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d酷$=匠b网Q$永P久免q3费看t.小说

  一道冰蓝色光辉随着窦天的一按蓦然从他的周身闪耀而起!

  “唰”

  冰蓝色光辉美丽无比,却在一下刹破碎开来,虚空顿时被一粒粒蓝色冰晶覆盖,这些蓝色冰晶每一颗似乎都晶莹发亮,美丽异常!

  “咚”“嘭”“轰”

  三道声音接连响起,三道幽暗匕影从三个方向分别斩中了窦天!

  “轰隆隆”

  周遭五十丈内,幽光沸腾,锋锐气息此起彼伏,夏幽的这一招浮幽破虚斩的威力似乎极为惊人!

  然而,身形仍然保持着高速移动的夏幽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得色,反而一片凝重。

  “轰隆隆”

  古金战台上所有观战者目光都凝聚在被幽光淹没的窦天,都想知道在夏幽刚刚这一击下,窦天是否如他们想象的那般,结果等到翻涌的幽光完全散去之后,观战的所有人目光俱都先是一凝,继而闪过由衷的叹服。

  “嗡”

  窦天依然保持着刚开始的模样,神情冷峻,凝冰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波动,按在身前的右手缭绕着淡淡的冰蓝色光芒,以他为中心的周身一丈之内,漂浮着一个由一粒粒蓝色冰晶组成的冰罩。

  蓝色冰罩虚空浮动,犹如在呼吸一般,一吐一吸之间散发出淡淡的寒意,立身其中的窦天丝毫无损,夏幽刚刚的那一击不要说对窦天造成一些麻烦,就连窦天打出的冰罩都无法击破!

  “咻”

  神色一片凝重的夏幽幽眸一凝,持着暗匕的双手微微紧握,移动中的身形不但没有减慢,反而更快三分!

  “咻”“唰”

  幽暗双匕随着夏幽的高速移动在虚空之中拖拽起两道幽光,这是速度快到一定程度的体现,此刻的夏幽看上去就像从无尽黑暗当中涌现出来的夺命刺客!

  无畏无惧,无思无念,有的只是一颗冰冷、执着的心。

  “咻”

  手中的幽暗双匕突然间幽光暴涨,一股寒意骤然散开,和窦天周身的寒意不同,夏幽散发出来的寒意却是让人感觉到心寒!

  “浮幽绝地斩!”

  又是一声轻语,幽光暴涨的幽暗双匕虚空交错,就仿佛一把十来丈大小的黑色剪刀一般虚空大张,剪刃如犬牙交错,锋锐气息绞杀而来,直直对准窦天的头颅!

  “咔嚓……咔嚓……”

  幽暗双匕形成的黑色剪刀划破虚空,由下往上剪向窦天,这一次,夏幽不再选择刺客一贯的作风,一击不中,远扬千里,而是选择了近身而来!

  “咻”

  神情冷峻的窦天看着低下身子,双手交错幽暗双匕,由下往上袭来的夏幽,凝冰目光依然毫无波动,只是悬于身前的右手握掌成拳!

  “嗡”

  窦天这一握,周身蓝色冰罩蓦然放光,一股极寒之意四散而开,周遭近百丈之内的温度仿佛立刻下降十度,一呼一吸的蓝色冰罩转动而起,劲力澎湃,摩擦的虚空发出呜呜的轰响声!

  就在蓝色冰罩旋转到极致之时,好似黑色剪刀的两道幽暗双匕交错而来,重重的剪在了蓝色冰罩之上,隔着蓝色冰罩,与窦天的脖颈平齐!

  “嘎吱”“嘭”

  一股让人听来极为难受的声音传荡开来,交错的幽暗双匕狠狠的斩在了极速旋转的蓝色冰罩之上,两者之间的剧烈交锋,使得幽光和冰屑翻腾飘扬!

  望着冰罩之外的幽暗双匕,窦天的冰冷的目光终于闪过了一丝意外之色,他打出的蓝色冰罩名为冰皇罩,威力有多强大,窦天一清二楚,尤其是现在还处于极速旋转之中,防护之力更是平添三分。

  但即便如此,窦天仍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从冰皇罩上传来的骇然力量和一股钻进冰皇罩内的锋锐气息!

  窦天突然有种感觉,他似乎小瞧了眼前这个宛如刺客的女子。

  “嘭”

  剧烈的交锋还在继续,夏幽将体内的元力震荡到极致,交错的两道幽暗双匕光芒再度暴涨,攻击力再添三分,她要一鼓作气,破开窦天的冰皇罩!

  “咔”

  就在此时,一道什么东西裂开来的声音突然响起,听到这道声音的夏幽眸光顿时一亮!

  “咔咔……”

  紧接着一连串的咔咔声不断地响起,距离窦天只有一丈的夏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个将窦天护在当中的蓝色冰罩表面开始浮现出一道道裂缝,并且裂缝不断的在扩大!

  “嗯?”

  冰皇罩上浮现的裂缝让窦天目光一闪,显然他没有想到夏幽真的能够破开他的冰皇罩,正在此时,一股锋锐至极的气息突然从冰皇罩一处陡然袭来!

  “嘭”

  一只白皙修长的玉手不知何时探进了冰皇罩之内,这只玉手紧紧握着一只暗匕,直直刺来,速度快到了极致,瞄准的正是窦天的咽喉!

  与此同时,冰皇罩彻底的破碎开来,再度化成了一粒粒蓝色冰晶沾满整个虚空,冰屑飘扬,随风飘散。

  窦天的身形顿时完全出现在了夏幽的眼前,终于破开了冰皇罩,夏幽此刻却最为的冷静,因为她知道能否成功击伤窦天就看她那只先一步探进冰皇罩的右手!

  古金战台战场上发生的这一幕顿时让所以的观战者神情大变,他们没有想到夏幽居然能够破开窦天的蓝色冰罩,而且一击得手,直刺窦天的咽喉,要知道在数日前的第一轮战斗当中,寒月主城的黄涛同样是精魄境后期的修为,可竭尽全力都没能破开窦天的防护罩。

  夏幽却做到了,不但做到了,而且还一击攻向了窦天!

  用快狠准三字来形容夏幽的这一击再好不过!

  “唰”

  不过就在一下刹,冷静从容的夏幽面色一变!

  她十拿九稳的这一击竟然击空了!

  其实,也不算空,因为一道血花飞溅而开,窦天右脖子被割出了一道一寸来长的伤口。

  原本对准的咽喉处却被窦天生生的躲开了。

  面色一变的夏幽立刻抽回右手,震荡体内元力,身形爆退,和窦天再度拉开了足有十丈的距离。

  对于夏幽的爆退,窦天没有丝毫拦截追击的意思,他依然静静站立在远处,只是凝冰的目光当中微微一凝。

  右手轻轻碰触了脖颈间的那道伤口,窦天看了一眼右手食指上沾染的鲜血,抬起目光扫向了十丈之外的夏幽,冷峻的神情蓦然一动,接着开口说道:“破开我的冰皇罩,还能伤了我,我必须承认,小看你了。”

  此话一出,一股霸道和唯我独尊的气势从窦天身上昭然而起,黑发飘扬,如渊如海的四散而开。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留情了。”

  “嗡”

  冰蓝色的元力轰然爆开,窦天一步向前轻踏,随着这一踏,一股足以将人体内气血凝滞的极寒之意扩散八方!

  “嘶!好冷!就算是冬天也不可能会让我感觉到这么冷啊!”

  “这就是窦天身怀的冰系战斗绝学吗?真是强大啊!”

  “还没出手,单单只是放出的气息,就已经如此骇人了吗?”

  古金战台周遭不断有人惊呼出声,显然都在惊叹窦天的强大。

  距离窦天十丈之外的夏幽此刻心中却涌起一抹寒意,因为她发觉自己体内一种运转如意的气血竟突然的凝滞起来,从周遭空气当中不断袭来的寒意似乎透过她的皮肤,进入了她的体内,使得她的气血无法再如先前那般流畅运转。

  一念至此的夏幽立刻明白绝对不能再拖下去了,因为随着窦天的即将出手,他散发出来的冰寒之意只会愈加的浓郁,如果到那时,夏幽体内的气血就不单单只是凝滞,而是会被彻骨的寒意彻底的冰冻。

  “嗡”

  眸光一厉,夏幽全力震荡体内的所有元力,强行驱散了气血当中的凝滞之感,周身幽光缭绕,手中暗匕幽芒大涨,再一次的向着窦天袭去!

  “嗡”

  冰蓝色元力笼罩身躯,周遭冰晶蔓延虚空,所过之处,似乎连虚空都要被冰冻起来,此时的窦天如同一尊从千年冰山当中走出的冰之君王,举手投足之间仿佛可以冰冻一切。

  “冰皇…降世。”

  一声低喝,窦天的声音透着一丝冰冷,周遭蓝色冰晶立刻极速收缩,汇聚到冰蓝色元力之内,耀眼的光芒平息之后,一道冰蓝色的虚幻身影出现在了窦天身后。

  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的寒气如同潮水一般从窦天周身卷荡而开,周遭三十丈之内立刻随之弥漫出一股股霜冻,所过之处的虚空,都被这一股股的冻气充斥!

  “吼”

  一道仿佛从无尽冰洋当中传来的怒吼响彻八方,窦天身后的那到冰蓝色虚影虚空暴涨,跃过窦天,完全降临了此处!

  二十丈身躯蜿蜒虚空,浑身霜气弥漫,头角峥嵘,面目狰狞,四爪傲立,这乃是一条冰霜巨龙!

  召唤出冰霜巨龙的窦天仿佛眉间都带着深深的寒气,这一刻的他比之刚才的如渊如海来看,或许才真正的展露出一丝可怕!

  “吼”

  冰霜巨龙傲立虚空,一双龙睛锁定奔袭而来的夏幽,怒吼不绝,龙身霜气不断四散,一股股惊人的彻骨寒意完全的激荡而开,就连极速移动中的夏幽似乎都受到了影响,流畅无比的动作有了些许凝滞。

  此时的夏幽一颗冷静从容的心也开始有了波澜,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心底浮现,虽然她早就明白凭借自己的实力不会是窦天的对手,但没有想到差距会是这么的大。

  她虽然破开了窦天的冰皇罩,虽然划伤了窦天的脖颈,但夏幽深深明白对方一直只是被动防御,而且只伸出了一只手!

  若是窦天双手齐出,修为全开,那么开启的冰皇罩她还能攻破么?

  若是窦天主动出击,不给她一丝一毫的喘息机会,那么现在她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么?

  这样的念头不住的在夏幽心中翻涌,不断的扰乱着她的心绪,虽然被她强行压下,但体内气血的凝滞比之刚才已经强烈了至少一倍!

  “喝!”

  发出一声低喝,夏幽似乎想要把心中所有的忌惮和顾虑随着这声低喝全部宣泄出去,却发现她一张口,竟然哈出了冷气!

  “呼……”

  不再去细想,不再去思考,作为一个合格的刺客,夏幽稳下了自己的心,将所有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自己的攻击上,竭尽全力,不论输赢!

  “浮幽……绝命斩!”

  五个字在夏幽的心中响起,体内所有的元力尽数运转而出,手中的幽暗双匕这一刻也消失不绝,全部化成了元力,在体内沸腾!

  “轰隆隆”

  幽光奔腾,完全覆盖了夏幽,最终那妖娆的身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二十丈大小的幽暗匕影!

  以身化匕,夏幽用出了自己最为强大的一式杀招,浮幽绝命斩!

  此招乃是刺客进行刺杀时被逼到万不得已时才会使出的一招,一旦使出,就会爆发出高于自身一倍以上的攻击力,给刺杀对象以最后的绝杀,而用出此招的代价便是全身的元力消耗一空,再也无一战之力。

  敌人不死,就是你亡!

  “轰”

  虚空幽暗匕影不断暴涨出浓烈无比的幽光,目标直指窦天,夏幽竭尽全力打出的这一招只为最后一拼!

  声势惊人的幽暗匕影虚空袭来,窦天凝冰的目光微微一动,随即一道怒吼响彻十方!

  “吼”

  傲立虚空的冰霜巨龙终于动了,二十丈大小的龙身极速蜿蜒,龙首由上往下极速向着幽暗匕影扑来,霜气弥漫,声势浩大!

  “轰隆隆”“咚”

  冰霜巨龙夹带无边威势与幽暗匕影撞在一处,顷刻间大地震动,整个古金战台掀起巨大的动静,咔嚓咔嚓的声音轰然爆响!

  以冰霜巨龙和幽暗匕影相撞位置为中心,冰蓝色的冻气极速蔓延,所过之处连空气都化成了汹涌的寒气,咔嚓嚓的声音不绝于耳,所有人的眼前出现了一抹惊人的蓝意,并同时感受到无边的寒意疯狂袭来!

  当一切都停止下来之后,整个古金战台中央战场处全部被冰封,都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层,犹如起伏的白色怒涛一般,寒气弥漫,中央战场似乎变成了一座结了冰的湖泊,让人瞠目结舌。

  唯有一道人影仍然傲立其间,周身蓝色冰晶漂浮不休,负手而立,黑发飘扬,如凝冰的眸子一片平静,似乎冰封了整个战场对他来说只是随手一挥而已。

  “荒天主城窦天获胜,晋级下一轮。”

  虚空之上的苍老声音传荡而开,以此同时,一股浑厚无比的磅礴元力从天而降,笼罩了整个战场,随即所有的冰封全部消失不见,中央战场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轰”

  古金战台上立刻爆发出惊人的欢呼声,直冲云霄,所有人都在感叹着窦天的强大,不是夏幽弱,而是窦天太强了。

  夏幽被雪千寻服了下去,娇躯冰冷,浑身沾染着冰渣,脸色苍白,但她的眼神当中却透着一丝叹服。

  “嗡”

  圣光长老从天而降,站在了古金战台中央,目光轻轻扫过晋级的五人。

  窦天,元蛇,陈鹤,纳兰嫣,叶无缺。

  这五人击败了另外五人,成为了五强。

  冠军将在这五人当中诞生。

  古金战台再度恢复了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圣光长老的身上,等待着他开口。

  “嗡”

  圣光长老右手一挥,顿时五道细小的光团横空出世,碗口大小,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这清香淡雅无比,让人闻之立刻觉得自己仿佛浑身都轻了三分,因为伤势而停滞的元力也似乎加快了许多。

  “这是五枚三品中阶的青莲素元丹,赐给你们五人,用来疗伤足够了,一个时辰之后,开启冠军争夺战。”

  “唰”

  五枚青莲素元丹划过虚空,分别激射向五强。

  叶无缺一把将这枚丹药抓在手里,眸光当中闪过一丝喜悦,他和风采臣的一战没有进行,所以他没有受伤,这枚疗伤丹药可以省下了。

  这枚青莲素元丹乃是三品中阶,比之他曾经服下过的人级爆灵丹和净莲丹还要高出一阶,对叶无缺来说,极为的珍贵,自然要用在最为关键的时候。

  陈鹤、纳兰嫣各自一战之后,都受了伤,此刻虽然明白手里的青莲素元丹很珍贵,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一口吞下,立刻坐在了自己的古老王座疗起伤来。

  窦天、元蛇收起了青莲素元丹,默默坐回了古老王座。

  叶无缺将青莲素元丹同样收回了储物戒,看了一眼元蛇和窦天,一样坐回了古老王座,运转起体内的圣道战气,将自己的状态推至顶峰,好迎接即将到来的冠军战。

  “窦天,我一定要击败你,百城大战的冠军,我有着不得不去获得的理由,就让我把所有的信念和期望都投近和你的一战了……不过在此之前,或许还会对上元蛇、陈鹤、纳兰嫣。”

  元蛇、陈鹤、纳兰嫣三人无论是谁,都是不弱的存在,尤其是元蛇,那结合神魂之力的诡异手段极为惊人,若是对上他,也必是一场苦战。

  种种心绪在心中流淌而过,叶无缺渐渐进入无想无念的境界。

  三个时辰,缓缓而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