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处虚空战场之内,两轮千丈魂阳不断轰击碰撞,掀起的波动横溢十方!

  两轮千丈魂阳之内,各有一道峥嵘身影!

  其中那轮若魔日般魂阳内,乃是一名须发皆黑的老者,身着幽黑长袍,猎猎作响,面容古拙,一双眸子却仿佛闪耀着似真似假的奇异光芒,如同其瞳孔内在演化两方世界,亦真亦假,彼此交相辉映。

  此人正是心痕梦魇宗的副宗主虚衍梦主金泉!

  而另一道身影,则头发半黑半白,面容却极其年轻,犹如双十少年,但一对眸子却闪过沧桑之意,既像一名少年白了头,又像屹立岁月而不衰的大能,给人感觉十分的奇特。

  与虚衍梦主对战的正是诸天圣道的副宗主黑白圣主!

  但更加诡异的是,在他们二人的身后,除却腾腾跳动的千丈魂阳之外,还各有另一道足有千丈大小的漆黑虚影横空出世!

  那是两枚造型古朴的钉子!

  钉头一点寒光闪烁,在一个呼吸内各自连闪九次,钉子的虚影也同时模糊了九次,刺破虚空,那是速度快到极致后才有的视觉错感!

  随着钉子虚影最后一次的模糊结束后,虚空当中迸发出九点逼人森然的寒星,仿佛有时空妖灵在彼此疯狂碰撞,澎湃出来的力量吞没虚空,甚至连空间黑洞都彻底吞没。

  嗡!

  当钉杀出的诛魔神钉虚影重新悬浮到黑白圣主的身后,竖立虚空,钉头一点寒光,钉身漆黑,散发出一种震天动地的煞气!

  仿佛此钉可以击穿一切,灭杀一切,无人可挡!

  这是属于绝世凶器才有的气息,当真是让人心惊胆颤,连看上一眼都眼皮生疼,刺目无比。

  虚衍梦主那里,亦是如此景象。

  他们二人,竟各自持有一枚诛魔神钉,以此相互攻伐,不断大战。

  但明眼人显然能看出来,黑白圣主却是占据着上风,而虚衍梦主则是落在下风。

  此刻,两人遥遥相对,虚衍梦主那双闪耀着亦真亦假奇异光芒的眸子盯着黑白圣主,在那眸子最深处,却是涌出了一抹诡色。

  “诛魔神钉这等绝世凶器,从你金泉手里使出来,真的是浪费了。”

  黑白圣主的声音响彻开来,带着一丝铿锵与霸道!

  “哼!万江流,你的诛魔神钉也没有强到哪里去!”

  虚衍梦主一声冷哼,看起来似乎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与他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j酷匠,网‘首$发df

  这一点,立刻就被黑白圣主所察觉到了,他觉得金泉隐隐仿佛透着一抹诡异之意。

  但现在乃是重要时刻,每一点时间的流逝,或许就意味着下方主战场更多的诸天圣道弟子丧命,必须尽快解决战斗!

  因为黑白圣主知道,一旦有类似他这种级别的战力空缺出来,那么将会产生无法想像的力量,甚至足以从根本上对这场战斗造成影响,甚至让胜利到来。

  所以,此刻在黑白圣主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解决眼前的虚衍梦主。

  黑白圣主对此很有信心!

  嗡!

  黑白圣主行走虚空,如霸帝出巡,一步踏下仿佛能压塌天地,手掐大印,演化玄奥轨迹,最终虚空出现一轮黑白相间的太极图案!

  黑白太极轮转不休,每一次轮转都犹如道尽生灭之意,白面转生,黑面转死,黑白轮转,审判生死!

  “轮回生死印!”

  嗡!

  黑白圣主双手同样变成一黑一白,身后黑白阴阳大日腾腾跳动,推动黑白太极攻杀虚衍梦主而去,虚空荡起无穷涟漪,一股生死轮回之感昭然天地!

  再度出手,黑白圣主强势无比!

  虚衍梦主瞳孔微微一凝,因为他能从黑白圣主此番出手当中感觉到一股强烈至极的危险感,甚至体表的皮肤在感受到那轮回之感时都开始微微发麻!

  虽同为命魂境后期巅峰修士,但虚衍梦主不得不承认,比起黑白圣主,自己的确略逊一筹。

  “可惜啊!万江流,你马上就要死了!”

  虚衍梦主心中冷笑,但表面上却是须发狂舞,整个人同样爆发出最为惊人的修为波动!

  “虚幻真界!镇压八方!”

  一声低喝,虚衍梦主眼中爆发出惊人的光芒,仿佛从其内真的投射出一个虚幻的世界,如同从现实空间内割裂出来,独自存在,散发着惊人的波动,直接撞向黑白圣主!

  轰隆隆!

  两名命魂境后期巅峰的大高手交战在一起,生死印与虚幻真界彼此交织在苍穹,不断的相互碰撞,而身后的诛魔神钉更是再一次各自闪烁而出,虚空不断交击!

  这一次,黑白圣主没有丝毫的保留,直接动用了最强手段,要彻底镇杀虚衍梦主!

  战斗瞬间就进入了一种极点,两道人影顿时就胶着在了一起!

  体内黑白元力狂涌,黑白圣主长发狂舞,双臂与虚衍梦主的双臂交轰在一起!

  虚衍梦主一步踏出,却是死死贴住了黑白圣主,仿佛要在近距离内绝杀对手。

  一股让人心悸的波动和巨大吸力从两人交轰的双臂之中横溢而出,周遭方圆数万丈内乃是不断奔腾的元力光芒,无匹的战斗绝学不断爆发出可怕的杀伤力!

  黑白圣主目光一闪,因为他赫然发觉虚衍梦主似乎是故意如此,以巨大的吸力吸扯自己。

  但如此大好战机黑白圣主又岂会错过?

  “轮回潜杀!”

  黑白圣主心念一动,轮回生死印当中的杀招便轰然使出,以黑白双手为基础,元力滚荡而出,如同化成了洗礼轮回的瀑布,以双臂为原点,直直冲入虚衍梦主的体内!

  轰隆隆!

  虚衍梦主瞬间变色,忍不住闷哼一声,嘴角都开始溢出鲜血!

  按照道理说,到了这一步,虚衍梦主最好的应对方法便是直接避开,驱除体内的攻击才是上策,但此刻的虚衍梦主非但没有后撤,而是继续疯狂催动体内元力所化成吸力,将黑白圣主牢牢与自己吸附在一起。

  甚至为此不管体内的伤势,那对眸子当中涌出了血丝,目光深处闪过了一抹疯狂!

  嗡!

  就在此时,黑白圣主身后约莫十丈之外的虚空之中,陡然悄无声息的撕开了一道裂缝,从中极速飘出了一具散发出血色光辉的血棺!

  血棺出现的如此恰到好处,正好在黑白圣主与虚衍梦主胶着的瞬间,仿佛这一切都是早已计划好的一般!

  而在那血棺之上,一道人影长身而立,身后浮现出六颗血光滔滔的魄月!

  此人,正是和叶无缺交手一记后潜入虚空后消失已久的君山烈!

  不过此刻君山烈双目紧闭,但那张桀骜的脸上却是闪烁着一抹疯狂,身后六颗血魄更是诡异的相连,形成一种特殊的联系,更有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缓缓蒸腾!

  君山烈的后方,那一直盘坐着的轻灵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在她的身前漂浮着一根足有一尺长的血针,如万般魔血凝成,正散发出一种可破天下万物的可怖气息!

  但最为诡异和可怕的是,明明君山烈已经出现,但在那血棺的血色光辉下,居然没有丝毫的波动泄露出来,最起码黑白圣主没有半点的感应!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只有虚衍梦主!

  看到君山烈出现后,虚衍梦主目光深处的那一抹诡异之色终于化成了浓浓得逞的笑意!

  血棺的速度快到了极限,十丈的距离几乎瞬间到达!

  当君山烈与黑白圣主之间的距离只剩下最后的三丈时,他紧闭的双眼终于豁然睁开!

  “成败在此一举,不成功便成仁!但我君山烈乃是天命之人,此生注定辉煌,注定雄踞苍穹之下!来吧!我的崛起之路,就从现在开始!第七颗血魄……”

  君山烈那骤然睁开的双眼之中,仿佛有无尽血光在奔腾,周身的血灵元如同长江大河一般轰然卷荡!

  另一边,虚衍梦主突然爆发出体内全部的力量,将澎湃出来的吸力再度增强一倍!

  “哈哈哈哈!万江流!你……活到头了!”

  虚衍梦主这般开口,语气当中有种奸计得逞的嘿然畅快之意!

  与此同时,血棺之上的轻灵女子娇躯蓦然一颤,明明毫无修为波动,但她身上却骤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而悬浮在她身前那根一尺来长的血针突然爆发出滔天的血色光辉,咻地一声便洞穿虚空而去,目标直指黑白圣主!

  黑白圣主在虚衍梦主大笑时的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至极的危险感,甚至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开始颤栗!

  他想要抽身,但虚衍梦主却以巨大的吸力牢牢的吸附住他,让他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挣脱!

  而下一刹,他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道无法形容的邪恶却炙热的波动轰然来袭!

  刹那间,黑白圣主便明白了过来,自己很有可能已经中计了!

  这是一个精心预谋,策划了很久很久的计划!

  为的就是将自己逼入绝境!

  此乃他一生之中的杀劫!

  这一瞬间,黑白圣主那对沧桑的眸子盯着对面的虚衍梦主,其内闪过了一抹厉然!

  噗哧!

  血针洞穿虚空,从黑白圣主的背后狠狠扎进,一举没入其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