看着死死扼住自己脖子的那只手臂,无声的疯狂呐喊在心中回荡,下一刹,他又听到了叶无缺漠然的话语。

  “下一个便是莫姐。”

  “唰”“嗡”

  “无缺!小心刀!”

  莫红莲的声音突然从远处疾呼而起,一直注视着这里的几女看到了周火右手血烈刀刀芒暴涨!

  “叶大哥!小心呐!”

  小白藕亦是叫出了声,俏脸煞白,莫青叶和林璎珞同样神情大变!

  “嗡”

  暗红色的刀身在周火的控制下从右斜下方向着左斜上方直直的横劈而来,刀身划过虚空响起呜呜的颤音,锋锐的刀刃上寒光闪烁!若是以这个角度劈下来,叶无缺的左臂将会被这一刀斩断!

  这便是周火的机会,强忍着无比的疼痛挥出了这一刀,他明白,只要叶无缺的左臂被他一刀斩下,那么他就能恢复行动,而骤然失去左臂的痛苦和绝望却会使得叶无缺凄嚎而不能自制,那一瞬间叶无缺会失去所有的防备。

  一旦如此,那么他周火就会乘此机会彻底翻身,好好的回报叶无缺!

  “嗡”

  绝望之后蓦然涌起的希望让周火心中仿佛注入了一股热流,使得他的这一刀极快极狠极准!而后周火那双充血的眸子带着丝丝得逞的狞笑之意扫向叶无缺,他要看着这一刻叶无缺表情的变化,从漠然变成痛苦和绝望。

  “嗯?”

  视线瞥到了那双璀璨的眼睛,却并没有看到想象之中的惊恐和绝望,而是一抹…讥讽,似乎叶无缺对即将斩断自己左臂的这一刀没有丝毫的意外和担忧。

  就在周火感觉到一丝不妙的时候,突然觉得扼住自己脖子的手轰然亮起了一道灿烂的淡金色光芒,旋即一股巨力吞吐,刹那间周火的身躯便远远崩飞,那志在必得的一刀也随之斩空。

  “哇”

  身躯腾空的周火感觉到体内气血不断翻腾,难受无比,剧烈的疼痛和伤势发作下,一口鲜血呕出,落地之后,步伐踉踉跄跄的倒退,靠着血烈刀这才支持住了身形。

  “呼呼……”

  似乎碰到了断裂的左前臂和三根手指,周火喘着粗气的同时眼角都在抽动,然而再强烈的痛苦都比不上心理上的屈辱来的伤人。

  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你…你知道?”

  沙哑的问出了这句话,周火充血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十米之外的叶无缺!

  “咚、咚”

  叶无缺不紧不慢的前行着,对于周火的话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只是一双寒意有增无减的眼睛同样看着周火。

  “咯咯咯咯……原来叶大哥是故意的!这下周火该吐血了吧。”

  小白藕咧开嘴笑开了,俏脸上满是解气的神情。

  莫红莲和林璎珞也同时舒了一口气,皆是露出微笑。

  纳兰嫣神情一动,缓缓自语道:“在绝望中给予一丝期望之后再将之打入绝望之中么……”

  “叶无缺!你以为你吃定我了么?可笑!我周火是谁?岂会败于你的手下!”

  左手的三根手指虽然被叶无缺掰断,但周火竟然奇迹般的仍旧将储物戒和卷轴死死地掐在手中,说出这番话的周火已然变得疯狂,变得歇斯底里。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夺下你手中的东西么?”

  一直沉默的叶无缺终于开口说了话,只这一句话,便犹如一柄尖刀直插周火的心中。

  呼吸顿时一滞,周火立时觉得通体冰凉,心中的不安达到极致。

  若问周火现在视为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自然便是手中的储物戒和卷轴。

  储物戒,必然是元阳传承所留下的一些珍贵资源,不说里面会有有什么,单是储物戒本身,便品质极高。

  至于那卷轴,其上记载的很有可能便是季元阳所施展的黄级绝学……赤盖四阳功。

  这两样东西,可以说正是代表了元阳传承。

  而获得了这两样东西,在周火看来,就代表着他继承了元阳传承,那么从今以后,他就一定会受到第一主城的全力培养,届时以他的天资,假以时日的成就将不可限量。

  现在,叶无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事关这两样东西,正好戳到了周火的痛处。

  是啊,如此珍贵的元阳传承他为何不夺去呢?

  “哼!叶无缺,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你敢说你心中不觊觎元阳传承么?否则你又何须进入元阳殿。我告诉你,只要我周火还活着,这两样东西就活着,若是我周火得不到,那么我就将它们一起毁掉!”

  斩钉截铁,周火的语气决绝,他本来就是个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的人,尽管心中的不安很浓,但依然抱着如此念头。

  “毁掉它们?周火,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先看你能否炼化那个储物戒,怎么样?”

  叶无缺的声音带着丝丝的玩味响起,落在所有人的耳中使得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虽然不知道叶无缺何出此言,但莫氏三姐妹和林璎珞选择了相信他,都保持着安静旁观着。

  唯有纳兰嫣从叶无缺的语气中察觉到了一些,就仿佛在说,周火手里的储物戒和卷轴从来就没有属于过他一般。

  “哈哈哈哈……叶无缺,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还是当你自己是白痴,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手中的储物戒和卷轴是怎么得来的,真是无知啊。”

  听完叶无缺的话后,周火仰天狂笑,左手剩余拇指和小拇指死死地掐着储物戒以及卷轴,一脸嘲讽的看着叶无缺。

  不过随即他便看到叶无缺的表情竟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比他还要更胜一筹,就好像在看着白痴一般。

  “好好好!叶无缺,我就让你看看这元阳传承到底是属于谁的?”

  “嗡”

  怪笑着的周火运转起体内残余的元力轰然对着储物戒注入,他要当着叶无缺的面炼化这枚储物戒。

  而见到周火如此举动的叶无缺也不急不躁,反而一副静静看戏的模样。

  “嗡嗡……”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周火左手上的暗红色光芒越来越浓烈,可他的神情却越来越凝重,原本的怪笑早已经消失无踪。

  周火赫然发现,自己的元力竟然无法注入到储物戒的内部,仿佛储物戒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保护了起来,不管他如何的努力,自己的元力都无法进入其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如此的结果瞬间让周火心乱如麻,额头见都蒙上了细细的汗珠,他疯狂运转着体内能调动的所有元力向储物戒当中注入,却始终无法成功。

  “我不信!我不信!对,还有卷轴!还有卷轴!”

  充血的双目瞥到了旁边的卷轴,周火的眼睛一亮,似乎又燃起了希望,随即便舍弃了储物戒,将所有的元力向着卷轴中注入。

  “嗡”

  然而,半刻钟之后,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混着嘴角的血迹,滴落而下,周火的嘴变得干涩,不停的蠕动着,双目失神,面如重枣的脸旁几乎扭曲,整个人如同失了魂!

  储物戒和卷轴,他竟然一个都无法炼化。

  “不会的!不会的!元阳传承是我的!元阳传承是属于我周火的……”

  嘴中的呢喃越来越大声,却越来越颤抖,这一刻的周火,终于露出了绝望,宛如沉到了无尽深渊。

  “该结束了。”

  轻轻一语,叶无缺看到了他想看到的,整个人速度顿时飙升到了极致,对着周火所站立之处轰然袭来,头顶一轮淡金色满月显露,随即一道道缺口浮现,最终化作了金色月牙。

  叶无缺再度打出了圆月有缺!

  “轰隆隆”

  金色月牙拖拽灿烂月辉,向着周火镇压而来!

  这浩大的声势,也同时惊醒了陷入魔障的周火!

  抬起头来的周火那双充血的眸子内闪烁着无边的绝望和癫狂,望着从天而降的金色月牙,他仰天一声凄吼!手中的血烈刀剧烈震颤,刀芒破空,周火将所有的元力全部注入到了血烈刀当中,带起最后的疯狂呐喊向着轰然镇压而来的金色月牙一刀斩去!

  “血烈三式!血杀轮回!”

  “嗡”

  血烈刀化作了一头狰狞的血色魔影,虚空咆哮,魔首巨嘴大张,一颗颗尖锐恐怖的魔牙幻化而出,刺破虚空,朝着金色月牙撕裂而去!

  “轰隆隆”

  “咚”

  !酷k匠|^网cq首发√5

  拖起灿烂光辉的金色月牙与血色魔影轰然相撞,登时爆发出无匹的波动,耀眼的光芒再度淹没了周遭近百丈!

  “噗……”

  仰天狂喷鲜血的周火被巨大的反震之力掀起了身躯,无力的在空中翻腾,左手一直死死掐住的储物戒和卷轴终于再也没有力气抓着,掉落而下,被一直白皙有力的手轻轻握住。

  “咚”

  身躯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满脸血污的周火向后滚动了数圈方才停下,但他却没有昏死过去,一双充血的眸子如同结了冻般充满了死寂和绝望,就这么像条死狗一般躺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哀莫大于心死。

  此刻的周火正如同叶无缺之前说过的那句话,求死不能。

  看着手中仍旧散发着淡淡光辉的储物戒和卷轴,叶无缺从中感觉到了一丝亲切,那是一种来自本源上的认同。

  “嗷”

  一声浅浅的龙吟蓦然响彻在叶无缺周身,随即从叶无缺的眉心涌出一股神魂之力彻底的包裹储物戒以及卷轴,光芒再是一闪,两物消失在了叶无缺的手中,被他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当中。

  这一幕落在了纳兰嫣的眼中,后者目光微微一动,最终轻轻摇了摇头,幽然一叹。

  完成这一切的叶无缺回过身来,带着一脸温和笑意望向了林璎珞、司马傲和莫氏三姐妹,开口说道:“还好,终归是赶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