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处古老、幽深、血腥之处,不知处于何地,不知处于何方。

  只知道在这片空间内,有着一条血海在荡漾、翻腾,蔓延无尽远方,仿佛亘古长存,极致古老。

  放眼望去,这是真正的血海!

  不是类似战斗幻化出来的绝学异象,而是真实存在的。

  血海之中,每一个血浪泛起,都会渐起暗红色的鲜血,其内幽光闪烁,哪怕是每一滴血珠之中都蕴含着让人心悸的可怕力量!

  光是这血海之中的一滴水珠,便能将一名命魂大圆满的修士彻底化为乌有!

  但更为诡异的是,在那血海的中央之处,居然漂浮着几具血色长棺,随着血海的翻腾不断起起伏伏,随波逐流,横溢出一种奇诡、腐朽、血腥之意。

  仿佛这些血棺早已漂浮在这里无尽岁月,甚至脱离了时间与空间的束缚。

  每一具血棺,都散发出淡淡的生命波动,似有生灵长眠于其中,一呼一吸间令血海震荡。

  此刻,血海中心略外围之处,有着一具比起其他血棺看起来要袖珍许多的血棺,这具血棺颜色也和其余血棺不同,没有那种仿佛沉睡在古老时光里的暗红,而是散发着一种代表着活力与生命的鲜红之意!

  棺身上不断有鲜红之意流转,仿佛由上好的血水晶雕琢而成的一般。

  然而,就在下一刹,从这具鲜红血棺内,突然响起了砰砰砰的声音!

  周遭的血海都随着这突如其来的震动声开始荡漾起来,一股惊人的气息滚荡而起,这一处血海居然缓缓沸腾而起!

  嘭!

  终于,这具血棺上的棺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里向外推开,其内顿时漂浮出一股股浓郁无比血色光辉,赫然正是血灵元!

  与此同时,在那血棺的边缘处,一只苍白毫无半点血色的手掌悄然出现!

  下一刹,一道身影从血棺之内坐起!

  这分明就是一个女子!

  一头长发飘扬,居然是黑红相间,垂落而下,散发着淡淡的血色光辉,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上,五官精致,算得上是极美的女子,但看起来却给人一种心灵颤栗之意!

  因为这女子的那双眼睛,漆黑而血红,从中折射出幽幽的血芒,诡异渗人,如能洞穿人的心灵,窥伺到最深处的秘密。

  这女子苍白无血色的脸庞在她从血棺中坐起后,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起来,周身翻涌的血灵元不断从血海之中吸收着精气,补充自身。

  但对此她却是不闻不顾,那折射出幽幽血芒的双瞳之中,缓缓涌现出一股森然的杀机!

  浓烈的杀意从此女身上卷荡而起,扩散八方,令血海荡漾。

  “叶无缺……”

  仿佛因为许久没有说话的原因,这三个字从此女口中响起,带着一种渗人的沙哑,可却奔腾着沛然的杀机。

  如果叶无缺在此,一定会认出来,此女正是燕清舞!

  “十年苦功,居然在功德圆满之时一朝丧尽……而且还浪费了一具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血肉分身!叶无缺啊叶无缺……你若不死,我如何能心安?”

  燕清舞的低语声响起,最终外泄的杀机全部消失不见,旋即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缓缓张开,其内居然漂浮着一团约莫半个拳头大小散发着黯淡之意的血光团!

  凝视着这个血光团,燕清舞的眸子缓缓变得柔和下来,且目光深处,还涌出了一种极其细微但却疯狂渴望的奇异之意!

  “烈……你放心,我一定让你重获新生,让你从头再来……”

  ……

  天断大峡谷,震天动地的战斗已经全部结束,随着冥九初与冥奴的陨落,彻底的落幕。

  青冥三宗内天涯海阁与心痕梦魇宗的弟子,此刻全都被封印了修为,手无缚鸡之力,个个面色苍白,带着无限恐惧瘫倒在地,看着不远处浮尸大地的青冥神宫弟子,如同烂泥。

  “青冥神宫,倒行逆施,视凡人性命如蝼蚁,为祭炼血灵元而犯下滔天杀孽,其罪难容!更是发动超级宗派战争,使得中州大地生灵涂炭,血流千里,其罪难容!”

  “今日在此,凡青冥神宫者,杀无赦!”

  天铮圣主与西来剑主傲立虚空,浑身上下散发出铁厉的气息,语气冰冷而无情。

  此刻,除却心痕梦魇宗和天涯海阁的弟子,所有的青冥神宫弟子全部授首,一个不留!

  对于青冥神宫这个发动战争的始作俑者,无论是诸天圣道还是藏剑冢,都不可能放过“也从今日开始,北天域内,青冥神宫……就此除名!”

  天铮圣主的声音中恍若带着无穷奔腾的雷霆,咆哮九天,伴随着雄浑无比的神魂之力散发出,震动了九天十地,彻底传出了天断大峡谷,传进了无数关注着天断大峡谷内五大超级宗派大战的北天域散修的耳朵之中。

  刹那间,无数散修心中都仿佛掀起了滔天的风暴!

  五大超级宗派大战,最终得胜的居然是诸天圣道与藏剑冢一方!

  而作为发动战争的青冥三宗,居然被杀得大败,其中始作俑者青冥神宫,更是被彻底覆灭!

  如此消息根本就是足以让北天域产生惊天大地震!

  五大超级宗派,个个传承悠久岁月,坐镇北天域一方,源远流长,几乎与世同存。

  可就在今日,其中之一,隐隐实力最强的青冥神宫,居然就这么一朝坍塌,全宗被毁。

  一旦这个消息彻底在北天域传荡开来,难以想象到底会造成怎样的风暴!

  反正天断大峡谷内,无数散修已经开始行动起来,要将这场战斗的结果宣扬出去。

  那些心痕梦魇宗和天涯海阁的弟子在听到天铮圣主的话之后,个个更是骇的面无人色,剧烈的颤抖起来。

  青冥神宫自上到下,全部被屠尽,一个不剩,这是何等的惨烈和可怕?

  那么他们呢?

  诸天圣道和藏剑冢又会如何对付他们?

  嗡!

  突然,苍穹之上,五道流光坠落而下,傲立虚空,仿佛五轮大日,泼散无尽的光和热!

  引得所有心痕梦魇宗与天涯海阁弟子颤颤巍巍的抬起头,也引得所有诸天圣道与藏剑冢弟子抬起头,但他们却是满脸的激动与热血。

  在所有人的目光尽头,虚空之上,五道身影并肩而立,其中两道身影最为璀璨夺目!

  叶无缺,黑发激荡,眸光深邃而明亮,身背古老棺椁,长身而立,身后七彩大日腾腾跳动,让他彻底沐浴在七彩神辉当中,天纵神武,如战神临尘,光耀璀璨!

  风采臣,眸光清亮,身背古朴长剑,身后清澈透明大日照映十方,无上锋锐之意荡漾开来,席卷虚空,若剑神降世,独尊苍穹!

  “此番大战,我诸天圣道与藏剑冢之所以能获胜,除了两宗弟子长老奋不顾身,勇猛杀敌,一往无前之外,最大的功绩便是在两人身上。”

  天涯圣主的声音缓缓响彻八方,带着一种铿锵的笑意,回荡在天上地下。

  “那便是我诸天圣道的圣子,与藏剑冢的剑之子!”

  一边开口,天涯圣主分别指向了叶无缺与风采臣。

  “若无他二人于危急关头崛起,斩杀冥九初,又灭掉冥奴,此战,我们根本无法获胜。”

  带着浓浓的赞叹之意,天涯圣主继续开口。

  “他二人,理应享受万丈荣光,极尽荣耀!”

  而此刻,这方天地之间,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叶无缺与风采臣的身上。

  尤其是叶无缺!

  诸天圣道的弟子知道,如果没有圣子几次力挽狂澜,浴血奋战,于关键之处破敌,根本就换不来如今胜利的果实。

  圣子为此更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独斗烟视媚行,差一点就身死陨落。

  哪怕是藏剑冢的弟子此刻亦是盯着叶无缺,看着这位诸天圣道的圣子,高傲如他们剑修,也对其心服口服。

  毕竟风采臣施展斩我明道诀时,很多人都看到了,叶无缺更是为其护道,颤抖冥九初。

  换句话说,若没有叶无缺,他们的剑之子风采臣也不会打破桎梏,续上前路,更进一步。

  “圣子!剑之子!”

  大地之上,不知是谁带头高呼了一句,顿时震天动地的呐喊声和欢呼声响彻开来!

  “圣子!剑之子……”

  仅剩二十万左右的诸天圣道弟子最前列,西门尊持枪而立,幽深的眸子仰望苍穹,虽满身血污,但却笑意深深。

  聂皓宗手持紫色巨斧,看向叶无缺的目光内闪过了一抹叹服和尊敬。

  ◇更;'新'最3●快N上w酷匠网/

  窦天、秋海月、方赫等人站在一起,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此刻都洋溢着无比的喜悦,盯着叶无缺的眼神充满了笑意和自豪。

  莫红莲轻轻扶着纳兰嫣,红唇含笑,而纳兰嫣的脸上,不知何时蒙上了厚厚的面纱,但其上却沾染着嫣红的血迹,唯有一双美眸显露而出,虽然亦是含着笑意,可其内却弥漫着一种哀伤之意。

  天地间,带着无限尊敬与狂热的声音久久不绝,回荡云霄。

  虚空之上,风采臣缓缓退后一步,从原本与叶无缺的并肩,到立于叶无缺的身后。

  这一举动,证明着在风采臣的心中,叶无缺才是此战最大的功臣,他应该享受最多的荣耀和最浓烈的欢呼。

  这一刻,叶无缺成了这片苍穹之下的绝对主角!

  然而,他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志得意满的神情,只是嘴角淡淡含笑,左手轻抚身后如意彼岸棺,低声开口道:“娇雪,青冥神宫从今日彻底覆灭,你的仇,终于报了……”

  当欢呼声与呐喊声缓缓平息之后,天涯圣主的声音再一次响彻,但这一次却是带上了一丝冷意。

  深邃睿智的目光横扫下来,所有天涯海阁与心痕梦魇宗残余的弟子都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被一股无法想像的恐怖力量洞悉,毫无保留。

  “青冥神宫其罪难恕,一个不留,本来心痕梦魇宗与天涯海阁也应该付出代价,但尔等毕竟是宗内弟子,需服从命令,如今两宗高层都已经死绝,我等也不会再枉造杀孽。”

  “从今日开始,你们所有人,在诸天圣道与藏剑冢之下服刑十年,以赎罪孽,十年期满后,才能恢复自由之身,尔等,可有怨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