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堑屏障下,长身而立的叶无缺此刻自然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因为他此刻沉寂在一种特殊的境地当中,仿佛脑海中有万千道玄妙无比的光团一一在他眼前划过,每一道光团都仿佛变成了一个好玩的玩具,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奥秘。

  叶无缺看到了一个光团之后,立刻就被吸引,开始观察这个光团内的秘密,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发现自己完全沉浸于其中,最终甚至出手揭开秘密才能最终圆满。

  而每当一个光团的奥秘被叶无缺彻底揭开之后,就会又新的光团再度出现,又会出现的新的奥秘,便再度吸引住了叶无缺,让他去探索,去了解,直接动手最终揭开。

  如此这般,叶无缺便仿佛陷入了这样的循环当中,他如痴如醉,更是乐此不疲,一点也不感觉到鼓噪和乏味,反而每揭开一个光团奥秘,他就有一种自身有所收获的圆满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

  叶无缺沉溺其中,心中想的只有一个个光团的奥秘,想要全部揭开他们。

  一瞬仿佛永恒,永恒又如同一瞬。

  当叶无缺揭开了眼前全部光团的奥秘之后,这才发觉再也没有新的光团出现。

  就在这一瞬,他甚至感觉到了一丝茫然,一丝无措,仿佛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将去往何处,甚至连时间的流逝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缓缓地,一种名为袭上心头,叶无缺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暖洋洋的,仿佛泡在了温泉当中,极为的舒服,而且心中还有着另外的一种明悟。

  “那些光团……是就是一个个的禁制么?”

  心神回归,叶无缺脑袋瞬间清明了起来,也就在此时,正是叶无缺周身绽放出直冲云霄的九丈禁制灵光!

  不过还没等到叶无缺来的及睁开眼睛,他便听到了来自师父的吼声!

  “老家伙!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战阵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

  天战长老的语气当中带着一丝怒意,根本就是发火了的样子,这让叶无缺心中顿时一惊,赶忙睁开了眼睛。

  但旋即叶无缺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之力似乎发生了变化。

  他赫然发觉自己的神魂之力仿佛经过了一次洗礼和淬炼一般!

  之前因为修为突飞猛进的缘故,叶无缺的神魂之力也有魂士正式破入了大魂士的境界。

  之后便一直停滞,想要再进一步,在叶无缺看来,除非他的修为真正破入命魂境才有可能,但现在他大魂士的神魂之力虽然没有发生质变,但却有了一丝精进,质量也更精纯。

  就仿佛一块精铁再度经历多日捶打,将其内更是的杂质给生生排出来了一般。

  “刚刚那是禁制一道的‘禁道启灵指’,类似于战阵一道的临摹阵图,除了战阵一道,你在禁制一道上同样有着天赋,而之所以你的神魂之力会被提纯,是因为这算是禁制一道对于有禁道天赋之人的一种赏赐。”

  空的声音在叶无缺的脑海中响起,为他解惑。

  叶无缺此刻心中真是有些复杂,没想到他居然还有禁制一道的天赋,那么也就是说他若是肯静下心来钻研禁制一道,必然会成为一名禁道师。

  但是对于禁道师,叶无缺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刚刚启蒙之时,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至少三五年来打磨禁制一道最为基础的各种原始禁制,而且没有任何的捷径,只有水磨工夫。

  而对于现在的叶无缺来说,时间就是一切。

  如果他没有其他执念傍身,或许真的会好好一边修练一边兼修战阵一道与禁制一道,争取成为有史以来极为罕见真正的战禁双绝!

  可是他心中最为迫切的是拆开福伯留下的信,找寻自己的身世之谜和福伯,没有时间再消耗在禁制一道上面了。

  一念及此,叶无缺也是蔚然一叹。

  “老东西!我说的不清楚么?无缺拥有超绝品的禁制一道资质,乃是我平生仅见的最高资质,他根本就是为禁制一道而生的!这样的良才美玉应该踏入禁制一道,将来甚至能成为禁道大宗师!他应该拜入我禁道宫!”

  /}酷匠L网正U版6首发(c

  就在这时,天禁长老的声音拔高了八度,响起了起来!

  “我呸!什么禁道大宗师!无缺早已经拜入我战阵宫下,是我最小的徒弟,他现在就已经是战阵师了,而且他在战阵一道上才具有无敌的资质,并且才会已经显露出来了!他注定是战阵一道不出世的奇才!此生只会是战阵师,而且说不定能恢复远古战阵师的荣耀!”

  天战长老简直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他完全没有想到天禁长老居然这么不要脸,非但无缘无故的对无缺用出禁道启灵指,现在更是居然要无缺拜入禁道宫!

  “哼!老东西,我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我知道了无缺禁制一道的超绝资质,不管你这个老东西说什么,无缺这个徒弟我也收定了!”

  天禁长老的语气变得斩钉截铁,似乎没有任何斡旋的余地。

  “可恶!你这个老家伙是在耍狠么?其他东西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要无缺拜入你禁道宫,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乘早死了这条心吧!”

  天战长老此刻简直就是气得只咬牙,同样语气极为干脆,根本不给天禁长老任何面子。

  “你不同又怎么样?只要无缺同意就行,你说了不算!现在无缺可是我诸天圣道的圣子,你个老东西难不成还敢压迫他?”

  天禁长老毕竟是女子,心思比起天战长老要细腻的多,这一开口,立刻便是一针见血。

  “你……真是气死我了!哼!我还就不信了,无缺,你说,这个老家伙她要逼你拜入禁道宫,你可千万不能答应,你注定是战阵一道的绝世奇才,绝对不能浪费你的资质,除了元力修练外,一心一意学好战阵一道就行。”

  “无缺,你不要听这个老东西胡言乱语,你的禁制一道资质乃是我生平仅见,而且你才十五岁,根本一点都不晚,只要你静下心来好好学习,再加上我的指导,不出三年就会有极大的成就!”

  “哇呀呀!气死老夫了!”

  “哼!怎么?说不过我就要发火?还是要来做过一场?那就来吧!”

  ……

  两位长老彼此见根本谈不到一起,顿时全部对着叶无缺开口,甚至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一个要保住叶无缺,一个要抢叶无缺,这种场面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此刻无论是翟清、紫菱还是翁清月等三名禁道师,全都傻眼了!

  无论是是天战长老还是天禁长老,平日里都是高深莫测的长老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

  他们作为弟子何曾见过两位长老如此模样,根本就和两个老小孩一般让人哭笑不得!

  天堑屏障下,叶无缺此刻也是哭笑不得,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生到这样一个地步,根本就是出乎了意料。

  自己的师父和天禁长老此刻吵得那叫一个不可开交,听得叶无缺都是满头大汗。

  好在在他的心中,已经早有选择,而且他豁然记起了一件事和一个人,也正是因为想起这件事的缘故,叶无缺决定开口。

  旋即,叶无缺清朗的声音蓦然响彻!

  “师父!长老!您二位可否听弟子一言?”

  此话一出,天战长老和天禁长老这才暂时罢声,偃旗息鼓,想要看叶无缺的态度和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