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

  这道剑光迅猛非凡,就仿佛下雨天打雷一般,你不知何时这道惊雷会响,等你知道时这道惊雷已经劈到了头顶,根本来不及躲闪反应。

  此刻霍青山正是如此感觉,面对陈鹤斩来的紫色剑光,他发现自己无法避开,不过霍青山那粗狂的脸上却不惊反笑,目光当中更是涌出了一抹炽热!

  “躲不掉?哈哈哈哈!那就让我尝尝看!”

  “轰”

  土黄色元力包裹沙包大拳头,霍青山哈哈一笑,右拳直直捣出,与斩来的紫色剑光悍然相撞!

  对于陈鹤的这一剑,霍青山不避不让,选择了硬抗!

  “咚”“嘭”

  一股可怕的气浪爆开,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得整个周遭数十丈之内不断的轰鸣,犹如天崩地灭一般,声势惊天!

  两道身影各自倒转而退,陈鹤一退五步方才站稳,紫色长剑横于胸前,清亮的眼神当中闪过一抹郑重和亮光!

  “咚咚咚……”

  状如铁塔的霍青山同样后退五步才止住退势,虎目看向自己的双拳,感受着双拳传来的火热之感,霍青山仰天长笑!

  “哈哈哈哈!痛快!再来!”

  “嗡”

  脚下一蹬,壮如铁塔的肉身扩散出一波波犹如涟漪般的劲力,力皇真身闪耀土黄色光芒,力皇虚影横空出世,傲立于霍青山身后,此时的霍青山仿佛就是一尊行走在世间的力皇,举手投足之间挥洒无尽威势!

  “嘭”

  双拳在身前交击,爆出一声轰鸣,霍青山目光当中的那一抹炽热已经彻底化作了熊熊烈火,战意高亢,热血沸腾!

  “咚咚咚……”

  壮如铁塔的身躯开始飞速的移动,每一步踏出,都好似闷雷,声势骇人,战力全开的霍青山甫一开动,恍若一头远古时期在苍茫大地上奔腾的猛犸巨象!

  “吟”

  紫色长剑横于胸前的陈鹤目光清亮,却有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右手持剑,左手食中二指并拢轻点剑身,从右往左缓缓滑动,最终两指划过剑身,紫色长剑发出一声轻吟,然而就在下一刹!

  “嗡”

  剑身突然如同烧着了一般,冒出点点淡紫色火焰,缭绕剑身,远远望去,陈鹤手中握着的好像不是一柄剑,而是一道燃烧着的紫色雷火!

  “力皇拔天功!力皇伏象!”

  一声大喝,奔腾而来的霍青山双手大张,身后力皇虚影同样双臂大张,紧接一道爆响传荡而开,霍青山双手和力皇虚影双臂于虚空之上融合到一起,登时好像幻化出两只各有十数丈大小的黄色大手印!

  “轰隆隆”

  两只黄色大手印成左右之势从两边拍向陈鹤,掌风赫赫,劲力澎湃,就仿佛天边探下来的双手要力毙平原上疯狂逃窜的大象!

  这两掌若是拍实,绝对可以将人砸场肉饼!

  袭来的劲风刮得陈鹤武袍猎猎作响,此刻的他好像漂浮在海洋当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打翻,尸骨无存。

  然而陈鹤的眸子当中却无惧无畏,有的仍旧是一片平和,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手中缭绕起紫色雷火的长剑,等到霍青山拍来的两只黄色大手印攻到身前三丈之内时,陈鹤才默然挥舞长剑,一道二十丈大小的紫色剑光横天竖地,飙射八方!

  这一剑斩出,方圆近百丈之内的温度好像陡然拔高了七八度,更为可怕的是这道紫色剑光竟然还缠绕着道道雷火,仿佛从天外降临的灭世雷光,极具视觉压迫感!

  “轰隆隆”“咚”

  黄色大手印和紫雷剑光于虚空剧烈相撞,两股霸道无比的力量顿时辉耀起夺目至极的元力光芒,随之倾泻开来的则是足以崩碎一座小山的恐怖破坏力!

  霍青山和陈鹤之间的交手,单论声势和破坏力可以算得上是冠军争夺战当中最为浩大的一组!

  “这就是体修和剑修之间的碰撞吗?果然破坏力惊人,让人忍不住心生惊叹,心驰神往!”

  古老王座上的叶无缺眸光发亮,神情有些亢奋,心中的热血和战意也越发的高涨起来。

  霍青山和陈鹤的对决已经开始体现出作为修炼方式当中战力最强的体修与剑修这两者的强大!

  “嗡”“轰”

  黄紫两色直直飙射上百丈高空,虚空之上轰向不绝,而整个古金战台中央之处依然笼罩着浓郁的元力光芒,不过在光芒最为浓烈的中心地带,却不断传荡出碰响声,似乎正有两股力量在其中发生着剧烈的碰撞!

  “唰”

  紫火雷炎剑斜斩而下,剑光霍霍,剑气如影随形,陈鹤一剑在手,长剑横扫八方,施展出了一套极为精妙的剑法,竟然选择了与霍青山近战搏杀!

  剑法名为紫云十三剑,剑意浑绵,剑势柔中带刚,施展开来,犹如一片片天边紫云变化无常,练到极致足以泼墨不进,如行云布雨般连绵不绝,一剑快似一剑,一剑险似一剑,最终剑锋所指,十三片紫云尽数浮现周身,围击敌人。

  陈鹤此刻每一剑斩出,都有一片紫云幻化身侧,他斩向霍青山十三剑,每一剑都宛如天成,挥洒自如,完美无缺,周身十三片紫云全部浮现,这套紫云十三剑早已经被陈鹤练到了大圆满境界。

  其实不论是陈鹤,还是风采臣,或是周典,他们看起来只要一旦战斗,就立刻是剑气喷涌,剑光狂飙,一剑斩出,声势浩大,纵横八方。

  但又有谁知道他们刚刚开始练剑的时候,为了重复一个普普通通的剑招,可以从早到晚只练习这一招,只是不停的反复刺、斩、撩,这当中的枯燥和煎熬是他人根本无法想像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的就只是掌握一套普普通通的剑法,为的只是能剑出随己心,彻底的吃透这套剑法,哪怕你是万年难遇的天才,你也不可能生来就无师自通的随意使出剑气、剑光和剑意。

  铸剑主城的三人能有如今的成就,是他们从最基础的剑法当中一步步走来的,从初窥门径,到小有所成,再到登堂入室,最后再到炉火纯青乃至出神入化,这当中的艰辛很汗水不足为外人道也。

  紫云十三剑正是陈鹤一切剑气、剑意的来源基础,他手中的紫火雷炎剑,也是炼透紫云十三剑之后亲手打造的,可以说,没有紫云十三剑,就没有如今的陈鹤,而这套紫云十三剑施展出来,并没有任何的剑意,但用来和敌人近战搏杀却是再合适不过。

  “嘭”“铿锵”

  霍青山沙包大的拳头弥漫土黄色元力抡起砸下,与陈鹤的紫火雷炎剑撞在了一起,立刻迸发出点点火星!

  岳山主城的三个大胖子都是炼体修士,从小锤炼肉身,更是习练力皇拔天功,一身土黄色元力乃是至浑至厚的土系元力,最重防御,用来和体修的近战搏杀相结合可谓是如虎添翼。

  “嘭”

  点点火星四散,陈鹤感觉到从紫火雷炎剑传来的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身形倒退不止,剑身上燃烧的紫火似乎对霍青山杀伤力不显,不由暗叹,若是轮近战搏杀,他还是远不及霍青山的。

  一拳逼退陈鹤,霍青山眼中的战意更浓,刚刚陈鹤施展的一套精妙剑法让他感觉到仿佛雷云铺面,风雷之声乍响不绝,眼皮都被割的生疼。

  “要论近战搏杀之力,终究还是体修称雄,但剑修一旦拉开一定距离,那么也可怕无比,两者各有所长,谁比谁强不好说,看来还是要凭双方具体的修为和境界以及战力。”

  战场上的陈鹤、霍青山一战让叶无缺心中有所悟,剑体之战还是要看个人修为。

  “吟”

  身形倒退的陈鹤目光一凝,周身平息下来的剑气再度喷涌而出,长剑之上缭绕的雷火更汹三分!

  一股高温陡然间从陈鹤周身散发看来,察觉到这一点的霍青山心中一凛,但他不惧,决定先下手为强!

  “咚”

  右脚重重一蹬,霍青山壮如铁塔的身形高高跳起,身后力皇虚影轰然膨胀,从原来的三丈膨胀到五丈大小!

  “轰”

  一股可怕的威势从虚空之上铺散开来,霍青山双手合十,高举头顶,身后力皇虚影同样如此动作,一股股浓郁无比的土黄色元力翻涌而起,完全笼罩了霍青山!

  “力皇盖世!”

  一声大喝响彻八方,霍青山和身后的力皇虚影合二为一,远远望去,虚空之上,一道五丈大小的力皇虚影双手合十高举头顶,脚踏八方,威势凌天,随着霍青山这声大喝,力皇虚影犹如从天而将的陨星一般朝着陈鹤轰然砸来!

  气势恐怖无比,可怕的力量再加上极速下坠夹带而来的力道,从天而降的霍青山就像一座倒塌而来的山峰!

  “吟”

  陈鹤手持紫火雷炎剑,剑身雷火暴涨,他周身的剑气亦是暴涨,眸光当中紫意翻腾,折射出了一对剑影,随即陈鹤神色一凝,抬手,挥剑,仅仅两个动作,却仿佛整个周遭都突然亮了起来!

  “紫火剑意!”

  一声低语平平淡淡,整个古金战台却好像突然间被一股紫意沾染!

  “嗡”“轰隆隆”

  一道比之先前还要璀璨的紫色剑光横空出世,紫火弥漫,仿佛这方天地都被紫色雷火灌满,惊雷不绝!

  “咚”“嘭”“轰隆隆”

  力皇虚影和紫火剑意虚空相撞,两股无比恐怖的力量各自爆发出惊心动魄的可怕力量,波动弥漫整整七八个呼吸才缓缓散开,不过就在此时,一道平平淡淡的声音再度响起!

  “雷炎剑意!”

  “轰”

  微微平息下来的波动随着这道声音再度翻腾起比之方才更可怕三倍的力量!

  “嗡”

  一道好似完全由火焰组成的巨大光剑戳破还在弥漫的黄紫二色元力光芒,呈横斩之势,重重撞在了某处!

  “嗡”

  一道浓郁到极限的土黄色元力缭绕而起,随之响起的还有霍青山一声怒吼!

  “一招定胜负吧!陈鹤!力皇无极!”

  “轰隆隆”

  整个古金战台好似突然一震,仿佛被上百头巨象齐齐踏过,澎湃起无边的力量!

  “轰隆隆”“咚”

  十来个呼吸之后,整个古金战台战场才归于了平静,耀眼无比的元力光芒不甘的缓缓消散一空,露出了其中一高一矮两道身影。

  霍青山右拳停在了陈鹤的胸口,而陈鹤手中的长剑却悬在了霍青山的咽喉处。

  这一结果使得所有人都有些疑惑,到底是谁赢了.“噗”“噗”

  两道口吐鲜血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霍青山和陈鹤同时吐出了一口鲜血,两人的脸色俱都变得有些苍白。

  “呼”

  霍青山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右拳,陈鹤也随即收回了自己的长剑,却发现肩头按上了一只大手,耳边更是想起了霍青山心服口服的声音:“这一战是我输了,哈哈哈哈,陈鹤,你的剑果然犀利!”

  陈鹤目光一动,朝着霍青山点点头。

  圣光长老的声音再一次从虚空之上响彻开来:“铸剑主城陈鹤获胜,晋级下一轮。”

  “轰”

  古金战台再度被欢呼声占据,霍青山和陈鹤的这一战可以说让所有人看的心神晃动,心驰神往。

  霍青山的近战搏杀,陈鹤的无穷剑光,交缠在一起时是多么的令人热血沸腾,血脉喷张!

  最终陈鹤略胜一筹,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不过随即古金战台的欢呼声便平息了下来,因为所有人都忽然想起,接下来的最后一战当中,即将出场的却是那个东土排名第二的天才,窦天!

  “五强最后一战,荒天主城窦天,对战浮幽主城夏幽。”

  “轰”

  更^新:S最:快6上US酷:匠网

  一股比刚刚更热烈数倍的欢呼声响彻云霄,因为窦天终于要出场了!

  古老王座上的夏幽缓缓站起身来,妖娆的身躯凹凸有致,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吸引力。她长相不似莫红莲那样如同盛开红莲,也不似纳兰嫣那般英气无比,夏幽就如同一株盛开在夏季夜晚的昙花。

  寂静幽然,但他人只是注意到夏幽的幽冷,却忽略了她的美丽,论长相,夏幽也不输于莫红莲纳兰嫣。

  对于自己的对手会是那个强大无比的窦天,夏幽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惊慌,依然保持着冷静。

  因为浮幽主城自幼培养的便是刺客,想要成为刺客,就必须有一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心,情绪不能有大的起伏,否则若是刺杀敌人时产生了害怕、恐惧等负面情绪,那么最终丧命的只能是自己。

  所以尽管明知道自己败多胜少,但夏幽却仍可以保持着冷静的心境,因为她是一个合格的刺客。

  这一次,全力以赴就好,胜败已被夏幽抛诸脑后,她也想要亲身体会一下这个整个东土排名第二的天才,究竟是如何的厉害!

  “咻”

  化成一道幽光,夏幽站上了古金战台的战场,目光幽静,直视窦天。

  一步一步缓缓前行,从古老王座站起身来的窦天向着古金战台走去,整个古金战台刹那间爆发出了最为热烈的欢呼声!

  龙行虎步,如渊如海,周身淡淡寒意弥漫,窦天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从一座千年冰山中走出,冰冷,强大。

  缓步走到战场之上,负手而立的窦天看了夏幽一眼,凝冰的目光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静静开口,声音虽然不高,但却传遍整个古金战台。

  “在我和莫不凡一战之前,只有两个人有资格可以让我热热身,一个是风采臣,一个是叶无缺,不过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而你,不在此列。”

  此话一出,整个古金战台都为之一寂!

  紧接着几乎全部的目光都聚集到那个端坐在古老王座上的黑袍少年!

  神色一凝,叶无缺的眸光刹时锋锐如天刀,披肩的黑发飘扬,心中的战意也随着缓缓沸腾!

  “仅仅是热身的资格么……”

  这一刻的叶无缺喃喃一语,眸光如电。

  说完这句话的窦天从身后伸出了一只右手,悬于身前,接着又说了两个字:“来吧。”

  和窦天遥遥相对的夏幽一双泛着幽光的眸子内精芒一闪而逝,窦天的话传进她的耳朵里,却没有让夏幽产生愤怒,只是心中的那抹战意更盛一分!

  浮幽主城的人从不说没用的话,她们只会以真实的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意志。

  “轰”

  道道幽光犹如幽暗色的布幕般缭绕而起,将夏幽完全的包裹进去,两只暗匕显化而出,被她握在手中,一股幽冷、清寒的气息卷荡而开!

  “咻”

  身形极速闪动,夏幽犹如一阵奔袭在夜晚里的母豹子,悄无声息却散发出致命的可怕气息!

  只是五步,夏幽便已经欺身到窦天身前三丈之内!

  “浮幽碎空斩!”

  一声轻喝,夏幽双手暗匕虚空交错,顿时一道巨大的幽暗匕影幻化而出,紧接着这道匕影蓦地以一化三,变作了三道,从三个方向以不同的速度斩向静立不动的窦天!

  “嗡”

  虚空仿佛都被切割而开,三道幽暗匕影带起的锋锐气息回荡起呜呜的响声!

  然而,面对夏幽的出手,窦天面无表情,悬于身前的右手掌心向下,就这么微微朝下一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