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心中不妙的叶无缺立刻奔腾体内圣道战气,身形就要爆退!

  “不管你是谁……今日都要死!”

  一声冷得像冰一般的女儿寒声缓缓响起,玉娇雪绝美的面容上接连划过错愕、羞恼、震惊、盛怒等等表情,最终汇成了这句夹杂无限杀意的话。

  “轰”

  玉娇雪周身玉色元力狂涌,右手在身前轰出一掌,海水立刻剧烈炸开,掩盖了她的身形,另一手一把抓过一直漂浮在身侧的白色武裙。

  等到炸开的海水散开之后,再度显露身形的玉娇雪完美娇躯已经被白色武裙包裹,只不过那张足以倾城倾国的玉脸则布满了寒霜,美眸如刀死死盯着那个已经转身要逃的灿烂模糊人影!

  03酷Bv匠“网☆唯一《正版},其《H他都是盗版

  “玉疆古神经!玉疆战神臂!”

  一声带着一丝羞意的寒声响起,两只犹如琉璃白玉铸就的巨大玉臂横空出世,顷刻间与玉娇雪双臂合二为一,对准叶无缺的背影就是一掌轰出!

  “轰”

  整个星辰海第四层立刻仿佛一震,一股燃烧玉色火焰的巨大掌印拍击而出,直逼叶无缺而去!

  这一击玉娇雪乃是含怒而发,仓促之间虽然没有调动所有力量,但掌印依然奔腾如洪流,转瞬便越过十数丈距离轰到了叶无缺身后一丈之处!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恐怖波动,笼罩在灿烂星辉当中的叶无缺露出一抹苦笑,知道这个误会可大了,但却没有办法就算他此刻高呼这是个误会,并将事实真相告诉身后发飙的少女,估计对方也不可能相信,只会相信他是个乘人之危的登徒浪子,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不会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

  所以叶无缺只有一个打算,那就是离开这里再说,自己的样貌因为一直笼罩在星辉当中,很有可能玉娇雪并没有看清楚,只要自己能逃掉,那么诸天圣道如此多的弟子,对方估计也无法大海捞针把自己找出来。

  至于之前的误会,叶无缺此刻也没心情去细想,只是一个回身,右手紧握,一拳轰出!

  “嘭”

  燃烧玉色火焰的巨掌和叶无缺的右拳碰撞在一处,立刻爆发出一阵轰鸣!

  巨大的反震之力溢出,使得玉娇雪美眸一凝,紧追而来的身形受到了微微阻碍。而另一边叶无缺因为身形倒转的关系,恰巧借着这股反震之力使得向后退的速度更快,与玉娇雪的距离彻底来开,一个爆退便跃进了星辰海第四层和第三层的空间分割点,消失在了玉娇雪的视线当中。

  “嗡”

  进入第三层的叶无缺立刻全力运转体内的圣道战气,速度飙升到极致,向着第二层的空间分割点狂奔而去,这一举动顿时惊醒几个呆在第三层当中修练的诸天圣道弟子,看着叶无缺疯狂逃窜的背影,都有些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叶无缺一步跨入第二层的空间分割点时,他赫然感觉到一道饱含无边冰冷杀意的身影自第四层空间分割点激射而出!

  “嗡嗡嗡……”

  领先一步的叶无缺在冲出星辰海的海面一瞬间后,速度不增反降,且收起了星光无极身,瞬间道道灿烂星辉收敛而下,而与此同时他尽可能的往不断来往的人流当中掠去,只不过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叶无缺就已经汇入了一个足有数十人的人流当中。

  “轰”

  此时,一道缭绕玉色光辉的完美倩影自九层星辰海当中冲出,正是晚了一步的玉娇雪。

  美眸一片冰冷杀意,玉娇雪的目光狠狠的扫视八方,搜寻着那个她誓要千刀万剐的身影,一身修为波动尽数散开,竟然达到了力魄境中期!

  只不过此刻她的眼前全部都是铺天盖地来往不绝的人影,而那道笼罩灿烂星辉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似乎汇进了人流当中。

  见此玉娇雪俏脸含煞,明白对方一定是怕被她认出继而混进了人群当中掩藏自己,当下鼓荡体内元力极速冲向了进入星辰海的巨大光门,她知道那道模糊身影此刻一定无比想要离开星辰海,只要速度快的话说不定还能追得上。

  只不过当玉娇雪来到了进出星辰海的巨大光门时,依然没有找到那道模糊人影,因为进进出出星辰海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对方一直被星辉笼罩,面容根本没有看清,她只能辨别出对方身材修长,似乎有着一头黑色披肩长发,其他一概不知,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人玉娇雪放眼望去,十个里面最起码有两三个,完全没有头绪。

  不过经过这一连串的追击,此刻的玉娇雪一腔杀意和羞意导致的激动心绪微微有些平复,那张冰冷至极的完美脸庞上的羞怒和寒霜竟然就这么消退了,慢慢浮现出的却是一抹痛彻心扉的悲哀。

  望着星辰海的这满天星辰,十年来一直冷若冰霜的玉娇雪双目当中涌现出一抹迷茫,没有人知道这十年来她是如何过活过来的,十年的仇恨伴随着十年的凄苦。每个夜深人静,当她想起记忆深处那一日的满眼血红和满地浮尸,心中的恐惧和仇恨都如附骨之疽般紧紧缠绕!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她的生命里再也没有了笑容,有的只有报仇这一个念头,用她全部的生命去报仇,哪怕她要寻仇的对象是任何人都谈之变色的庞然大物。

  抱着这唯一的念头,玉娇雪活了十年,这十年来每一天她都在疯狂的修练,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但她知道这还不够,远远不够,她需要付出十倍百倍更多的努力,只为有朝一日可以手刃仇敌。

  但无论一颗心如何冰冷如何坚强,玉娇雪终归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女啊!

  只要是人,都会有软弱的时候,这一点没有人会例外。

  玉娇雪自幼遭逢大变,一直以来都将自己冰封起来,拒绝外界的一切,可以说每天都如同傀儡一般活着,直到刚刚发生的那件事之前,都是如此。

  可她并竟还是个女孩子,当从失去意识知觉中醒来时却发觉自己不但赤身裸体衣服被人脱去,而且还被一个陌生男子用手轻薄,那么在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内又发生了什么?

  玉娇雪越想越觉得可怕,一直冰冷的心也在这一刻流露出一丝慌乱和柔弱,再加上十年来的凄苦和煎熬累积因此尽数爆发,使得她第一次露出这般悲哀的情绪,浓郁且深切。

  不过,那一抹悲哀出现的突兀,去的也不留痕迹,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玉娇雪的脸庞再度恢复了原先的冰冷,长风猎猎,白裙翻飞,一头青丝飘舞不休,站在巨大光门的一处静静不动,犹如一位欲飘飘飞升的仙子,飘渺却孤冷。

  冰冷的美眸再度扫了一眼星辰海,玉娇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即身形闪动,便跃入了巨大光门,离开了宗派密境星辰海。

  在玉娇雪离开星辰海之后,距她之前站立不过十数丈外的一座小山峰背后走出一道人影,黑发披肩,身形修长,璀璨的眸光闪过莫名之色,不是叶无缺却是谁。

  原来方才快速汇入人群的叶无缺虽然抢先玉娇雪一步,但他并没有立刻就离开星辰海,而是选择暂时藏身在了一处隐蔽地方,报的就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心理。此刻玉娇雪果然如他所想一般离开了星辰海,就算叶无缺现在出去,对方怀疑堵在门口,他也不会露出任何破绽。

  只不过刚刚玉娇雪露出的那一抹深切悲哀却被叶无缺看在眼中,他从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女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憎恨,那是一中刻骨铭心、不共戴天的仇怨,估计也是她冰封自己的原因所在。

  “又是一个身负深仇大恨的小姑娘……”

  空的声音在叶无缺脑中淡淡的响起,语气平淡,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但却好像一语便道出了玉娇雪的秘密。

  “……而且她复仇的对象很有可能是一个无法想像的存在,强大到恐惧的庞然大物。”

  叶无缺接着空的话说了下去,目光微闪,从玉娇雪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表面,他可以推测出这个结论。

  如果不是强大到令人震颤的存在,玉娇雪不会如此疯狂的吸收星辰海当中的玉色力量,因为这弄不好是会死人的。

  比如这一次若是没有叶无缺,那么玉娇雪或许不会是现在的修为大进,而是另一种结果了,这一切的原因在叶无缺看来玉娇雪都是为了不断的强大自己,强大到有朝一日可以去报仇。

  但从这一点上来看,叶无缺感觉到玉娇雪和自己有一点相像,他们二人都需要强大的修为去支撑自己想要去做的事。

  “力魄境中期,四天后的五域新人大比,她也必会是异军突起的一匹黑马……”

  虽然仅仅交手一招,但叶无缺还是看出了玉娇雪此刻的修为境界,赫然已经达到了力魄境中期,短短十六日之间,从精魄境后期巅峰攀升到力魄境中期,这等速度简直骇人无比。

  不过叶无缺明白之所以玉娇雪的修为会飙升的如此之快,都是因为这十六日以来不停吸收的玉色力量,而且体内那玉色力量仅仅被她炼化了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等待着她不断的炼化,也就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玉娇雪的修为也许还会出现暴涨。

  “空,这样快速提升的修为,不会出现根基虚浮,影响日后境界攀升的后果么?”

  看到玉娇雪修为提升的速度,叶无缺心有疑惑,对着空发问道。

  “其他人当然会,但这个小姑娘却极为特殊,她体内的血脉之力与星辰海深处的那样东西如同伴生关系,两者之间可以相互共鸣,吸收的玉色力量就如同一条小溪得到了大海的灌溉,变得更加辽阔,但从本质上来讲却都还是由水组成的,所以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空的一番解释让叶无缺眉头一挑,有些咂舌道:“那岂不是说只要她不断来星辰海吸收玉色力量,修为就能一日千里了?”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这应该是来自她祖上的遗馈,十分的罕见。不过万事万物都有缺点,虽然有了一点捷径,但同样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般提升修为当中的危险一般人根本无法想像,就像这一次,要不是你出手相助,她现在已经化成灰了。”

  叶无缺微微点头,也是露出了然之色,玉娇雪吸收玉色力量修为提升的速度固然可以很快,也没有根基虚浮的现象,但每一次都会伴随着巨大的危险,只要一次没有挨过去,就会命丧黄泉,可以算得上是一条拿性命去赌的道路。

  暗自感慨了一番,叶无缺身形闪动,同样准备离开宗派密境星辰海,好回到东峰利用最后的四天去将体内的修为好好巩固一番,等待五域新人大比的到来。

  再次提到自己的修为,叶无缺璀璨的目光当中闪过一丝欣喜,因为这一次星辰海之行不但练成了星光无极身第一层的一极星体,更是使得修为精进到了精魄境初期巅峰,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那玉色力量精纯无比,不过绝大部分被七星炼道匣吸了进去,只有极少部分被我吸收,这一次的收获可以算得上不小……”

  一边思忖,叶无缺一步跨入了巨大光门,离开了星辰海。

  “咻……”

  叶无缺疾行在诸天圣道内,离开宗派密境后,他查探了一番,并没有发现玉娇雪的踪迹,虽然知道对方很有可能并不知道他的样貌,但叶无缺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自己在星辰海占了玉娇雪的便宜吸收了不少玉色力量,算是欠下了她一个人情,不过在出手相助玉娇雪后,叶无缺自认这个人情已经还给了对方,也就问心无愧。

  不过一想到和玉娇雪的误会,叶无缺就一阵头大,索性也不去想了,如果将来真的被认出来再说吧。

  “咻”

  身形闪动,当叶无缺的视线尽头再度出现群峰耸立时,他知道距离东峰已经不远了,不过就在此时叶无缺突然闻到一股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沁人芳香。

  这芳香使得叶无缺心中一动,下意识的循着芳香的源头追寻而去,立时就看到前方有三道人影联袂而来,一女两男。

  那芳香正是从那名带着面纱的女子身上袭来的,而紧跟女子身旁的两名男子一个神情冷漠却身材高大,另一个脸带笑意长相英俊,只是这二人周身溢出的波动却让叶无缺心中一凛。

  因为这两人赫然都是修为达到了力魄境后期的高手,而中间那名散发沁人体香的女子修为却无法看透,似乎显得很是神秘。

  当这三人出现的瞬间,叶无缺便听到周遭不断来往的人流当中响起阵阵低呼声。

  “芷兰体香!这是圣道三美之一的秦芷兰啊!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她呢!”

  “靠!跟在秦芷兰旁边的两人不是邓海和赵风华吗?”

  “正是这两人!据说在上一次的人榜挑战赛里,他们两人虽然没有成功登临人榜,但也分别和人榜九十八位的霸血魂枪刑无风对战了许久呢!一身修为皆是强大无比,不可小觑!”

  ……

  来往人影当中传出的议论声被叶无缺听在耳朵里,当下目光便在那两名修为达到力魄境后期的邓海、赵风华身上停留了一番。

  霸血魂枪刑无风叶无缺那是真正见过,也知道此人的强大,而眼下这两人居然可以在刑无风手下撑过多招,绝不能小觑。

  在叶无缺心中,获得五域新人大比的前十只是一个开始,他真正的目标其实正是登临人榜!

  唯有登上人榜,才能被称为诸天圣道年轻一代真正的强者,才能获取更多的资源和享受更多的宗派福利,也才能使得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

  一念及此,叶无缺目光翻涌火热之意,当下也不再去瞧那秦芷兰、邓海还有赵风华,而是向着东峰疾驰而去。

  “咻”

  东峰峰顶的传送阵光芒亮起,叶无缺的身形从中踏出,不过等到他目光扫过峰顶时,神情却是一凝!

  因为他发现峰顶的地面有些坑坑洼洼,远处的几座小屋更是倒的倒,蹋得踏,其中有一两座甚至一看就知道是被人为的搅成了粉末。

  “这分明是有人在此争斗的痕迹,而且不是切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此情形立刻让叶无缺眉头一揪,心中一沉,脚下步子立刻快了三分,就要寻莫红莲、纳兰嫣问个清楚。

  不过还没等到叶无缺走到三步,一声带着笑意的柔语从一座小屋内传来。

  “无缺弟弟,你总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咱们东峰都快要被人给拆了!”

  一阵香风铺面而来,说话的正是莫红莲,而随莫红莲一起的还有纳兰嫣,接着窦天、霍青山、陈鹤、夏幽、雪千寻几人统统出现,从各自的小屋中走出。

  叶无缺一眼就看到了霍青山裸露在外的左肩,上面敷着厚厚的一层金疮药。

  “你终于回来了。”

  窦天对着叶无缺说道,如凝冰的目光当中却涌出一抹锋芒。

  朝窦天点了点头,叶无缺对着莫红莲说道:“莫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霍青山身上的伤哪里来的?还有这东峰分明有着修士战斗的痕迹?”

  见叶无缺发问,莫红莲也收起了笑容,开始将叶无缺走后,中峰来人挑衅的事详细的说了出来。

  随着莫红莲的讲述,叶无缺变得面无表情,等到莫红莲讲完之后,叶无缺璀璨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寒意!

  “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那个崔圣耀的强大是目前的我们无法击败的,但你不同,你作为我们东峰最强者,消失的这十几天想必大有收获,希望你可以在四天之后的五域新人大比上为我东土讨回一个公道!”

  窦天的话带着一丝铿锵,语气郑重无比,因为他已经发现近一个月不见,叶无缺周身的气息似乎变得更加的强大,显然比起一个月前要更加的可怕,虽然自己成功突破到了力魄境,但窦天认为自己依然不会是现在的叶无缺的对手。

  其实自从崔圣耀三人来到东峰挑衅之后,窦天这些天来心中一直憋着一口气。不但是他,其余人也是一样,这种被别人欺上门来的感觉真的很憋屈很不好受,但他们没有办法,唯有将希望寄托在叶无缺的身上,也知道唯有叶无缺才有这个能力为东土讨回一个公道。

  所以这些天修炼之余,一直在等待着叶无缺回来好将这一切告诉他。

  “是啊,无缺弟弟,短时间内对于崔圣耀我们是不行了,只能靠你了,这次五域新人大比一定要将那个崔圣耀好好修理一番。”

  莫红莲红唇轻启,语气同样蕴含一丝薄怒,但身旁的纳兰嫣此刻却突然感觉到从叶无缺身上升腾起一股煊赫桀骜的气势!

  “呵呵,中峰既然来拜会过我们东峰,来而不往非礼也,咱们东峰自然也要去回拜一下中峰,否则就失了礼数。用不着等到五域新人大比,走,现在就随我一起去东峰,正好也让叶某好好见识一下来自中州的十万天才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叶无缺一语铿锵,眸光如刀,锋芒必露!

  窦天、莫红莲、陈鹤等七人俱都先是一愣,接着个个脸上涌出一抹兴奋和激动之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