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被一拳轰中胸口的赤发青年登时身形爆退,一大口鲜血呕出,呆滞的神情瞬间恢复,只不过瞬间被惊恐的表情取代,高大的身躯如遭晴天霹雳,滚落在地,足足滚出了近十丈远方才停下,浑身抽搐,面如白蜡,虽然没有昏过去,但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吼”“嗡”

  金色猛虎虚空咆哮,四肢踩踏轰隆作响,十丈猛虎仿佛从荒莽丛林内扑出,一现世便要吃人!

  “嗡”

  被霸烈拳风惊动的周火面对这悍然来袭的一招,竟然从中感到一丝危险,这样的感觉让他目光微微凝重。

  “唰”

  血烈刀刀身颤鸣,刀芒吞吐,血色刀影横扫虚空,带起无边凌厉之势直卷而去!

  “吼”“轰隆隆”

  一红一金两道光芒骤然炸开,刀芒和拳风肆掠而出,最终共同消散于无!

  横空出世的这一拳竟然和周火恐怖的血色刀影拼了一个平手!

  “咚”

  夺目的淡金色光芒缓缓散去,一道修长身影静静的立在气息萎靡的十人身前,背对众人,黑发披肩,却散发滔天的煞气和无限杀机!此人,自然正是叶无缺!

  “哈哈…咳咳…哈哈哈哈……”

  望着眼前独立的修长身影,司马傲第一个笑出声来,笑声里是说不出的兴奋和解脱!

  林璎珞清冷的眸子这一刻亮晶晶的,一颗芳心颤动,随即又安稳了下来,似乎随着叶无缺的到来,一切都无需再去担心了。

  “呼呼呼……”

  不断气喘着的莫红莲一直悬着的心也彻底的放下来,她倚靠在莫青叶的怀里,慢慢的合上了眼睛,红唇却翘起了一个惊艳的弧度。

  纳兰嫣纤手捂着胸口,视线却一转不转的盯着这个身着黑袍的修长背影,目光渐奇!

  “没错,就是此人,他就是…龙光主城的叶无缺么?”

  阴毒的眸子和璀璨的目光对视着,周遭数十丈之内的气氛都仿佛凝结,唯有各自散发着强悍气息的两道身影不断蒸腾。

  “叶无缺……”

  周火淡淡的开口,似乎再度变成了那个淡漠无比的样子,只是一双阴毒眸子内涌现的寒光却表明周火此刻心中的不平静。

  “正是叶某,让你久等了。”

  叶无缺目光当中的杀意丝毫没有掩饰,语气却出奇的平静,神情宛如一块千年不化的冰。

  二者之间的恩怨自是不必再说,双方都有誓要灭杀对方的理由,只是百城大战之中并不能伤人性命,但比之死亡要来得更为恐怖的手段周火知道的很多,叶无缺也同样明白的也不少。

  看着十丈之外面无表情的叶无缺,周火双目一眯,进入元阳殿之后,终于等来了叶无缺,先前隔着光幕被此人一步一步逼着不得不做出让步,让周火对于叶无缺产生杀意的同时也有了丝丝忌惮。

  “英魄境后期巅峰,叶无缺,你的修为还真让我惊讶,真是……”

  “你的废话太多了!”

  不等周火的话说完,就被叶无缺一声低喝打断,随即圣道战气汹涌澎湃,战力全开,目光如刀,煞气冲天,向着周火悍然袭去!

  对于周火,叶无缺的忍耐早已经达到了极限,刚刚之所以没有动手,就是为了确定身后的司马傲和莫氏三姐妹以及林璎珞的伤势如何。

  现在确定五人虽然身负重伤,但还不至有生命危险,叶无缺这才放下心来,可以腾出手彻底解决掉周火!

  虽然不知道周火从夺到赤盖四阳功和储物戒之后到方才又发生了什么,但仅仅从季元阳传来的那一幅幅画面里,叶无缺就已然决定要周火付出十倍的代价!

  “哼!找死!”

  见叶无缺极速袭来,周火一声冷哼,血烈刀刀芒吞吐不休,既然叶无缺忙着找死,那么他自然乐意之至。

  “血烈三式!血破千钧!”

  “唰”

  二十丈的血红刀影横挂虚空,炙热凌厉的气息滚滚流淌,席卷八方,对着奔袭而来的叶无缺轰然劈去!

  纳兰嫣捂着胸口的纤手不自禁的紧了紧,周火的这一刀有多强大,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合她们十人之力所打出的元力匹练最终也只是勉强挡下了这一刀,而且还伤了四人。

  现在同样的这一刀,面对它的只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看起来只有英魄境后期巅峰的修士!

  如何去挡?如何能挡?

  “咻”

  极速前行的叶无缺抬头望了望虚空之上如同电光火石般横劈而来的二十丈血红刀影,神情丝毫未变,眸光如电,气势冲天,整个人绽放出耀眼的淡金色光芒!

  “圆月…有缺!”

  一声低喝从淡金色光芒内响起,疾行当中的叶无缺身后陡然间浮现出一轮淡金色满月,仿佛是从身后缓缓升起一般,随即震颤虚空,悬浮于叶无缺的头顶上方!

  淡金色满月如高挂长空,绽放皎洁光辉,给人无比圆满之感,一如人生,无比和谐,然而就在下一刹,淡金色满月之上突然间出现了一道缺口!

  “嗡”

  此道缺口甫一出现,一股莫名的气息随即散开,就仿佛千般和谐、万般圆满的人生不再圆满。

  圆月有缺,人生有憾。

  “嗡嗡……”

  一块块细小的缺口不断的出现在淡金色满月之上,最终满月不再圆满,化作了一轮浅浅淡金色月牙。

  “轰隆隆”

  金色月牙钩挂虚空,散发寂寞孤独之感,仿佛那一弯月牙直直勾到了人的内心深处,使人倍感惆怅,平添离愁。

  就像此刻的纳兰嫣,秀眉微蹙,便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似乎一颤,不由自主凭生一股酸楚之感。如此突然袭来的怪异感觉让纳兰嫣一愣,随即看到了悬浮与叶无缺头顶的金色月牙,继而神色一凝!

  “能在悄无声息间使得他人与战斗绝学产生共鸣,这已经不是上品和极品绝学所能拥有的力量!唯有……黄级绝学!”

  一念至此,纳兰嫣投向叶无缺的视线炙热,目光灼灼!

  “嗡”

  金色月牙虚空浮浮沉沉,悬浮于叶无缺头顶,随着他一同前行!

  “唰”

  二十丈血红刀影横扫虚空,犹如血红匹练,腥风迎面而来,极为的浓郁!

  “轰隆隆”

  叶无缺的速度越来越快,头顶的金色月牙突然虚空一跳,嗖的一声冲天而起,虚空极速转动,拖起长长的淡金色光辉,直击二十丈血红刀影而上!

  “嘭”“轰隆隆”

  血红刀影和金色月牙各自缭绕夺目光辉轰然相撞,耀眼的光芒四散八方,顷刻间便笼罩了周遭近百丈!

  面色阴寒的周火持刀护于胸前,嘴角露出讽刺和不屑的笑意。

  辅以血烈刀的血烈三式威力有多强悍,没有人比周火了解的更深。就凭一个英魄境后期巅峰的修士想要正面迎击?纯属是找死的行为。

  “要我求死不能?呵呵,还以为你叶无缺是个人物,看来是我多虑了。”

  心中这样的念头一闪而逝,周火双眼一眯,其内残忍之意不断闪动,对于叶无缺,他可不会轻易的放过,成为废人都是奢望,他要连同叶无缺的肉身以及心灵意志一齐彻底的摧毁!

  “嗡”

  金红两股元力光芒不断轰击碰撞,而周火手持血烈刀却不进反退,步伐从容的前行,左手紧握着储物戒和卷轴的触感让他心中的快意更甚。

  “此番百城大战,我周火必将登顶,谁…也不能阻我!”

  似乎想到了自己的辉煌未来,这一刻的周火心潮澎湃,无边的得意不断在心头翻腾,面如重枣的脸庞上划过狂傲无尽的笑意。

  “嗡”

  然而,虚空上骤然传来的一声嗡响却使得周火神色一变!

  “这是……”

  “吟”

  犹如天外传来的一抹轻吟,一轮金色月牙蓦地从金红光芒内部轰然冲出,淡淡月辉划破天际,直逼周火而来,速度快到极致!

  “不好!”

  神情一变的周火手中血烈刀立刻横于胸前,暗红色刀身鲜红刀芒暴涨,笼罩其周身各处,随即金色月牙从天而降轰然正中!

  “咚”“嘭”

  “嗤嗤嗤”

  而此刻,先前那一招所倾泻出的波动才缓缓散尽!

  “嗤”

  脚底与地面剧烈的摩擦着,身形被一股悍然巨力逼得极速爆退,一脸震惊的周火竟然稳不住身子,右手发力,血烈刀重重的往地面一戳,退后七八丈的身形才因此借力堪堪稳住。

  稳住身形之后的周火目光深处甚至涌出了一抹惊骇,握着血烈刀的右手虎口因为用力过猛已然崩裂,鲜血横流。然而这并不是周火惊骇的原因所在,他之所以惊骇,是因为他从那轮金色月牙当中感觉到的威势和自己体内此刻剧烈翻腾的气血!

  “嗡”

  一道浑身缭绕淡金色元力的修长身影仿佛一柄利剑般斩开元力光芒,极速向着周火飙射而来,双目锋锐如刀,杀意奔腾,煞气逼人!

  而将这所有的一幕尽数看在眼底的纳兰嫣此时心中的震惊丝毫不在周火之下,若不是亲眼看到周火爆退七八丈,神情大变,纳兰嫣无法想象这个只有英魄境后期巅峰的叶无缺竟然可以一招逼退手持上品凡器的周火。

  原本在纳兰嫣的猜想中,尽管叶无缺很有可能学到了一门黄级绝学,但最多凭借此黄级绝学和周火勉强一战,继而缠住周火,为她们争取到疗伤的宝贵时间,只要她和莫红莲能恢复过来,那么到时三人合力未必就不能拿下周火,毕竟周火也受了伤。

  只是一切的发展完全超过了纳兰嫣的想象,叶无缺竟然一招将周火逼退,自身反而完好无损。

  “怎么?纳兰妹子,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耳边突然传来莫红莲略带着笑意的声音,语气当中似乎没有了一点担忧,轻松自然。

  回过头看向莫红莲的纳兰嫣略微一顿,随即同样露出了一个笑容开口道:“听莫姐姐的语气,似乎对于叶无缺充满信心,你就不怕他被周火击败?”

  “哼!叶大哥才不会呢!叶大哥可是很强的!”

  俏脸苍白的莫白藕和莫红莲一齐躺在了莫青叶怀里,不知何时已幽幽醒来,听到纳兰嫣的话,大眼睛紧紧盯着远处的叶无缺,小嘴却一撇,娇声的说道。

  扶着大姐和三妹的莫青叶在听到小白藕的话后,那双仿佛会说话的妙目内闪过了赞同之意。

  爱怜的轻轻点了点小白藕的额头,莫红莲知道三妹虽然替她挡了一刀而受伤,却并无大碍,在莫青叶的帮助下,两女服下了剩余的两枚净莲丹,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看到莫氏三姐妹竟然同时如此一致的相信着这个名为叶无缺的少年,使得纳兰嫣心中对于叶无缺升起了一丝好奇之意。然而,当她将目光重新投到远处的叶无缺身上时,视线一凝!

  “嘭”

  一把将刀尖插进地面之下的血烈刀拔了出来,阴毒眸子内的一抹惊骇被赤裸裸的杀意取代,体内元力汹涌鼓荡,将和季元阳一战受的伤势再度压下,手握血烈刀,神情变得微微有些癫狂!

  “叶无缺,我要你死!”

  仿佛从喉咙深处吼出的这句话,周火高举血烈刀,周身暗红色的元力散发出炙热的波动。原本为了使用血烈刀,周火放弃了自身火系元力的灼烧特性,现在被叶无缺一招败退之后,恼羞成怒的他决定全力出手,不再做一丝一毫的保留。

  “嗡”“唰”

  暗红色的狰狞刀身上突然燃烧出道道鲜红色的火焰,就如同凝结在一起的血!浓烈的腥气从刀身上散出,周火大步一踏,右手持刀,左手虚按刀身,双臂用力,身躯前倾,血烈刀重重向下一斩!

  “血烈三式!血战八方!”

  血烈刀刀身上的鲜红色火焰刹那间脱离刀身,虚空暴涨,犹如一片搀着血的火云,转眼间一分为八,就像八条嘶啸不绝的血蟒般蜿蜒虚空,从八个方向扑向已经飙射到七丈之外的叶无缺!

  周火重重挥出的一刀清晰的映在了叶无缺那双璀璨的眸子当中,八道嘶啸而来的血焰蕴含着可怕的力量,光是其中一道就足以轻易重伤一名精魄境中期巅峰的修士!

  凝视着八道血焰,叶无缺的眼睛当中突然涌起了一抹雾气,朦朦胧胧,确切的说仿佛是一层薄雾,旋即耀眼的淡金色元力便将他淹没,一声轻轻的低喝声传荡而开。

  “阴月…有晴!”

  “嗡”

  在叶无缺疾驰的四周二十丈内的光线,随着这一声轻轻的低喝就这么忽然的暗了下来,仿佛散发光芒的光源被什么东西遮盖了一般。

  一片阴霾陡然降临在虚空之上,冰凉静谧,宛如白昼逝去黑夜降临,在那阴霾背后,一轮依稀散发点滴光亮的光影若隐若现。

  “嗡”

  s更d新1+最●\快上`酷匠EF网-

  又是一声轻颤,不过随着这一声轻颤,原本光线黯淡下来的周遭二十丈蓦然一亮,且这亮光瞬间便亮到极致,堪比骄阳!

  那是一轮皎洁的金色满月终于从阴霾背后显出身来,将它的光辉再散人间!

  月源于阳,阴来自晴,一如人生,在冰冷如冰的阴暗背后,自然有着炽热如火的热情。

  此刻虚空之上原本是一轮被暗夜遮蔽的阴月,却也在某一瞬绽放出夜空内最亮的光辉!

  叶无缺周遭的二十丈内,辉耀起灿烂夺目的金色月辉,这是最亮的明月,立于此明月之下的叶无缺,好似月宫内走出的一尊神诋!

  “轰隆隆”

  光辉灿烂的金色满月腾腾跳动,宛如化作了金色磨盘,碾压虚空,隆隆作响,直直向着八道血焰镇压而下!

  “嘭”“咚”

  “嗡”

  剧烈的轰鸣声平地爆响,弥漫出的波动直冲而上,照得整个巨大广场映映生辉,仿佛凭空多了一轮骄阳!

  “哇”

  带着极度无法置信的神情,周火被溢出的金色月辉扫中,面如重枣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病态的晕红,体内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被巨大的反震之力掀得离地三尺,再也无法保持平衡,向着后方跌落而去。

  “咚”

  一个踉跄想稳住自己的身形,却最终有些无力,身子一歪,半跪于地,若不是右手握着的血烈刀死死地撑在了地上,就连半跪这个姿势周火也无法保持。

  “噗”

  新伤旧伤一下子全部爆发的周火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体内的元力紊乱,不停地喘着粗气,一双阴毒的眸子当中布满不可置信和极度的骇然,左手捂住胸口的周火艰难的开口,声音变得沙哑:“黄…黄级绝学!你竟然身负黄级绝学!咳咳……扼!”

  然而没等到周火接着开口,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一紧,仿佛被一只铁手扼住,接着整个人便被从原地抬了起来,双脚离地,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呜…咳…”

  模糊不清的声音从周火的嘴里发出,被扼住喉咙的他甚至连呼吸都无法做到,体内伤势爆发带来的阵阵疼痛和虚弱时刻的侵袭着他的神经,一双阴毒的眸子快速的充血,却在下一刹,对上了一对璀璨的眼睛,那双眼睛翻滚着无限的杀意和煞气!

  “我说过,今日要你求死不能!现在,开始吧……”

  “咔啦”

  “啊!”

  犹如野兽般凄厉的惨嚎声从被高举着的周火口中响起,钻心的疼痛差点让他昏死过去!

  远处的司马傲此时挣扎着站起来身,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因为激动造成的红晕,他亲眼看到了叶无缺生生掰断了周火左手的三根手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