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热!热!”

  这是叶无缺此刻唯一的感觉。

  一座朴素简洁的小屋内,叶无缺艰难维持着盘坐的姿势,浑身滚烫,原本白皙的皮肤早已变得通红!

  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淌,但顷刻间却都被温度高到吓人的体温极速蒸发。

  双目紧闭,眉头微蹙,虽然面无表情,可从那紧紧咬住的腮帮不难看出此时的叶无缺似乎正在忍受极大的痛楚。

  “嗡”

  “哗啦啦”

  道道犹如江河澎湃的轰鸣声从叶无缺的体内传出,如果细细看去,便会发现叶无缺体表每一寸皮肤都在轻轻的蠕动!

  仿佛,在他的体内,正有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肆意奔腾!

  血肉好像被蛮力疯狂撕扯!

  神魂似乎被寒刃不停卷刮!

  虽然两种巨大的痛苦不断侵袭着叶无缺的神经,但十年来早已被打磨透亮的意志却让这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年硬是苦苦的坚持着!

  且在这痛苦之下,叶无缺依旧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我的身体....似乎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变化、正是我寂灭十年所换来的....圣法本源!”

  “咚咚咚”

  如同闷雷从体内轰然炸响,盘坐着的叶无缺身躯骤然摇晃,随之而来的却是剧烈的颤抖,体表原本细小的蠕动幅度也在这一刻陡增数倍!

  痛苦!

  深入骨髓、深入神魂的痛苦刹那间淹没了叶无缺的神经,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置身在十座喷发的火山中心一般!

  燃烧、撕扯、卷刮.......种种比之先前更胜数倍、不能言表的痛楚齐齐袭来,纵使意志强如叶无缺,在这一刻也几乎无法忍受。

  肉身的感知慢慢麻木,清醒的意识渐渐模糊。

  似乎在下一刹,叶无缺就将彻底昏死过去,再也醒不过来。

  “给我守住!给我守住啊!不能昏过去!一定不能昏过去!”

  无声的厉啸在心中响起,汗水早已打湿了他周身各处,眼前虽然漆黑一片,耳边轰鸣不断,犹如潮水般强烈的痛苦肆掠着他的神经!

  一个呼吸恰似永恒,叶无缺几欲成狂!

  “轰隆隆”

  “哗啦啦”

  江河湖海轰鸣的澎湃声更猛烈三分,体表的肌肉已经虬结,体内粗大的筋脉暴突,像一条条狰狞的大蛇清晰可见。

  痛苦达到了极致!

  忍耐也达到了极限!

  但叶无缺依然死死地熬着!

  纵然是死,也绝不放弃!

  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心中的执念是如何的可怕,看似坚韧、不屈,其实,那已经是一种近似于疯狂的偏执。

  “唉”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一道来自叶无缺脑海深处的叹息轻轻响起,这叹息似乎夹杂一股渗透万古的寂寞,又带着一丝仿佛从沉睡中被唤醒的迷茫。

  “嗡”

  盘坐着的叶无缺脑后一道金芒一闪而逝。

  意识已经干涸模糊的叶无缺在这一刻突然感觉到一股清凉,好像是干旱皲裂的大地再度得到了来自天降甘霖的滋润。

  “嗡”

  模糊的意识在这骤然出现的清凉之下再度清醒了过来,原本眼前漆黑,只能凭借感知的叶无缺忽然感觉一亮,接着一切大变!

  “这是.....我的五脏六腑?这是我身体内部的样子?”

  出现在叶无缺“眼前”的是一副奇异的场景。

  跳动的心脏,繁杂有序的筋脉,蠕动的胃部,好似两道火炉的肾,油光透亮的肝.......一切的一切带给叶无缺是无尽的新奇。

  “哗啦啦”“轰隆隆”

  也在这一刻,叶无缺终于看清了体内不断传出的轰鸣声。

  这些声音,属于修炼者最为重要的根基......气血!

  如果慕容长青能看到这一幕,定然会难以置信,因为在叶无缺的体内,奔腾流淌着的正是那被其认定为莫名干涸的气血。

  处于奇异状态的叶无缺对于自己气血的存在似乎毫不惊讶,他此时的注意力完全被一道居于肚脐下方三寸的璀璨光团吸引住了!

  “圣法本源!这就是我苦苦修炼十年的圣法本源啊!锁住气血,浇灌本源!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成功了!哈哈哈哈......终于是被我凝聚成功了!”

  巨大的惊喜充斥着叶无缺,神魂内视的那道腾腾跳动的璀璨光团好像宛如一道恒星一般恢弘、磅礴、宏大,更是隐隐弥漫着一股强大至极的滔天战意!

  痛楚仍然在继续着,但在叶无缺极致坚忍再配合脑中缓缓传来的清凉之下,比之先前欲死的境况好了太多。

  在确定圣法本源凝聚成功之后,叶无缺开始不住转换着视角,仔细端详着自己身体内部的情况。

  然而眼前的一切让叶无缺心中巨震!

  ;酷匠….网永)久v免xN费看小f说x(

  金色,淡淡的金色!

  原本鲜红的气血不知何时沾染了一丝淡淡的金芒!

  “红中染金的气血?这怎么可能?到底发生了什么?”

  巨大的困惑让叶无缺百思不得其解,他的“目光”循着气血奔腾的方向追溯过去,直至那道金色光团!

  因为所有的气血都是从圣法本源中汹涌澎湃而出的。

  “十年来我所有的气血都紧紧锁在了丹田之处,用以孕养圣法本源,一丝一毫都不会外泄,如今功成,气血却发生了变化,难道这一切都是圣法本源造成的?”

  得出这个结论的同时,叶无缺也弄明白了剧痛的来源。

  圣法本源凝聚成功,而早已和本源合二为一的气血要冲出丹田,达成最后一步,这过程就好像扒皮去骨,生撕活剥一般,自然痛苦无边,又是在体内,目不能视,岂是常人所能忍受。

  “嗡嗡嗡”

  好似一刹那,又如同过了永恒一般,锁在丹田之处所有的气血终于通通冲出,重归肉身,浩浩荡荡,淹没了五脏六腑,筋骨血脉,刹那间叶无缺便感觉到自己似乎又回到了五岁初修炼的时候。

  金红气血旺盛无比,奔腾不休,这是一个修炼者强大的开始。

  “嗡”

  突然感觉到上方传来的清凉之意消失,紧接着身体一震,随即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叶无缺回归了肉身。

  “嘭”

  就这么直直的往后倒去,叶无缺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木床之上,浑身湿漉漉的好似刚从河中打捞出来一般。一双似是天生璀璨的眸子满是笑意,嘴角微微翘起,有着苦熬十年终圆满的喜悦,但还有另一种意味,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良久。

  “唉”

  与先前一致的叹息声再度回响在叶无缺的脑海中,听到这声叹息之后,叶无缺忍不住笑了,这笑容十年都不曾出现过了。

  这是再见老友时才有的舒心畅快笑容。

  “空,好久不见了。”

  年轻悠扬的声音从叶无缺口中传出,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谁诉说一般。

  “寂灭十年,终成造化,叶无缺,你真是....了不起啊。”

  过了半响,给人感觉很沧桑,听来却又十分年轻的声音缓缓回荡在叶无缺的脑海中,好像这声音的主人是个比之叶无缺也不过就大了几岁男子而已。

  “嗡”

  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一闪而逝,叶无缺再度闭上了眼睛,他的脑海也就是神魂空间微微一颤,那种陌生却又熟悉的感觉在叶无缺心中荡漾开来。

  “想不到我沉睡十年,你竟然真的将斗战圣法本源凝聚成功,从而使我受到刺激被唤醒,呵呵,看来当年你虽年幼,但终究还是选择了这条寂灭之路。”

  被叶无缺称呼为空,存在于他神魂空间的这道声音似乎刚刚从沉睡中醒来,带着一丝慵懒,只是语气当中的赞赏不加掩饰。

  “空,刚刚谢谢了,你一睡十年,关于你自己,可曾记起些什么?”

  微笑着的叶无缺却问出了一个问题。

  似乎没想到叶无缺会有此一问,空停顿了一下,继而笑道:“没有,虽然依旧想不起来我到底是谁,但残余的神魂力量倒是恢复了一些,足够保持苏醒。若不是十年期你揭开了那日月星辰禁当中的日禁,让我栖身你的神魂空间,想来如今我早就消散无踪了。”

  躺着的叶无缺微微一笑,忽然抬起右手,伸向怀中,拿出了一封信。

  这封信看起来很普通,信封表面没有任何字迹,但右手拿着这封信的叶无缺神情却变得悲伤和寂寥。

  “唉,果然如此,便是这执念一直支撑着你甘愿寂灭十年,甘愿放弃你绝世天才的身份,也要凝聚斗战圣法本源么?就是为了拆开这封信,我问你,如此选择,叶无缺,你后悔么?”

  看到了叶无缺手中拿的这封信,想到了什么的空忍不住继续发问。

  “你可知道,若你没有选择凝聚圣法本源,以你的资质,如今的修为必然极高,可为了这斗战圣法本源,你一直停留在锻体五重天,这一切,值得么?”

  空的疑问回响在叶无缺的脑海中,望着手中的这封信,叶无缺轻轻一笑:“值得么?当然值得。”

  “自我记事以来,我便一直跟随在福伯身边,直到四岁那年,福伯带着我来到慕容家,留下了这封信和血龙玉便悄然离去,我甚至想不起四岁之前的记忆,只知道我叫叶无缺,却不知道我是谁?我的父母是谁?我的....故乡究竟在何方?”

  说到这里,叶无缺神情却变得很温馨和怀念,但他没有停下,这些深藏十年的事,他只能也只愿意和空诉说。

  “在我四岁之前残留的某些画面当中,我依稀记得福伯虽不是我父,但待我如亲子,我似乎跟着他到过许多的地方,最终来到了慕容家。我的生世,我不知道,但我却有一个希望,便是福伯留下的这封信和血龙玉。”

  “空,当年福伯离开之后,我悲伤无比,于跌跌撞撞中去到了那个地方,无意间揭开了日月星辰禁,遇到了你。你告诉我,这封信上被下了一道圣法禁制,就算以后修为再高,不晓圣法永远也拆不开这封信......”

  听到这里,空一时间也沉默了。

  叶无缺的话他怎会不明白,在这个少年看来,再高绝的修为也比不了他对于亲情的执着,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何方,父母故乡又在何处,唯一的线索便是这封信和血龙玉。

  叶无缺和他,是何等的相像?

  “我是忘却了自己,而他,却是从来没有知道过自己,我们都在追逐寻找,希望找到自己的根啊。”

  一时间小屋内陷入了沉寂。

  良久过后,空打破了这份沉寂。

  “呵呵.....你知道么?叶无缺,你寂灭十年修成了斗战圣法,将会成为你此生最大的造化!终有一日,你会知道,你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锻体境便修成了圣法......如此际遇,如此造化.......”

  满是惊叹和开心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不绝,叶无缺有些愕然,但随即便想起了和慕容天约战一事,面色一凝。

  “嗡”

  心念一动,体内金红气血澎湃震荡不休,叶无缺嘴角渐渐露出一抹笑容。

  “如今斗战圣法已成,我的气血从丹田之处冲破枷锁,回归肉身,空,我应该可以继续修炼了吧?”

  当下,叶无缺便将与慕容天约战一事告诉了空。

  “你在五岁之时便达致锻体五重天,炼筋小成,这些年,你不断孕养凝聚斗战圣法,无形之中已使得你肉身日益强大,早已炼筋大成。至于炼骨和炼髓你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有斗战圣法加持,你的修炼一途从此与常人彻底不同,这是一条造化之路,至于气血为何会发生改变,或许与你的体质有关,对了,你试试修炼一下元力看看?”

  再度看了看手中的那封信,眼中光华一闪而逝,叶无缺郑重的将信收入怀中,按照空的指示盘坐而起,运转早已烂熟于心的《昊天劲》,体内金红气血震荡!

  “嗡”

  圣法本源忽然一跳,随即一股沛然莫御的浩大吸力从丹田之处向外扩散,顿时体内所有的元力立刻被这股吸力牵引尽数冲入丹田的圣法本源之内!

  “嗡,嗡,嗡”

  叶无缺迷迷糊糊可以感觉到腾腾跳动的圣法本源之内似乎发生了某种不知名的变化,但此刻他相信空,只是抱元守一,全神贯注!

  “轰”

  一刻钟之后,整个圣法本源蓦然间大亮,金色光团辉耀起灿烂的光芒,叶无缺整个人被这股光芒淹没。也就在这瞬间,叶无缺神色一变!

  “嗡”

  道道熟悉又陌生的淡金色元力从圣法本源当中汹涌流淌而出,瞬间分布四肢百骸,和先前没什么两样。

  只是,叶无缺知道此刻体内流淌的再也不是先前的元力!

  磅礴、恢弘、浩大,更弥漫一股强大至极的滔天战意!

  “空,这到底怎么回事?”

  感受着这淡金色元力澎湃而过的气势,叶无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果然如此!凝聚斗战圣法本源,第一个好处便是从今以后,你修炼的不再是普通的元力,而是由圣法本源得来的圣道战气!”

  空的声音在这一刻也变得有些兴奋,不等叶无缺再度提问,他接着说道:“圣道战气,算是一种品质极高的天地元力,比之普通元力浑厚十倍,凝练十倍,杀伤力,同样更强十倍!也就是说,修炼出圣道战气的你从今以后拥有了越阶而战,以弱胜强的能力!”

  “越阶而战?以弱胜强么?”

  叶无缺的璀璨的眸子随着空的解释越来越亮,感受着体内金红气血和圣道战气,心中火热一片。

  嘴角含笑,叶无缺平静的双眸深处,一丝极其迫人的锋芒隐而不发!

  “福伯,你留给我的血龙玉,我一定会好好守住;慕容天,就拿你作为我叶无缺重放光芒的第一块踏脚石!”

  低沉的自语声恍如惊雷,却充满着无比的信心。

  ......晴空万里,大日高悬。

  “咻、咻、咻”

  慕容家的子弟院落前,七八道身影快速前行,为首两人却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材健硕,左脸颊有一道狰狞刀疤,正是慕容海;而那女子一身火红贴身绸裙,将其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烘托得诱惑无比,只是此女俏脸含煞,一双美目当中闪烁的却是恨意与屈辱,除了慕容冰兰还有谁。

  紧紧跟随二人身后的却是慕容家年轻一代的几个强者,他们虽然处于前行当中,但目光却大都集中在慕容冰兰姣好的身材之上,眼中的爱慕不加掩饰。

  “冰兰,你也太小题大做了,教训废无缺那样的垃圾,还要我们这么多人。”

  “没错,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他镇压。”

  “废无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还敢约战慕容天,简直是找死啊。”

  行进中的慕容冰兰听到身后传来的话语声,也不回答,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这一次麻烦大家了,事后冰兰必有所报。”

  “诶哟,冰兰瞧你这话说的。”

  “这慕容家谁敢得罪你就是得罪我们。”

  “你们别抢啊,教训叶无缺,我来就行。”

  慕容海双眼微眯,瞥了一眼身旁的慕容冰兰,眼中深藏一抹炙热,微微一笑,他自然猜出慕容冰兰此行的目的和原因,这也是他一起来的原因。

  教训叶无缺,在慕容冰兰面前博得一丝好感,对于慕容海来说,太过简单了。

  “嗖嗖嗖”

  在一座大小适中的木屋前止住身形,慕容冰兰望向小楼的眼神煞气十足,一旁的慕容海哈哈一笑,大步向前一踏,站在慕容冰兰身后的那些慕容子弟见状倒是悻悻的停下。

  “垃圾,出来,我慕容海无聊想找你玩玩儿,这一次,让你两只手。”

  张狂无比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左脸上的刀疤微微跳动,慕容海负手而立,心中却暗暗有些警惕,叶无缺虽然已经废了,但据其所知这十年当中除了公开的比试,想要欺压此人的慕容子弟并不在少数,可成功的却一个都没有。

  “吱呀”

  木屋的门打开,一道身姿修长的身影缓步而出,正是叶无缺,慕容海细细看去,突然感觉此时的叶无缺与过往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我道大清早的是哪条狗在我门前发病叫唤,原来是你,呵呵,既然疯狗发病,我就勉为其难的收拾一下。”

  人还未出门,比之慕容海更狂三分的话却刹时传遍此处。

  见到叶无缺出来,慕容冰兰眼如尖针,目光狠狠剜向叶无缺,可后者却视而不见。

  听到叶无缺的话,慕容海脸上怒容一闪而逝,不过随即压下,瓮声说道:“废无缺,希望你的本事有你说话一半,否则就算我让你两只手,你也不过是个垃圾而已。”

  缓步走到距慕容海十丈的地方,叶无缺璀璨的眸子透亮无比,缓缓地抬起右手,紧握成拳,悠然一笑,只是这笑声当中却有股藏不住的煊赫!

  “慕容海,你信不信,我三拳就能打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