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山烈!

  再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叶无缺璀璨的眸光一凝,目光深处更是闪过一丝寒意,但他却不露声色,他想知道从莫不凡口中说出的君山烈是何种模样。

  叶无缺的微微变化并没有被莫不凡看在眼中,他似乎沉浸在三年前的回忆当中,说完君山烈的名字之后,竟然一时间就这么沉默了。

  这个一直以来都飘逸出尘,如雪里青松般屹立的第一主城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居然露出了一丝绝望和深深无力之色,让叶无缺微微吃惊。

  沉默了片刻,莫不凡带着一丝低沉的声音才接着响起。

  “三年前,那时的我修为刚刚突破到精魄境后期,意气风发,心如日月,虽然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但我从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任何同龄人。也就是在那一年,师父带着我离开东土,造访中州,为的就是让我开阔视野,见识一番其他同龄人的优秀,不偏安一隅,失了一颗争雄的心。”

  “得知这一消息的我兴奋无比,带着十足的信心跟随师父去往了中州,那里,真的很精彩啊……远非我们东土可以相比!”

  说到这里,莫不凡的神色露出了一丝惊叹和向往,而原先的一丝绝望和无力也消失不见,似乎他又恢复了原先的气度和风采。

  “师父带我走过许许多多的中州宗派世家,观摩他们弟子的修练、体悟和战斗,每一天我都感觉自己有着巨大的收获,不断的与自身的修为、体悟相互印证,取长补短,取其精华,这样的岁月足足持续了三个月,期间我还曾挑战过这些宗派世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们人,结果没有一人是我的对手。”

  这番话让叶无缺心中震动,没想到三年前的莫不凡在尘姨的带领下竟然还有如此精彩的经历!挑战中州宗派世家年轻一代的最杰出弟子门人,这样的事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热血沸腾!

  “随着那一场场的挑战,我的修为一点一点的进步着,那些挑战的对象当中也有几名极其强大的存在,好几次我都战得重伤吐血,最终硬是将对方给生生的击败。每一次战斗的结束,我都犹如重获新生,感觉到体内日益强大,终于在击败了师父定下的最后一个目标后,我的修为达到了精魄境后期巅峰!”

  三个月从初入精魄境后期达到精魄境后期巅峰,而且是如此高质量、高强度的战斗当中淬炼而成的,叶无缺可想而知当时的莫不凡绝对不是普通的精魄境后期巅峰,他的积累和底蕴所造就的强大绝对足以震慑任何同阶之人!

  怪不得莫不凡能够成为东土年轻一代第一人,单凭他有过这样的经历,就已经远远不是其他东土修士可以想象和比拟的。

  莫不凡能成为尘姨亲收的弟子,无论是天资和秉性无疑都是上上之选,修炼的功法绝学也绝对强大,更有着丰厚的资源可以利用,光是这些都已经远远超越绝大部分的东土修士。

  但莫不凡非但没有因为有了这些基础而沾沾自喜,傲气凌人,而是更加的勤奋和刻苦的修练,付出辛劳和汗水,不曾有过丝毫的懈怠,这才是最终他能成为年轻一代第一人的最根本的原因。

  毕竟就算天赋再好,若没有脚踏实地的刻苦修练,到头来也只是一场空。

  再加上莫不凡在尘姨的带领下有了可以挑战中州年轻一代杰出修士的机会,这段经历犹如真火炼真金,彻底的将莫不凡由内到外无论是修为还是战力还是最为重要的精气神都悉数熔炼到了一起,不但使他的修为更进一步,更使他的心灵意志得到了一次完美的打磨。

  种种因由结合在一起,才有了莫不凡傲视东土年轻一代的结果。

  在这世上,没有人不努力就能成功,就算你有着别人难以想象的先天基础,只要你不努力,这些最终都会变成镜花水月,不复存在。

  “那三个月的时间让我整个人彻底的沉淀了下来,犹如利剑套上了一柄剑鞘,不再锋芒必露,只在该亮剑的时候一剑封喉。我也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的苦心,师父是怕我在东土坐井观天,小看了天下英雄,这才带我出来磨平我的傲气却留下我的傲骨,而我也在那时候知道,那一次的中洲之行才刚刚开始。”

  莫不凡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深邃的眸光当中划过丝丝光亮和峥嵘。

  另一边的叶无缺也是目光微凝,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莫不凡要说的或许就是有关君山烈的事!

  给自己续上了一杯酒,莫不凡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和铿锵。

  “师父告诉我她是受到到五大超级宗派之一诸天圣道的邀请前往中州去完成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而将我带上只是顺便,等到我和师父到达了诸天圣道后,我才知道五大超级宗派聚齐了三个,分别是诸天圣道、藏剑冢还有青冥神宫。”

  “而在我和师父到达诸天圣道后,师父便和三大超级宗派的前辈高人不知去了何处,只留下我一人暂时呆在诸天圣道,期间我也得到了诸天圣道同辈修士的以礼相待,这才知道诸天圣道和我东土第一主城关系极为不错。我和诸天圣道的一些优秀子弟进行了切磋和交流,也是让我获益良多,也稍微知晓了诸天圣道这种传承无尽岁月的超级宗派的底蕴是多么的可怕!”

  “不过这些所见所闻虽然使我心神震动,却并没有让我生出此生无望追赶的错觉,前三个月的经历使我蜕变了许多,让我渐渐诞生了一颗强者之心,坚信只要我勤奋刻苦,将来不一定会比他们这些超级宗派的门人弟子差,因为师父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这一点,见过师父的叶兄你应该了解吧。”

  言及于此,莫不凡脸上露出极为尊崇的神色,他知道叶无缺见过顾倾尘之后肯定已经知晓第一主城的大城主乃是一名女子。

  对面的叶无缺也是深深点头,尘姨的强大绝对毋庸置疑,能坐镇东土,独立绝巅,这份修为和战力就算拿到中州的五大超级宗派当中,也必然是最为顶尖的存在之一,否则诸天圣道也不会邀请尘姨。

  “怀着这样的心态,我在诸天圣道当中也一直不卑不亢,倒是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可原本和谐平顺的这一切,直到那个人……也就是君山烈的出现后就全变了!”

  捏着酒杯的手指微微用力,显然此刻莫不凡的心绪起伏很大,眸光当中更是闪过一丝怒意!

  “君山烈和一名轻灵女子乘坐着一头遮天鸟兽肆无忌惮的盘旋在诸天圣道的宗门内,这本身来说就是对于诸天圣道威严的一种侵犯。但别人来你这里做客,自然需要以礼相待才不会失了风范,所以众多诸天圣道弟子一开始只是善意的提醒,希望君山烈两人可以收起遮天鸟兽,若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诸天圣道弟子可以亲自带领他们去游玩一番。可没想到善意的提醒却只换回来君山烈的狂傲大笑,更是放言诸天圣道不过如此,远远比不上青冥神宫,他君山烈能在诸天圣道头顶盘旋一圈已经是给了诸天圣道天大的面子!”

  听到这里的叶无缺双目一冷,不过他立刻想到君山烈虽然狂傲、目中无人,但还不至于当众干这种犯众怒的禁忌之事,他这么做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

  果然接下来莫不凡的话印证了叶无缺的猜想。

  “君山烈的目中无人和狂妄自大终于激起了诸天圣道弟子的怒火,虽然他们知道就君山烈是青冥神宫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一,但年轻气盛的诸天圣道弟子还是有人坐不住了,结果正中君山烈的下怀,在他的刺激下进行了赌斗!”

  “原本一腔怒意的诸天圣道弟子在和君山烈一战之后,才发现这个青冥神宫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一的恐怖和强大!在场的诸天圣道弟子没有一人是他的一招之敌!全部输了赌斗,他们这才明白君山烈是故意找碴,就是为了挑衅诸天圣道年轻一代,狠狠打击诸天圣道的脸面!因为青冥神宫和诸天圣道在五大超级宗派当中向来不对付,结怨已久,那一次恰逢三大超级宗派齐聚,师父带上了我,青冥神宫的前辈高人自然也可以带上君山烈。”

  说完这番话,莫不凡眼中的怒意非但没有消散,反而变得更加浓郁,这让叶无缺隐隐感觉到其中必有隐情。

  “就在君山烈击败在场所有诸天圣道弟子之后,他却突然目光直指于我并放言说‘想不到在这中州大地上居然又让我见到了一个东土这种烂地方的垃圾废物!”

  “此话一出,本就有着怒意的我如何能忍!我来自东土,跟随师父前来中州,师父不再,我代表的就是东土,怎能容得下他人如此辱我东土!所以明知他年纪虽小,修为战力强大无比,我还是选择和他一战!”

  捏着酒杯的手指因为用力都微微有些发白,莫不凡眼中划过了一抹不甘和丝丝的骇然!

  “一招……君山烈只出了一招就将我彻底重伤吐血!我强忍着不愿昏死过去,却还是没能忍住,我依稀记得在我昏过去之前,君山烈似乎还说道要我带话给一个人,可我没有听清楚便彻底失去了意识。等我再醒过来时,师父已经回来,我感觉到无比的羞愧和自怨,因为我丢了东土的脸,别人踩到了东土头上,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无能为力,反而被别人重伤昏迷!这样的痛苦和折磨让我恨不能死,成了我心中的魔障!”

  叶无缺脸色默然,安静的听着莫不凡说着,此刻的他可以听得出来莫不凡当时的那种屈辱和羞愤,眸光当中的寒意也一点一滴的翻涌而出。

  “后来师父只对我说了四个字,来日方长,我知道她是希望我放下此事,不必计较一时的得失,可我如何能放下?如何敢放下?整整两年多的时间,我的修为为有丝毫的寸进,一直停留在了精魄境后期巅峰的境界,就是因为我过不去心中的这道坎。师父知道我的情况,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我心中的这道坎只能靠我自己跨过去,别人帮不了任何忙。”

  “直到三个月前,我在一座山顶观日升月落,不知不觉间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空灵状态,在那种状态下我才彻底彻悟,明白了自己两年的颓废错的有多么的离谱,明白了自己最应该去做的便是修练,不断的变强再变强,有朝一日能够将当年君山烈留给我东土的耻辱狠狠还回去!也就在那一刻,我的修为终于因缘际会得意突破,跨入了力魄境初期,我的意志和心灵犹如明珠去尘,不但恢复了过来,甚至还更上一层楼。”

  说完最后一句话,莫不凡终于停了下来,面容之上再度浮现出一抹笑意,周身那飘逸出尘的气质缓缓而出,深邃的双目变得平和淡然,但当中的一丝光芒却从未熄灭。

  “呵呵,还请叶兄见谅,听我唠叨了这么长时间,我敬叶兄一杯酒!”

  两个酒杯虚空轻碰,两人一饮而尽。

  喝完这杯酒,莫不凡又接着对叶无缺说道:“叶兄,今日邀你饮酒还向你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叶兄可以斟酌一二。”

  深邃的双眸望向叶无缺,莫不凡的目光透着真挚和一丝恳求。

  “莫兄不必见外,请说。”

  对此叶无缺面色肃穆,沉声回应。

  “多谢叶兄。三个月前的彻悟让我摆脱了过去的魔障和执念,但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以我的资质和天赋,此生想要追上君山烈的脚步实在是太过渺茫了,或许根本就没有机会,也就是说,此人辱我东土之事我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去还给他!本来我以为此事将成为我终生憾事,但你的出现让我又看到了强烈的希望!因为我有种直觉,唯有你才能对付得了君山烈!”

  莫不凡一双深邃眸子此时湛湛生辉,盯着叶无缺,旋即他深呼一口气站起身来对着叶无缺拱手一礼沉声道:“莫不凡在此恳请叶兄若是有朝一日修为臻至高峰,能否找那君山烈一战,此战不为我也不为你,而是为我东土!叶兄,毕竟你也是从我东土走出的!”

  此话一出,莫不凡便要对着叶无缺躬身一拜,他知道自己的要求很过分,他人听来简直如同天方夜谭。

  君山烈是什么人?

  中州超级宗派青冥神宫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一,修为战力有多强简直无法想象,更不用说他身后可怕的势力,要让另一个无关此事的人去对付他,这根本不肯能,没有人回去做。

  甚至莫不凡已经可以想象的到叶无缺拒绝时的冷面相向,这种结果他早已有所预料,但他还是想要尽力一试!

  因为莫不凡明白,整个东土除了叶无缺之外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在未来能与君山烈相抗衡的少年天才,如果他不答应,君山烈加诸于东土的耻辱将会永远也洗刷不掉。

  就在莫不凡准备躬身一礼之时,却感觉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抱拳,拦下了自己躬身的动作,莫不凡心中顿时一震,目光微抬,立刻便对上了一双泛着笑意的璀璨眸光!

  阻止了莫不凡的躬身一礼,叶无缺俊秀的脸庞上划过一抹微笑,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莫不凡心中的思绪,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东土受辱,在莫不凡心中,东土的尊严和名声超过了一切!

  “莫兄不必如此,你所说的不情之请在叶某听来根本就不是要求……”

  叶无缺的一句话让莫不凡有些疑惑了,他没用听明白这当中的含义,然而叶无缺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心神大震!

  “这是叶某分内之事,因为我和君山烈,四年之后,不死不休!”

  这句话带着浓浓的犹如实质的杀意,莫不凡看到叶无缺虽然一脸笑意,可那笑意当中弥漫的寒意却让人视之目寒!

  最f新7-章节A}上O酷\匠网

  叶无缺突如其来的回答让莫不凡一时惊喜交加,但他还是敏锐的感觉到叶无缺语气当中对于君山烈赤裸裸的杀意,莫不凡有种感觉,叶无缺和君山烈之间或许彼此根本就认识。

  只是叶无缺来自龙光主城,从来没离开过过东土,又怎么会和远在中州的君山烈有了关系,一念至此的莫不凡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失声道:“难道你就是君山烈当时要我带话的那个人?”

  莫不凡眼中的震惊和疑惑自然被叶无缺看的一清二楚,当下叶无缺也不再隐瞒,将十年前和君山烈一战以及在慕容家和君山烈定下四年之约的事尽数告诉给了莫不凡。

  说完之后,叶无缺目光闪动,带着一丝笑意对着莫不凡说道:“所以,莫兄,你的这个不情之请本就是我必然会去做的事,你放心吧,君山烈必定要为他所做下的事付出代价!”

  莫不凡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心中百感交集,犹如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但这更让莫不凡感觉到世事或许真的如同造化,那张狂不可一世的君山烈必将在四年之后被叶无缺彻底踩在脚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