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漂亮的武裙呀!”

  石壁上的武裙引得莫白藕惊叫连连,恨不得立即上前将悬挂着的武裙取下!

  女子,往往对美丽的事物心生喜爱。

  莫红莲一手拉住自己的三妹,美眸环顾四周,在确定了没有危险之后,这才松开拉住莫白藕的手。

  一行六人进入了石室当中,叶无缺望着这间大约通体五丈长宽的石室,并没有门,就这么直直的敞开在眼前。

  “石质梳妆台,石镜,石床……这好像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造型精美华丽的各式石质摆设让叶无缺明白这里似乎真的是一个女子的房间,随即他目光一闪,想到了这处洞府的名字乃是花香,或许真的属于一位女修士所留下的。

  “唰”

  莫白藕迫不及待的一把取下了悬挂在左边石壁上的一件武裙,随即一道淡淡的鹅黄色柔光笼罩其上,将这件武裙烘托的无比精致美丽。

  “真的好漂亮啊!”

  脆生生饱含惊喜的声音从莫白藕的口中响起,随即众人的视线也被这道淡淡的鹅黄色柔光吸引。

  莫白藕眼巴巴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姐,后者见到莫白藕的这个眼神,无奈的摇头一笑,不过仍旧纤手一挥,顿时一道赤色仿佛红霞的光芒彻底的笼罩了莫白藕,外人无法看清。

  “嗡”

  随着红霞的散去,一道倩影再度出现,只是此时的莫白藕已经换上了那件散发淡淡鹅黄色柔光的武裙!

  看了莫白藕一眼,叶无缺的目光这一刻也闪过了一丝惊艳!

  一袭剪裁极为贴身的鹅黄色武裙,裙裾上面刺绣着淡黄的点点兰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青丝被挽成一个如意髻,此刻的莫白藕哪有先前活泼可爱的模样,仿佛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顿显清新优雅。

  更为奇异的是这件鹅黄色的武裙正散兀自发出点点如同星星的光亮,将莫白藕完全的包围在其中,娇嫩可爱,宛若一位星空下的小公主!

  “小白藕,你变得更好看了!”

  性子清冷的林璎珞却是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她忍不住一步上前想要摸一摸这件精致奇异的武裙。

  “璎珞姐姐,喏,还有几件呢!大姐!二姐!你们也赶快换上啊!小白藕感觉这武裙穿起来好舒服呢!”

  随着小白藕的一句话,莫红莲、莫青叶和林璎珞三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各自从石壁上取下了另外三件同样散发着淡淡柔光的武裙。

  “嗡”

  赤色宛如红霞的光芒再度出现,完全笼罩了三人的身影,片刻之后再度缓缓散去,露出了其中三道纤纤倩影。

  尽管有小白藕的珠玉在前,叶无缺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这一刻随着三位佳人的现身,叶无缺依然还是没有忍住眼中的惊艳和心中的赞叹!

  “嘶”

  一旁的司马傲更是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中早已布满了浓浓的惊艳!

  三位佳人各自盈盈站立,最中间的乃是莫红莲。

  大红色的武裙宛如红莲盛开,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贴身无比的武裙映衬在如雪的肌肤之上配合莫红莲的气质更显一丝雍容华贵,青丝同样成髻,娇躯红裙之上伴随点点星星光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让人心神摇曳,不知不觉就好似失了魂。

  比邻莫红莲右边而立的则是林璎珞,此刻的林璎珞与之平常相比更美三分!

  仍旧是紫色的武裙,只是这一袭紫色去仿佛化作了一只翩翩起舞的精灵,略带性感的紫裙让林璎珞露出了她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双肩微露,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而下,三千青丝披散于双肩上,清冷绝艳的脸庞上略显一丝柔美,整个人好似随风翻飞的蝴蝶,又好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最左边怡然静立自然就是气质如水的莫青叶了。

  碧绿色好似散发水雾的武裙覆盖她的娇躯,原本像水一样温润温柔的莫青叶同样青丝披肩,不同于林璎珞的清冷绝艳,莫青叶淡雅出尘,肌肤晶莹如玉,一双妙目似乎写着万般柔情、千种姿态,整个人散发着淡淡的灵气,楚楚动人间更添一抹飘渺悠远。

  再加上一旁的莫白藕,四位佳人款款站立,盈盈若水,娇躯之上闪烁着点点星星光亮,浅笑依依,四种不同的气质缓缓散出又交相辉映,让叶无缺也忍不住轻声赞叹!

  而司马傲的目光完全的投射在林璎珞的身上,双眼当中的迷恋和爱意犹如潮水般不断上涌。

  “小白藕说的对,这几件武裙不但样式美观,造型精致,质地更为的特殊,穿在身上更是舒爽温暖,透气清亮,似乎好像冬暖夏凉一般。”

  莫红莲轻轻摸着身上的武裙,一种细腻的触感袭来。

  S更新)最)快◎上W酷$“匠Y网

  “这好像是用极为特殊的材料做成的,我甚至觉得它们可以抵御一般水火的侵袭。”

  林璎珞亦是抚摸武裙,清冷的眸子划过一丝确定。

  “哈哈……反正小白藕觉得好开心!”

  原地转着圈,莫白藕喜笑颜开,小嘴笑的合不拢。

  “咦?你们看,这石壁上刻着字呢!”

  转着圈的莫白藕突然指着原本悬挂武裙的石壁之上,那里刻着两行字,字迹娟秀,像是出于一位女子之手。

  “花舞霓裳,留待有缘。”

  轻轻的将两行字读了出来,四女顿时神色一喜,她们身上的武裙竟然有个这么好听的名字。

  “无缺弟弟,司马公子,你们身后的石壁上好像还挂着两件男士武袍呢?”

  对于莫红莲称呼叶无缺和自己不一样,司马傲没有一点儿别扭,反而乘转身的时候冲叶无缺眨眨眼睛,那意思,分明有些调侃和揶揄。

  司马傲的眼神直接被叶无缺无视,右边石壁上悬挂着两件男士武袍和两件武裙,那两件武袍一白一黑,叶无缺一把取下了那件黑色的,白色的则被司马傲看上。

  触手细腻,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温暖和丝丝的凉爽,两种矛盾的感觉却极为和谐的混在一起,让人不由得身心一畅。

  叶无缺和司马傲都是男子,倒也没有什么避讳的,当下就脱去了身上原本穿着的武袍,一下子,裸露的上半身便彻底的落在了莫氏三姐妹和林璎珞的眼里。

  四位女子没想到叶无缺和司马傲就这么直接脱去了武袍,一时竟有些女儿天性的娇羞,不过随即一想特殊时间特殊地方,也无需讲究那么多了,当下倒是光明正大的欣赏起了对面两人的身材。

  司马傲一身古铜色的皮肤,身材健硕,浑身上下的肌肉分明,更有着几处伤疤,为其平添了一股彪悍的意味,是男儿最为标准的身材,霸气强壮。

  虽然年纪比起司马傲要小上几岁,但站在司马傲身旁的叶无缺身材却毫不逊色。不同于司马傲的古铜色皮肤,叶无缺的皮肤却十分的白皙,虽然没有像司马傲那样的健硕,但叶无缺全身上下的肌肉却是如同流线型一样的流畅分明,比之司马傲虽少了一分霸气,却多了一份莫名的美感,恰到好处,似乎天生的一般。

  两人的动作不慢,一白一黑两件武袍快速的换好,刚一穿完,四位女子的眼神立马就有些细微的变化。

  一身白色武袍的司马傲比之先前的英俊添了一份飘逸,这白袍犹如带着一丝天外飘来的洒然,加之他原本就修炼飘渺无常的云气,整个人此刻如立云端。

  黑袍黑发,叶无缺黑发微微飘拂,不扎不束,披落双肩,白皙的脸庞上璀璨的眼睛里似乎闪烁着一千种琉璃,丰神俊秀,身姿修长,直似神明降世,好像他原本并不属于这里,而是来自于遥远的星空彼端。

  “好帅啊!司马哥哥,叶大哥,你们真帅呢!”

  莫白藕到底是没忍住脆生生的叫出声来。

  而此刻的林璎珞一双清冷的眸子里却闪过丝丝莫名,她突然觉得从叶无缺周身散发出一种极为遥远的距离感,似乎他不会属于东土,迟早都要离开,去到更为遥远广阔的地方,他的身上,似乎背负着外人无法想像的东西。

  “这武袍质地的确特殊,穿在身上如若无物,虽然样式古朴,但韧性十足,一般的刀剑和水火之力不伤,倒也算的上是一件奇物了。”

  感受着身上武袍带来的感觉,叶无缺轻轻开口,司马傲也是随之点头。

  “无缺弟弟,我们大家能进入这花香洞府第二层,全是因为你,来之前我莫氏姐妹就说好花香洞府的收获四六分成,还有两件武裙你就收起来吧,以后……或许可以留给你的有情人呢。”

  莫红莲带着一丝笑意的轻柔话语响起,看向叶无缺的目光真挚,不似作伪,叶无缺哑然一笑,倒也不再矫情,取下了另外两件武裙收进了自己的的储物戒当中。

  “不知以为会是怎样的女子能穿上他亲手赠送的花舞霓裳……”

  林璎珞心中幽然一叹。

  “好了,如今可以确定这花香洞府的的主人应该是一位女前辈所留,第二层的收获也算不错了。二妹,你说这花香洞府总共有三层,虽然第三层我们不一定进得去,不妨说出来让大家见识一下也好。”

  听到大姐的话,莫青叶轻点螓首,领着众人走出了石室,向着那团即为飘逸的蓝色火焰光团走去。

  “呀!这里怎么还有飘着的火焰啊?我都没看见!”

  莫白藕有些惊奇的说道,其余人除了叶无缺之外也都是一脸的惊奇。

  “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这团蓝色火焰因该就是花香洞府最后第三层的禁制所在了。”

  声音细腻温柔,莫青叶笑着开口。

  “看来就是这个小姑娘没错了,她天生拥有可以察觉禁制波动的特殊灵觉,倒是禁制一道的好苗子。”

  空的声音再度在叶无缺的脑中响起,叶无缺也随即明白为何莫氏三姐妹会知晓花香洞府有三层禁制的原因了。

  “此物到底是什么?蓝色的火焰,却没有散发出丝毫的温度?”

  林璎珞看着这团径自燃烧着的火焰,眉头微蹙,而莫红莲则紧紧的盯着这团火焰,美眸之中好像是在极力的回忆着什么。

  “你们的运气不错,这是一道清灵冷火,于洗凡境的修士来说,算是一样颇为有益处的天地灵物。”

  听着空的淡淡话语,叶无缺回道:“清灵冷火?这火焰对于洗凡境的修士有什么作用么?”

  “清灵冷火是一种特殊的冷炎,诞生于冰火交替的奇异地方,吸收天地元力和灵气,最终汇聚而成,己身并没有温度。它唯一的用处便是可以燃烧洗凡境修士体内的境界瓶颈,换句话说,若是你能够炼化清灵冷火,那么只需要吸收足够的天地元力,你就可以直接突破到英魄境后期。”

  空的解释立即让叶无缺心中一喜,与此同时,莫红莲同样带着惊喜的声音响起:“清灵冷火!这是清灵冷火!想不到这里竟然有着一团清灵冷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