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无缺距离白中天还有十数丈,但望着那拍击而来的巨大血红手印,他心中一凛。

  无论白中天此人如何的目中无人,横行无忌,他的修为和战力都足以称得上是傲视同辈,堪称百年难遇的天才,实打实的年轻强者。

  扑面而来的强横波动让叶无缺不敢有丝毫的小觑,但他心中无惧,有的只是一种得遇强者的兴奋和炙热!

  “嗡”

  圣道战气奔腾如潮,叶无缺银眉闪耀,一拳轰出,一轮银色明月仿佛从无尽海洋中升起,带着一股誓要升上九天的气势直冲血红色手印!

  “轰隆隆”

  虚空之上,轰鸣不绝,两种元力光芒虚空闪耀,血蒙蒙,银烁烁,宛如一为九天之上的月宫战神打来,一为九幽之下的沉沦血魔打来,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悍然交击!

  “咚”“嘭”

  闷响传来,一股恐怖的气浪登时倾泻而出,巨大的反震之力蔓延周遭近百丈,一些中峰弟子因为挨得太近立刻受到波及纷纷面色大变,身形爆退。

  一连退了数十丈才堪堪退出叶无缺和白中天的战斗范围,但还是有一些因为稍迟一步被可怕的反震之力轰中,嘴角溢血,心神俱震,望向那两道即将交锋的身影,露出惊惧的眼神。

  这些中峰弟子当日都不曾见到叶无缺和崔圣耀的战斗,也不知道叶无缺的强大,只认为此人竟然给主动挑战白中天,那纯粹是找死的行为。

  不过只刚才这一击,叶无缺所发挥出来的战力彻彻底底的让这些中峰弟子心神撼动,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相信一个区区精魄境初期巅峰的家伙居然能够和白中天正面对轰一招而不败。

  “咻”

  叶无缺的速度飙升到极致,直逼白中天,虽然刚刚对轰一招看起来的确不落下风,但他明白,在不开启星光无极身的情况下,单凭化身融于真身所爆发出来的战力还无法奈何白中天,因为刚刚那一击,只是白中天的随手一击而已。

  “能接我一招,到还是在我的意料之内。”

  白中天静立不动,体表宛如有淡淡血色光芒流转,右手五指大张,左手背负身后,望着袭来的叶无缺,八风不动,犹若山峰。

  对于叶无缺可以接下自己一招,白中天并没有多大的惊讶,毕竟在这之前他也知道叶无缺和崔圣耀一战的结果,崔圣耀有多强大,白中天一清二楚,能三招击败崔圣耀,不管叶无缺耍了什么手段,都表明此人的强大也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到现在,已经再也没有人会相信叶无缺真的如同表现出来的那样只是精魄境初期巅峰的修为。

  不过不论叶无缺看起来再怎么诡异,在白中天看来,只不过是个有所际遇好运的家伙罢了,想跟他白中天争锋,还早了一百年。

  “我镇压过的年轻天才不知道有多少!就凭你?给我滚开!”

  五指大张犹如根根鲜红血柱,一股血腥之意扩散而出,白中天看向叶无缺的目光透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胆敢忤逆他,和他白中天做对的不管是谁没有一个还活着,如今的叶无缺即将面临的下场也是一样,那就是死。

  “嗡”

  “血玉碎金手!”

  大张的五指齐齐并拢,化作了手刀,赤色鲜红元力缭绕四周,白中天的右手好似化作了血红色的魔爪,虚空一爪,顿时一道鲜红色掌印再度演化而出,只不过这道鲜红色掌印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五指鲜红手印根根足有十丈大小,但诡异的是每一根鲜红手指内都有一条淡淡的金线,看起来就像是人类手指内的经脉,不过这些五根金线此刻真的如同筋脉在缓缓蠕动,就好像活过来了一般!

  “轰隆隆”

  带着好似金色经脉的鲜红掌印速度极快,居然在虚空之上以一化五,呈合围之势分别从五个不同的方向袭向叶无缺,而此时叶无缺距离白中天还有十丈!

  “嗯?”

  不知为何,对于白中天拍来的第二掌,叶无缺感觉到一丝诡异!

  “烈日耀长空!”

  但不论如何诡异,也无法阻挡叶无缺的脚步,他低喝一声,根根发丝绽放金色神辉,十分绚烂,眸子烈日虚影升腾而起,整个人顿时被高温弥漫,一轮金色烈阳悬浮在叶无缺头顶上方,足有十数丈大小,散发的光芒足以普照八方!

  “嗡”

  叶无缺右脚一蹬,身形冲天而起,整个人立刻便撞进了金色烈阳当中,以身化阳,将这一招的威力催生至最大化。

  “嘭”“轰”“咚……”

  与此同时,五声轰鸣,白中天拍出的五道鲜红掌印已然包裹了金色烈阳!

  “轰隆隆”

  这一次爆发出来的波动和气息彻底笼罩了这方天地,就连千年青元树似乎都受到了影响,那九枚青莹莹,绿蒙蒙,半个拳头大小的千年青元果都在微微的左右晃动。

  叶无缺所化金色烈阳虚空不断放光,淡金色圣道战气如同化成了金色烈焰,不断的燃烧虚空,爆发出可怕的力量,和五道鲜红掌印剧烈的交锋着,甚至发出“嗤嗤”“滋滋”的声音。

  两股力量互相倾轧,金色烈阳想要燃烧鲜红掌印,鲜红掌印却想磨灭金色烈阳!

  “轰”

  $r更新#O最8快上s!酷匠:。网S

  就在两股力量胶着之时,叶无缺所化的金色烈阳突然虚空腾腾跳动,一股股新生的力量从中接连喷涌而出,化成烈焰,弥漫出的光芒和力量慢慢超越了五道鲜红掌印!

  白中天目光锁定虚空之上的金色烈阳,看到自己的五道掌印居然慢慢被叶无缺磨灭掉,眸子当中光芒一闪而逝,显然叶无缺体内元力不论是浑厚度还是质量都远远超过一般天地元力,绝非等闲。

  “怪不得区区精魄境初期巅峰的修为却可以发挥出超越力魄境的战力……”

  镇压过无数少年天才的白中天眼神无比毒辣,极短的时间内都察觉到叶无缺战力远超修为的原因所在,不过自己的鲜红掌印被叶无缺磨灭掉白中天似乎并不引以为意,也没有出招,反而眼神调转,舍弃了叶无缺,将视线投到了另一边的战场中。

  白中天的这番举动,落在一旁紧张观战的东峰小队人的眼中,使得他们脸色微微一沉,因为那种感觉就仿佛大局已定,叶无缺已经注定败了一样。

  “轰”“咚”

  石人杰和崔圣耀此刻脸色很不好看,甚至说有些惊怒,两双眼睛死死盯着将他们拦住的那道完美倩影,拳头紧握。

  玉娇雪距他们二人的距离不过十丈左右,一对澄澈琉璃般的冰冷眸子盯着他们,面无表情,周身玉色光辉翻涌,白玉巨臂笼罩双臂,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波动。

  以一敌二,还丝毫不落下风,甚至隐约占据一丝上风!

  对于玉娇雪的强大,石人杰和崔圣耀已经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尤其是崔圣耀,面色有些苍白,如隼目光一边看向玉娇雪,又一边望向叶无缺,紧咬牙根,但又毫无办法。

  崔圣耀最想对付的自然是叶无缺,可现在玉娇雪拦在他的面前,让他根本无瑕去找叶无缺的麻烦,因为他赫然发现,这个来自北夷的少女不但容颜绝世,气质独特,修为和战力居然也高的吓人!

  他和石人杰两人联手,竟然无法占得一丝便宜,甚至崔圣耀还吃了玉娇雪一招,体内气血翻腾不休,极为的难受。

  石人杰浑身煞气弥漫,此刻已经感受到了白中天都来的目光,心中一紧,生怕白中天会对他心生不满,作为中峰三王,已经在诸天圣道一些老弟子当中有了一定名气,一对一应当新人无敌。

  但现在两人都无法奈何一名同阶修士,这种结果,说不定就被狂野妖森外面的黑白圣主和许多老人弟子看在眼中,中峰三王的脸面算是彻底的丢光了。

  “嗡”

  目光一厉,石人杰身形闪动,再度向玉娇雪冲去,浑身一股灰色元力流转而出,双手握拳,直轰玉娇雪!

  拳劲澎湃,拳风激荡,石人杰选择的战斗方式也是近战搏杀。

  石人杰一动,崔圣耀自然也从另一个方向冲向玉娇雪,五道森罗万象指光激射虚空,速度极快,蕴含着恐怖的穿透力和杀伤力!

  “一臂动乾坤!”

  冷喝声传荡而开,玉娇雪双臂交汇,白玉巨臂缭绕玉色火焰,左右两臂分别对准石人杰和崔圣耀,两道浓烈无比的玉色杀光犹如火山喷发的岩浆一般轰然爆出!

  “嗡”“轰隆隆”

  顷刻间三人的身影被夺目的元力光芒淹没,陷入了激战当中。

  正如叶无缺所说的那样,玉娇雪成功的牵制住了石人杰和崔圣耀,让他们无法介入叶无缺和白中天的战斗当中。

  “嗡”

  与此同时,虚空之上,金色烈阳已经将白中天打出的五道鲜红掌印尽数磨灭,叶无缺的身形从中显露而出,落回了地面。

  对此白中天依然视而不见,目光依然盯着玉娇雪。

  “嗯?这是什么东西?”

  落地的叶无缺立时发觉身体有些不对劲,因为不知何时,他的身体被五道长约三尺的诡异金色物体缠绕着,如同五条活过来的金色蠕虫!

  “嗤嗤嗤……”

  金色蠕虫丝丝缠绕着叶无缺的身体,叶无缺细细一看,赫然发现每条金色蠕虫的身躯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黑洞和吸盘,犹如一张张极小的利嘴,狠狠吸附咬住了叶无缺的血肉之躯!

  这种诡异的现象让叶无缺心中一凛,双手立刻抓住两条金色蠕虫发力就要将它们拽开,结果却发现居然拉不动,扯不断,好像死死地黏在了他的身上。

  更诡异的是,叶无缺到体表传来一阵麻痒的感觉,就好像有无数只小虫子想要拼命的钻进他的身体里面,去吸他的血,吃他的肉!

  “嗡”

  带着宛如金蜡的惨惨金光自金色蠕虫体表亮起,远远望去,叶无缺仿佛被五条兀自跳动着的锁链缠绕,失去了行动能力,再也无法战斗。

  而也就在这时,白中天才重新将目光从玉娇雪身上收了回来,投放到了叶无缺的身上,眼睛当中露出了一种混合着期待和残忍的意味。

  之所以白中天在看到叶无缺和自己打出的血玉碎金手近距离接触以后,他就不再关注叶无缺,原因就是叶无缺的下场已经被注定了。

  拍向叶无缺的五道鲜红色掌印奔腾的力量其实根本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血玉碎金手真正可怕的地方是隐藏在当中的五条魔筋。

  确切的说应该叫做沉沦血魔筋!

  那是他幼年时的一次奇遇所得到传承,据说是来自九幽之下的沉沦血魔,而当中最可怕的就是沉沦血魔筋。

  沉沦血魔乃是九幽之下血腥地狱当中的一尊王者,生于万血汇聚之地,先天性就有着极为强大的实力,几乎横行整个血腥地狱,而沉沦血魔最为可怕的正是在于他可以吸食任何活物的血液来壮大自身,一旦被沉沦血魔盯上,那么最终的下场就是成为一具干尸。

  因为沉沦血魔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可以化作吸取血液的可怕口器,而沉沦血魔筋则是沉沦血魔与生俱来长与体内的筋脉,就和人族修士体内的筋脉一样。

  但沉沦血魔筋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可以消化吸取一切由沉沦血魔吸来的血液,也就是说沉沦血魔想要将血液转化为壮大自身的力量。考得就是一根根沉沦血魔筋。

  白中天在得到沉沦血魔的传承之后,立刻知道这是自己崛起的机会,便暗自苦修,加上他本就天资不俗,才有了后来的万丈光芒。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白中天的秘密正是得到沉沦血魔的传承。

  随着白中天日益的强大,得自沉沦血魔的传承也被他习练到极为厉害的地步,后来他虽然发现这个传承是残缺的,但依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力量。

  那就是沉沦血魔筋,因为每练成一条沉沦血魔筋,就可以拥有吸取他人血液的可怕能力,更能汲取他人体内一小部分的力量壮大自身,所以白中天才会越来越强大,因为每一次被他击败的对手都会被他吸成一具干尸!

  而此刻缠绕着叶无缺身体的正是五天沉沦血魔筋。

  在白中天的印象当中,只要他放出沉沦血魔筋,就无往而不利,从未有过一次失败,最终都能灭杀对手,成为最后的赢家。

  这一次的沉沦血魔筋的目标正是叶无缺。

  所以,白中天才会期待,期待叶无缺被沉沦血魔筋慢慢的吸成干尸,慢慢体会着自己的血液一滴一滴的被掠夺的绝望感觉。

  在白中天的眼中,叶无缺早就是他壮大自身的无数肥料之一罢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仿佛要钻进我的肉身当中,吸取我的血液!”

  叶无缺不断拉扯着五条沉沦血魔筋,心中凛然,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诡异的攻击方式,但无论他怎么拉着,五条沉沦血魔筋都紧紧缠绕着他的身上,与他体内的血液产生一种诡异的联系感,就如同长在了他的血肉之躯上。

  目光一闪,叶无缺瞥了一眼不远处牵制住石人杰和崔圣耀的玉娇雪,决定是否要开启星光无极身来解决掉这五条金色蠕虫。

  叶无缺的肉身之力强大无比,远非一般修士可以比拟,沉沦血魔筋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侵入他的体内,这无疑给了叶无缺时间,一旦开启星光无极身,肉身之力立刻又会暴涨数倍,沉沦血魔筋想要钻进他的身体也会更加的困难。

  不过若是开启了星光无极身,或许就有可能被玉娇雪认出来,这让叶无缺有了一丝的迟疑。

  就在叶无缺有些纠结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丹田内的斗战圣法本源蓦地一颤!

  如此异变立刻让叶无缺心神一振,因为他知道斗战圣法本源不会无缘无故产生反应,或许这五条缠绕自己的金色蠕虫让斗战圣法本源感觉到了什么。

  “嗡”

  丹田内的异动越来越强烈,最终斗战圣法本源再度一颤,紧接着叶无缺便感觉到一股股神秘莫测但充满了恢弘浩荡的力量从丹田之内轰然涌出!

  这股力量让叶无缺瞬间便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当中,似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抹灿烂无比的光辉,更感觉到一股独战九天十地的伟大战之气息!

  “嗡……”

  从丹田之内涌出的神秘力量顷刻间便已经遍布叶无缺全身,和圣道战气水乳交融。

  道道带着丝丝热力的金色光辉自叶无缺体表昭然而起!

  也在这一瞬间,道道金色光辉开始疯狂涌向了五条死死缠绕着叶无缺的沉沦血魔筋!

  “吱……”

  一声好像是哀鸣的诡异凄厉叫声立刻便从五条沉沦血魔筋上传出,原本蠕动的魔筋就像被放入了滚油锅当中!

  与此同时,距离叶无缺十丈之外的白中天原本透着期待和残忍目光的眼睛当中刹时涌出了无法置信的惊惧之色,脸色骤然大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