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新人五峰当中规模最大的中峰,论面积足足是其余四峰的数百倍,峰顶之上的人气更是高的可怕,因为在其上足足暂居着十万人!

  “喝!”“哈!”

  “嗡”“咚”“轰隆隆”

  中峰峰顶之上,被划分了无数块区域,每个区域大约百丈距离,绝大部分区域内都有两名年轻修士正在彼此切磋,足有上万人散发出的元力光芒闪耀不休,强大的波动横溢八方!

  整个中峰峰顶完全淹没在一阵阵热火朝天的氛围中,而除了切磋区域,远处还有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小屋群落,每座小屋当中几乎都散发出不弱的气息。

  惊人的天地元力不断从峰底涌上峰顶,中峰规模最大,人数也最多,峰底的那条元力河流的规模自然也就十分骇人,犹如一条巨龙潜伏峰底,无时无刻都在提供着充足的元力。

  “哈哈!你们知道么?前些天咱们中峰三王之一的耀王崔圣耀前去一一踏平了新人的其他四峰,把那些什么从中州以外四域的所谓天才们全部给挑翻了!”

  “切!什么四域天才,不过是一群运气好的土鸡瓦狗罢了!他们也配成为诸天圣道的弟子?”

  “谁说不是!而且仅仅不到四十个人,居然霸占四座炼元峰,哼,等到四天之后的五域新人大比,只要让我遇上一个,一定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望尘莫及的绝望!”

  ……

  这些开口说话的中峰弟子个个神色倨傲,张口闭口提到北天其它四域都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在他们眼中,北天其它四域都只是乡下不入流的野地方,根本从来没有放在眼中过。

  不过这些来自中州的年轻弟子议论间视线却时不时望向远处小屋群落当中最为靠里的三间小屋,目光内闪过一丝崇拜和热意,因为那三间小屋目前的主人正是号称中峰的三王,不过现在貌似只有耀王还呆在中峰,另外两王不知何时暂时离开了中峰。

  中峰三王,乃是来自中州的十万弟子当中公认的三名最强者,三人的修为皆是达到了力魄境中期,修为高深,战力过人,力压十万弟子而无人敢不服。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从小屋群落较为靠里的一间小屋中走出,此人甫一出现,就引得峰顶上许多弟子注目。

  “那是耀王随从殷剑吧?好强横的波动!”

  “的确好强!估计他距离突破到力魄境只有一步之遥了!”

  “你们不知道吗?据说殷剑跟随耀王去西峰时,他一个人就连续镇压三个西峰的同阶修士!”

  “唉,不谈耀王,就连连殷剑也是这样强大,力魄境之估计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

  结束元力修练的殷剑嘴角掀起一抹自得的笑意,享受着四面八方投来的各种或赞叹或忌惮的目光,心情无比的舒畅,只不过一想起之前的东峰一行,殷剑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寒意,忍不住冷哼一声。

  “哼!等着吧,四天之后的五域新人大比你们东峰只要有一个遇到我,我一定会好好的关照一番的!”

  随即似乎又想起什么觉得无比可笑的事,殷剑嘴角露出一声嗤笑:“还什么最强之人不在东峰?真是可笑至极,一群坐井观天的垃圾为了自己的脸面以为靠这块遮羞布就可以了么?那个窦天连耀哥的四指都接不下来,等我突破到力魄境初期一定要强势将他镇压一番好出心中这口恶气!”

  在中峰峰顶最边侧的一处巨大峰壁上,刻着一座规模远超东峰十倍的传送阵,用来提供中峰十万弟子进出,此刻传送阵突然亮起了一道光芒,紧接着从中显露出八道模糊身影。

  等到传送阵光芒散去之后,这八道身影一一踏步而出,为首一人黑色长发披肩,身材修长,脸庞俊秀,眸光璀璨,周身似乎流转淡淡的莹光,看起来透着一丝恍若漫步星空的恍惚之感。

  紧跟这道人影身后一左一右的却是两名男子,一名双目如凝冰,全身隐没一股极寒冻力,另一名身背古朴长剑,目光锐意无限。

  在这两人之后,却是四名气质各异却皆长相绝美的婀娜身姿以及一个恍若肉山般的大胖子。

  “这中峰峰顶的环境还不错,就是有些浪费了。”

  为首之人淡淡开口,语气透着一丝桀骜,视线扫视八方,此人正是叶无缺!

  而紧跟在他身后的两人分别是窦天和陈鹤,再往后自然就是莫红莲、纳兰嫣、夏幽、雪千寻四女以及霍青山了。

  在叶无缺的带领下,除了那一直足不出户的元蛇外,东峰上的八人竟全部来到了中峰。

  “好天气,如有必要,适合我的长剑出鞘。”

  陈鹤清亮眸光一闪,话语中带着一丝锋芒必露的可怕光芒!

  另一边的窦天也是微微一笑,望着眼前那修长的年轻背影,他心中的火焰也是愈发的高涨起来。

  “无需你们出手,今日都交给我。”

  叶无缺淡然开口,虽没有回头,但语气当中却饱含着一丝不容置疑,不过落在窦天、陈鹤等人的耳中,却没有任何的不适或刺耳,因为不知从何开始叶无缺已经成为了东峰七人心中的主心骨,他说出的话也让东峰七人愿意去支持并遵守。

  中峰峰顶上的人实在太多,叶无缺一行人的出现一开始并没有引起他人的注目,等到他们八人缓步前行了数十米后,这才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但吸引目光的原因都是因为莫红莲四女的存在。

  “靠!那四个漂亮的女孩是谁啊?”

  “没见过!从来没见过,是我们中峰的么?怎么看着这么眼生呢?”

  “不是我们中峰的还能是哪儿的?难不成其他四峰的人敢上我们中峰?”

  ……

  周围的窃窃私语并没有逃过叶无缺等人的耳朵,使得叶无缺淡然一笑,停下脚步,目光却望向远处的小屋群落,透着一抹桀骜和锋芒!

  “东峰叶无缺,今日拜会中峰。”

  一声带着铿锵语气的话直接传荡开来,瞬间便回荡在许多人耳边!

  叶无缺的突然开口使得中峰峰顶上原本嘈杂的环境就这么安静了下来,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的视线立刻便集中在了那道黑袍少年的身上,目光当中皆是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

  但其中有一道目光先是一愣,再是一凝,接着翻涌起阵阵怒意,正是那殷剑。

  因为叶无缺这个名字瞬间便让他记起之前东峰的一行,而等到殷剑目光扫过那到黑袍身影身后的另外七人后,他的脸庞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天堂右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你们东峰,真是……找死啊!”

  叶无缺说出一句话后便负手而立,璀璨目光横扫八方,嘴角却一直噙着一抹笑意,看起来似乎十分的和善,那模样就好像他真的是来拜会中峰弟子一样。

  “大胆!中峰岂是你们几人有资格可以踏足的地方吗?”

  就在此时,一声爆喝突然响起,只见一人踏步走出,目光冷冽如刀,直逼叶无缺,正是那殷剑!

  与此同时,许多中峰弟子也是在殷剑的一声爆喝下反应了过来,俱是看向了叶无缺一行八人,露出了不善的目光。

  “一群丧家之犬也该踏上中峰峰顶,你们东峰的人还真是很不要脸呐!怎么?还想亲自送上门来让我好好扇一扇吗?”

  殷剑再度开口,语气森寒,却带着嘲讽之意,那姿态就好像即将踩死几只蚂蚁般的随意。

  “什么?这八人竟然是东峰的?”

  “啧啧!真是不自量力啊,竟然还敢跑到我们中峰上来,他们想干什么?”

  “被耀王一番猛踩,估计是不服,来报仇的吧!”

  “哈哈哈哈……报仇?就凭这八人?我中峰十万弟子一人一口吐沫都能将他们给淹死!”

  ……

  随着殷剑的开口,数万正在切磋的中峰弟子几乎全部停下了切磋,道道目光看向叶无缺八人,就像在看好戏一般。

  “哼!今日要你们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见此殷剑一声冷笑,眼底有恶光闪过,不过随即他就发觉那个叫做叶无缺的从头至尾都没有正眼瞧过自己,就仿佛自己不存在一样,完全是一种赤裸裸的无视之意。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淫贱小弟弟!咯咯咯咯……”

  正当殷剑怒火中烧之时突然响起了一声咯咯的嬉笑声,这声音十分悦耳动听,但落在殷剑的耳朵里,立刻使得他脸色一黑!

  “哈哈哈哈!淫贱?你爹妈是不是和你有仇啊?给你取这么一个名字!”

  “真是笑死我了!淫贱……淫贱……”

  “淫贱,怎么喊你你不答应呢?”

  随着莫红莲最先开口,霍青山,雪千寻顿时大笑着开口,几句话讲出来之后,使得现场的气氛一片诡异。

  那些原本抱着看戏态度的许多中峰弟子立刻就是一愣,接着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更有甚者直接哈哈大笑!

  对面殷剑的连黑的跟锅底一样,肺都快要气炸了,当下心中怒意狂涌,恼羞成怒,再也压制不住!

  “你们找死!”

  一声怒吼,殷剑周身紫色元力奔腾而出,右掌五指大张,虚空朝前一拍!

  “轰”

  一道带着森冷死意的巨大紫色掌印横空出世,对准叶无缺八人所立之处直接镇压而去!

  殷剑这一记紫色掌印可谓是含怒而发,威力十足,澎湃的劲力炸的虚空不断轰鸣,一身精魄境后期巅峰的修为尽数发挥,修为没有达到力魄境的在场弟子立刻便感觉到从中溢出的可怕波动,心神晃动!

  不过莫红莲、雪千寻等人对于殷剑拍来的这一掌似乎毫无反应,依然保持着满脸笑意,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殷剑,仿佛虚空之上下落的紫色掌印不存在一般。

  他们知道,这一掌根本伤不了他们,因为叶无缺站在他们的身前。

  视线一直投射在远处小屋群落最里面一间小屋的叶无缺感受到头顶上方镇压而来的气息波动,目光这才收了回来,望向虚空之上的紫色掌印,面无表情,只是抬起了右拳就这么轻轻捣出一拳!

  “轰”

  整个中峰峰顶的弟子立刻感觉到随着叶无缺右拳这么轻轻一捣,仿佛一头远古凶兽突然从无尽沉睡中醒来,充满了赤裸裸的暴力和野蛮。

  “嗡”“咚”

  之间以叶无缺捣出的右拳为起点,虚空之上扩散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而殷剑打出的紫色巨掌在和这道由下往上的气浪接触的一瞬间后立时就彻底的崩碎开来,就好像虚空中突然涌现出一股神秘伟力,就这么直接磨灭了这一掌,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烟火。

  “嘶!”

  这一幕落在数万中峰弟子眼中,使得许多人倒吸冷气,原本看戏的表情顷刻间大变,看向叶无缺的眼神悄然间涌出一抹忌惮。

  轻描淡写的一拳居然就这么磨灭了修为达致精魄境后期巅峰殷剑含怒打出的一掌?

  这个叫做叶无缺的小子修为难道已经突破了力魄境?

  然而也在此时,轻轻挥出一拳的叶无缺周身气息荡漾,精魄境初期巅峰的修为刹那间传荡八方!

  “这……这怎么可能?精魄境初期巅峰?”

  “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是!”

  “殷剑可是精魄境后期巅峰的修为啊!难道他故意放水?”

  ……

  道道惊呼顿时响彻而开,所有中峰弟子个个脸色大变,看向叶无缺的目光涌出了一抹由衷的震惊!

  另一边殷剑的面色也是悚然一变,接着心中的怒火仿佛火山喷发一般喷薄而出。

  “一个小小精魄境初期巅峰的家伙居然可以挡下我的紫罗冥王掌?我不信!这不可能!”

  怒气攻心的殷剑无法接受刚刚的这一幕,作为被诸天圣道收取的中州少年天才,殷剑一直都是自视甚高且心高气傲,同阶之间难逢敌手,现在却被一个精魄境初期的小子轻描淡写挡下自己的含怒一击,这让殷剑如何能接受?

  “该死的东西啊!紫罗冥王掌!紫罗冥杀!”

  “轰”

  暴涨的紫色元力冲天而起,殷剑全身都被氤氲紫意沾染,一股带着无边杀意的森冷气息弥漫周遭,殷剑大步疾走,双掌合在一处交于身前宛如一柄手刃,身形闪动,对准叶无缺直直袭来,行至叶无缺身前七丈之外时突然右脚一蹬,身形立刻高高跃起,双掌立刻朝下,顿时虚空爆发轰鸣,如同一柄斩击而下的紫色巨斧!

  这一系列动作殷剑做的一气呵成,此刻望着下方的叶无缺,殷剑嘴角划过一抹冷笑,这一击他使出了全力,再无一丝一毫的保留,一定可以将此人废掉!

  酷匠网p…首wN发

  “轰”“嗡”

  当殷剑的这一击悍然袭致叶无缺头顶三丈之处时,他赫然发现下方的叶无缺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再度轻轻捣出了一拳,动作和之前一模一样。

  “哼!”

  见此窦天冷哼一声,斩击而下的双掌力道更重,瞬间便跨过三丈距离和叶无缺捣出的一拳轰在了一起!

  “嘭”

  虚空之上立时爆发出一道巨大的轰响声,一股可怕的反震之力夹杂着肉眼可见的气浪澎湃开来,与此同时,一同飞起来的还有殷剑的身体!

  “噗”

  身形倒飞的殷剑一大口鲜血喷出,原本带着冷笑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浓到极致的惊骇和恐惧!

  因为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内,他使出全力的紫罗冥杀在碰上了叶无缺平平淡淡的右拳之后,居然感觉到仿佛撞上了一座耸立天地的巨峰,不但杀招被这一拳瞬间破掉,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拳结结实实轰在了自己的胸口。

  “咚”

  身形在虚空狼狈翻转最终嘭的一声落在了地面,殷剑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气息萎靡,胸口的剧痛让他忍不住浑身颤抖,脸色苍白,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始终都没有正眼看过他的叶无缺,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怒急攻心,眼前一黑,就这么直接昏死了过去。

  先后不过两拳,叶无缺就解决掉了一个精魄境后期巅峰的高手。

  “我东峰弟子来你们中峰拜会,没想到跑出来一条乱吠的狗,既然如此那叶某只好勉为其难的打发了。”

  淡淡的话语声响起,叶无缺收回右拳负手而立,看也不看地上昏死过去的殷剑,而是接着说道:“听我东峰的人说,叶某不在时,有几个中峰弟子来了我们东峰耀武扬威了一下,据说很厉害,现在看来,你们中峰弟子也不怎么样么?连我一拳都接不下来,来自中州的十万弟子不会都是这种货色吧?那也太叫叶某人失望了。”

  此话一出,整个中峰峰顶的气氛就是一变!

  数万中峰修士虽然眼含惊疑之色,但叶无缺赤裸裸的挑衅话语使得他们心中怒火蒸腾,他们所有人都来自中州,在这诸天圣道只有他们挑衅别人的份,别人怎敢和他们横!

  但叶无缺的所作所为却好似直接打他们的脸,而且打的啪啪响,这使得他们恨不得立刻出手,但一看到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殷剑又是一凛,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想群殴?呵呵,中峰的弟子都这么不要脸么?单挑不过就要群殴么?”

  负手而立的叶无缺却是一语先道破,他这一次来中峰,可不是头脑一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自然对于种种可能面临的情形做了准备,其中就包括万一中峰十万弟子一齐出手情况,毕竟对方人数实在太多。

  所以叶无缺就打算以言语相激,逼得这群心高气傲的中峰弟子主动自己开口,果然下一刹就有人开口!

  “群殴?笑话!我中峰十万弟子还不会下作到群殴你们八人的地步!”

  “没错!叶无缺,你不用得意,我中峰三王只要随便出来一个,翻手之间就可镇压你!”

  “你等着,自会有人来收拾你!”

  被叶无缺的言语一激,立刻就有人按捺不住开口,然而就在此时,远处的小屋群落当中突然涌起一股强大无匹的波动!

  立于叶无缺身后的窦天在感受到这股波动的瞬间双目一凝,对着叶无缺小声说道:“这股波动就是是崔圣耀。”

  听到窦天的话,叶无缺双眼一眯,其内闪过一丝锋芒,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一道蓝袍身影自小屋群里中缓步走出。

  “太好了!是耀王!”

  “这下耀王要出手了,一定可以镇压此人!”

  “拭目以待!我们中峰的尊严容不得他人践踏!”

  数万中峰修士立刻有多人兴奋低语。

  崔圣耀缓步走到距叶无缺数十丈之外停下,漠然的目光扫了一眼昏死过去的殷剑便收了回去看向了叶无缺。

  “你就是东峰那个最强之人,叶无缺?”

  崔圣耀开口,语气淡漠。

  “没错,你是崔圣耀?”

  叶无缺盯着崔圣耀回答道。

  “很好,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就无需等到四天之后的五域新人大比,不过你打伤我的人,今日就留下一臂吧。”

  带着淡淡杀意的声音响彻开来,崔圣耀如隼目光微微凝结,一股杀意翻腾而开,显然殷剑的重伤这种间接打他脸的行为使得他心生怒意。

  “呵呵,崔圣耀,你信不信叶某三招就可以解决你?”

  叶无缺面露笑意,说出的一句话却犹如石破天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