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这可是福伯通过血龙玉留给他的神通,而且是要开启血龙玉才会获得。

  除了福伯本人、叶无缺还有空,根本不可能有第四个人知道。

  那么现在,大城主为何会知道九天圣莲华的存在?

  叶无缺心绪大乱,不过随即他便想到大城主既然知晓九天圣莲华的存在,那么就只会有两个原因。

  一是在这之前,大城主曾经见过九天圣莲华,要么就是自己也会这门神通。

  二便是大城主真的认识福伯,通过福伯了解了九天圣莲华的存在。

  无论哪一种原因,对于叶无缺来说无疑来说都是好消息,因为他本来就是为了福伯的消息才来的,却没想到倒是大城主首先道出了九天圣莲华。

  当下叶无缺微微吸气,恭敬的回道:“这门九天圣莲华乃小子通过一枚血龙玉传给我的神通,小子之所以要见到大城主,便是恳请大城主告知是否曾经见过这枚血龙玉!”

  “嗡”

  叶无缺话一落下,右手光芒一闪而逝,那枚通体如血打造的血龙玉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轰”

  叶无缺突然感觉到一股无法想像的恐怖气息自洁白王座上昭然而起,顷刻间便淹没了整个尘世宫!

  “咻”

  手中的血龙玉突然就这么飞起,向着洁白王座飙射而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非但没有人让叶无缺大惊失色,反而让他心跳加速,因为大城主如此举动很有可能说明他知道这枚血龙玉,换句话说,他更有可能知道福伯的消息!

  那道恐怖无比的气息转瞬即逝,但叶无缺分明看到洁白王座上原本光辉灿烂的身影此刻似乎隐隐颤动!

  “留给你这枚血龙玉的人是你的什么人?”

  大城主再度开口,只是这一次,叶无缺分明听出大城主的语气当中竟然带着一丝颤抖!

  “回大城主的话,留给小子这枚血龙玉的人乃是小子的亲人长辈,小子一直以福伯称呼他。”

  此话一出,那道一直端坐着的模糊身影突然便站起身来,周身无尽的光辉犹如岩浆般沸腾开来,一步便跨到了叶无缺身前!

  “嗡”

  如玉光辉倾泻而出,大城主就这么站着,距离叶无缺不过一米开外,那隐藏在光辉之中的身影一动不动,似是静止了一般。

  但叶无缺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来自大城主的目光正凝视着自己,那磅礴恐怖无比的气息却收敛的一干二净,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最起码叶无缺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压抑和不适。

  不过大城主的凝视虽然没有给叶无缺带来压抑,却让叶无缺感觉到了丝丝的莫名,这双正凝视着自己的目光仿佛蕴含了无尽的情绪,似怀念又似回味,更带着丝丝的眷恋。

  这种感觉让叶无缺很奇怪,但他隐隐感觉到大城主目光当中的怀念和眷恋并不是针对的自己,而是因为自己的出现似乎让大城主记起起了过去曾经发生过的往事。

  这一发现让叶无缺立刻无比的惊喜!

  大城主先是一语道破了九天圣莲华,并问自己学自何处,接着拿走了血龙玉,最后更是直言留下血龙玉的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说出福伯之后,大城主竟然一步跨到了自己身边!

  这种种的一切表现足以说明大城主不但知晓血龙玉的来历,更加可能还是福伯的旧识!

  酷…匠网√首发s

  就在叶无缺准备开口彻底问个明白之时,眼前的大城主却率先开了口!

  “你的福伯…他……还好吗?”

  这一开口,却差点把叶无缺吓得个半死!

  声音!

  婉转悠扬,清澈动听,好似天边一朵浮云,轻盈动听,却不娇不媚,让人听来倍感舒适。

  这分明是一位女子的声音!

  “嗡”

  下一刹叶无缺便觉得眼前一亮,那笼罩大城主的如玉光辉渐渐淡开,露出了当中隐藏着的身影!

  一袭白色裙袍,遮住了傲人身材,大袖飘飘,仪态万千,乌黑色发丝自然垂落,披散在洁白如玉的颈项间,一双灵眸带着朦胧的水雾,眼波流转,却流转出一种岁月的力量,深邃的眸光能洞穿一切,让人心颤。

  灵眸之下,却是一张如梦似幻的脸庞,肌肤雪白如玉,绝世仙颜,绝代芳华,一眼望去好似十八少女,再一眼却仿佛已年过三十。她站在那里,周身似是带着一种沧桑,气质空灵,宛如看遍了人间沧桑,超尘脱俗。

  独立东土绝巅的第一主城大城主竟不是男子,而是一位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子!

  刹那间叶无缺便记起怪不得之前大城主的声音总带着铿锵之意,并不属于男子嗓音,原来她是在故意遮掩,她本来就是一名女子。

  现出真容的大城主盈盈独立,灵眸看着叶无缺,泛起一抹柔和之色,这一缕柔和,顿时让叶无缺觉得惊艳无比,仿佛连这天日都在其下失去了色彩,绝代芳华,当真是风姿绝世。

  纵然叶无缺心志坚硬如铁,也在这接连的变化中感觉到一丝无所适从。在他的心中,第一主城大城主这样的前辈人杰应该是一位笑傲世间,威临八方,拥有无限气概的男子,无论模样是老还是少,是丑还是俊,他都可以接受,可万万没想到,竟是一位这样绝代的女子。

  “呵呵……”

  大城主灵眸当中突然点点光辉绽放,凝视着叶无缺的如梦容颜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红唇轻启:“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会是个女子,不应该是个男子么?”

  大城主的声音听来好似冰凉泉水过身,灵魂仿佛都被洗礼了一般,通体舒泰。

  不过略带促狭的话语却让叶无缺老脸一红,被大城主道破了心思,叶无缺有些小尴尬,只得同样嘿嘿一笑。

  “这世间不论男子还是女子,都是平等的,男子能做到的,女子一样可以做到。”

  这话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口吻,不娇不媚的声音当中更是带上了一种特有的铿锵霸气,如无尽汪洋波澜乍起,藏着无尽浪涛。

  对此叶无缺心中一震,大城主的话却让他听来感觉无比霸气,却没有任何的质疑,犹如理所当然一般。

  她有着这样的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作为一名女子,她却站在了东土的最巅峰,坐镇这方天地,俯瞰众人,所有人只能仰望她的背影,无法与她并肩而立。

  这是一位有着无比精彩和无与伦比经历的奇女子,无人可以揣测。

  “不过,在这方天地,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独立绝巅了太久之后,终归逃不过的便是那悠悠的寂寞。”

  紧接着开口,大城主的语气如她说出的话一般,透着一股渗透岁月的寂寞。此刻的她周身如玉光辉湛湛,白色裙袍无风自动,乌黑发丝飘扬不休,绝世仙颜的脸上秀眉微蹙,既有着深深的寂寞,又有着淡淡的离愁,眸光扫向尘世宫外,透着一丝怅然和轻叹。

  叶无缺不敢妄自插嘴,只敢在心中默默揣测,他想起了之前大城主问他的那句话,再加上大城主在他面前显出真容和对待他的态度,让叶无缺心中突然隐隐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福伯,他……还好么?”

  绝代芳华的脸上怅然和离愁已经消散,大城主一双灵眸凝视着叶无缺,竟透露着一丝渴望和忐忑。似乎她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独立绝巅的东土第一人,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女子,只惦记着心中的那个人,想知道他如今在哪里,过的好不好。

  “我不知道……”

  大城主的话让叶无缺一阵沉默,眼神有些黯然。

  “福伯离我远去已经十年了,我不知道如今他身在何方。”

  心中的思念之情不住的澎湃,残留的记忆中那双温暖干燥的大手总是坚定有力的握着自己。跟着福伯,不管去到哪里,年幼的叶无缺都不会感觉到害怕,哪怕一直流浪,一直辗转,也是最为幸福的事。

  尘世宫内陷入了一片沉默,叶无缺和大城主都不再开口,都是为了共同的一个人各自陷入了自己有关那个人的回忆。

  “这枚血龙玉是他当年向我讨要的,后来也是我亲手交给他的,而他也送了一样东西。”

  略带追忆的声音从大城主口中响起,语气悠扬却也低沉。

  “十年前的一个夜晚,他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尘世宫当中,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要知道在整个东土根本没有人能无声无息进入尘世宫内,就算是整个北天域,能做到的人也只有寥寥无几。而他,却做到了。”

  大城主的话让叶无缺立刻从黯然思念之中恢复过来,聚精会神的凝听着,生怕漏掉任何有关福伯的消息。

  “他站在我眼前,却带着一丝笑意,背上更是趴着一个熟睡的小男孩,看起来极为的奇异,带着飘渺和不羁,似从无尽星空走来,不属于此界中人。”

  说到这里,大城主的神色除了追忆之外,灵眸看了一眼叶无缺,很显然,她知道叶无缺便是当年那个熟睡的小男孩。

  “自我坐镇东土以来,没有人敢以如此方式出现在我面前,所以他的出现,自然让我震惊之余更是有些羞恼。”

  叶无缺却可以充分理解大城主的话,作为整个东土最强的存在,她的威严和脸面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冒犯。

  一个陌生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她的宫殿当中,还是个男子,或许还是刻意的,这怎么能不让大城主这样的存在恼羞成怒。

  一念至此,叶无缺心中竟然有些感慨起福伯的恶趣味,他一定是故意的,估计就是冲大城主来的。

  “他知道他这样出现一定会冒犯到我,所以随即他就对我说,要跟我打个赌,谁输了谁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问我敢不敢。”

  “虽然那时我已经有些震怒,但我知道能无声无息出现在尘世宫内,他的修为一定强大无比,不过向来心高气傲的我又怎会甘心就这么弱他三分,自然一口应允。”

  大城主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如梦似幻的绝美容颜之上竟然划过了一丝惊艳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就连她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震撼!

  “他让我用尽全力向他打出一招,若是能破开他的防御哪怕一丝一毫,就算他输,若是无法破开他的防御,就算我输。”

  “我一开始以为他在开玩笑,后来发现他是认真的,正好我也心有怒意,便很干脆的全力给了他一招。在我想来以他的修为,全力抵挡的话最多只是重伤,不会危及性命,可我没想到的是……”

  这一刻大城主的不光神色震撼,就连声音也有了一丝颤抖。

  “我全力打出的一招,竟然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他的周身被一朵九瓣白莲覆盖,九瓣白莲震颤了三瓣就将我的攻击尽数瓦解,消散虚空!我这才知道,他的强大根本远远超过了我所能想象的极限!”

  大城主说出这句话时,语气当中的惊叹和唏嘘不加掩饰,以她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若是被其他任何人听到,肯定会被吓得魂不附体。

  一旁的叶无缺此刻却满心激荡,心驰神往,他似乎看到了就是在这尘世宫内,面对大城主的全力一击,福伯周身一动,无尽光辉缭绕而出,九天圣莲华横空出世,莲瓣轻颤,便立于不败之地!

  那种强大的程度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叶无缺更是想起了开启血龙玉获得九天圣莲华时所见到的那一幕。

  无尽枯寂的宇宙当中,福伯独战三位恐怖敌手的合击,以九天圣莲华挡下了三人足以毁灭星辰的大杀术,那种风姿和威势,足以横贯九天十地,八荒六合!

  “以他的修为,就算灭掉整个东土也不过只是翻手之间的事,不过他却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还和我打了这个赌,说明他不是个仗着修为随心所欲的人,而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

  “那后来呢?”

  听到这里的叶无缺终于按耐不住问出了声,心中刚刚那个大胆的猜想也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后来?后来他便出声问我讨要这枚血龙玉,他来此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这枚血龙玉。”

  玉手一扬,那枚血龙玉静静的躺在她的手上。

  “这枚血龙玉虽然有着可以容纳神魂传承的能力,但对我来说它有着特殊的意义,不能轻易交给别人,更何况是给一名男子,可我打赌输了,只好愿赌服输。”

  不知怎么的,叶无缺敏锐的感觉到大城主此刻的如玉脸庞上竟浮现出了一抹娇羞,刹时如漫天云霞,艳丽无双。

  “不过他却说不能白白拿我的东西,要会送我一样东西,于是他便给了我这朵白莲,这白莲凝聚了一次他的九天圣莲华之力,可以为我挡灾一次。”

  “嗡”

  大城主另一只手上突然光芒一闪,接着一朵巴掌大小的白色莲花出现在她的手中。

  莲有九瓣,洁白无比,熠熠生辉,圣洁神圣,虚空放光。

  捧着这朵白莲,大城主的眼神瞬间变得柔软无比,仿佛她捧着的不是这白莲,而是心上人的手。

  “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是的,我爱上了他,爱上了你的福伯……”

  语气幽幽,有着浓到化不开的惆怅和离愁,灵眸点点,含着少女般的爱恋和娇羞。

  “果然如此……福伯他还是拉风啊!”

  叶无缺忍不住在心中嘻笑,大城主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竟然只因为一面便爱上了福伯,福伯的魅力简直专杀这种女中人杰啊!

  “那一晚,我捧着他送的白莲,他却带我遨游了一方星空,飞驰在无尽宇宙当中,让我观大星诞生陨落,看人世沧桑百态,使我心生感悟,久未前行的修为也终于再进一步。可以说,他不但留给我一个可以保命的白莲,还给了我一番造化,这样的奇男子,他的风采和气概,言谈和举止,我又怎会不动心,爱慕上他呢……”

  在叶无缺面前,此刻的大城主彻底没有了平日里的威严霸气,就如同普普通通的凡人女子一般喜怒哀乐皆在脸上,或许是因为叶无缺的出现又让她记起了福伯,或许是当年的叶无缺同样见证了他们的相遇。

  这样对于大城主来说最为隐秘的心事才会诉说给叶无缺听,毕竟,在这东土,她心底的思念和倾慕又能说给谁听呢?

  “唉……”

  一声叹息回荡在尘世宫内,大城主陷入了沉默,不再言语,凝视着手中的白莲,似乎在静静的回忆着,她知道或许此生她都无法再见到福伯第二面,但她此生都会深爱着这个如同天人的男子。

  良久之后,大城主收起了白莲,将血龙玉再度抛给了叶无缺,如梦似幻的脸上恢复了柔和之色,对着叶无缺柔声开口,语气当中有着一种自家长辈对晚辈的口吻:“这枚血龙玉是他留给你的,你就继续带着它吧,另外,我本名顾倾尘,他是你的伯父,无缺,以后你就叫我尘姨吧。”

  叶无缺立刻满脸愕然,心中如浪滔翻天!

  尘姨?

  让他叶无缺从今以后称呼第一主城大城主为尘姨?

  这要是让其他东土修士听到,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和轰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