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再兴从地上赶忙站起身来,走到来人身边微微低下头说道:“皓宗师弟,没想到连你都惊动了,不过此事还是算了,我认栽。”

  陈再兴的这句话让叶无缺眉和西门尊眉头都是一挑,他们怎么会听不出来陈再兴看似是在认栽,却是在来人面前挑拨。

  “认栽?哼!你是我诸天圣道的长老,居然被区区一名弟子如此对待,这算什么?这就是在挑衅诸天圣道的规矩!不管是谁,只要胆敢触犯,就该责罚,绝无幸免!”

  来人一声冷哼,如同刀子般的眸光犀利无比,缓缓看向了叶无缺!

  “就算是你叶无缺……又如何?”

  此人这般开口,分明是认出了叶无缺,但依然如此强势,足见此人的底气。

  陈再兴缓缓走到此人身后低下头颅,面无表情,一副全都交给对方来处理的姿态,但心中却是在偷笑!

  他对来人有着充足的信心,他自己的确无法奈何叶无缺,但来人不同,因为他是那一位的亲子!

  ;u酷匠;~网*A首?发

  更是拥有着超越天冲境的强大修为,已然踏上了融魄之路!

  来人双手垂放身侧,一身灰色武袍,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一道灰色的雾霾风暴,明明立在这里,但却显露一种无法捉摸的气息,眸光更是如同寒潭,幽深而坚韧。

  这人倒是不错,算是个强大的高手。

  这是叶无缺在打量此人之后得出的结论。

  来人名为聂皓宗,乃是十几万老弟子当中号称“三杰”的最后一位,亦是最强大最尊贵的一位!

  聂皓宗看着叶无缺,叶无缺也同样看着他,两人眸光一个幽深如寒潭,一个璀璨如星空,无形之中却仿佛迸发出了火花!

  但聂皓宗心中却是微微一动,他明明已经看出来叶无缺的真实修为,乃是天冲大圆满!

  如此年纪如此修为的确算得上惊才绝艳,让人不得不心中震动,感觉到难以置信,而且对于叶无缺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可也仅仅如此罢了,他聂皓宗早已超越了天冲大圆满,走上了融魄之路,之前刚刚成为融三魄的高手!

  按理不用说天冲大圆满,就是是融双魄的高手看到他也会如临大敌,谨慎无比。

  但这个叶无缺居然如此泰然自若,与自己对视,没有任何的不适,这一点极为的奇怪,也是聂皓宗心中唯一疑惑的地方。

  但是尽管如此想法,但聂皓宗脸色依然冰冷无比,幽深坚韧眸子盯着叶无缺,如有奔雷在其内澎湃!

  “哦……原来你,加上身后那个,再加上地上这个,就是号称老弟子内的‘三杰’,听起来还真是挺唬人的,没想到只是区区一个多月,我诸天圣道倒是多出了不少人。”

  此刻,西门尊已经在叶无缺旁边迅速的将这一个月多来的情况以传音的方式言简意赅的告知了叶无缺,好让他做到心中有数。

  叶无缺也就知道了这些陌生人的身份,原本他有有些奇怪为何会多出这么多陌生的面孔,原来是这么回事。

  旋即,叶无缺对着聂皓宗倒是产生了一丝兴趣,因为此人虽然在“三杰”当中排在第一,但更为不俗的是此人今年才刚过三十岁,就已经是融三魄等级的高手,足以证明此人的不凡!

  以叶无缺如今的眼光,这聂皓宗一身修为又如何能瞒得过他?

  “叶无缺,你虽为我诸天圣道立下汗马功劳,功绩不俗,但这不是你可以以下犯上的理由,陈长老乃是长老,你仗着实力高深便如此对他,这就是目无法纪,哪怕你身具功绩,也必须要罚!”

  聂皓宗似乎认定了这一点,认为叶无缺出手不对,要以宗派的规矩责罚于他。

  很多诸天圣道弟子听到之后,都是为叶无缺着急,但却没有资格插嘴。

  这一个多月以来,聂皓宗此人如同彗星一般崛起,三十一岁的年纪却走上了融魄之路,更是拥有辉煌战绩,在整个诸天圣道内也是声名极大,再加上此人身份特殊,根本无人敢惹。

  好在这聂皓宗似乎最新修炼一道,除了征战之外便是深居简出,不断的修练,轻易不会现身。

  现在聂皓宗闻风而来,又是老弟子那一边的,看情形分明是要为陈再兴出头。

  “以下犯上?目无法纪?呵呵,好大的一顶帽子啊!不过,在给人扣帽子的时候最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搞搞清楚,否则以免自误。”

  叶无缺淡淡开口,负手而立,没有丝毫惧意。

  事实上,以他现在的战力,命魂境之下根本没有人值得他在意,唯有命魂境中期往上的大高手才能让他侧目正视。

  “你在质疑我?”

  聂皓宗双眼微眯,语气生冷,但旋即却是目光微凝,对着身后的陈再兴道:“陈长老,你将事情前前后后的经过都说出来,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见此,叶无缺却是眉头一挑,他原以为这个聂皓宗同样的骄横跋扈,一言不合就会动手,但此刻见此人倒是愿意听人说话,不似言辞般那么的霸道,但若是只听陈再兴的一面之言的话……

  陈再兴当即开口,将一切的事情说了出来,他的确没有撒谎,但在铁游夏和洛水丹那里,完全就是一笔带过,重点却是在说叶无缺从出现后是如何的嚣张,如何的目中无人,直接出手等等。

  说完之后,陈再兴立刻退后,却是若有若无的看了叶无缺一眼,心中冷笑。

  “这么说,是你自持实力强大,便盖压他人了?”

  聂皓宗听完陈再兴的话之后,目光一转,再度看向了叶无缺,仿佛是在质问。

  然而西门尊的声音却在此刻响起!

  “聂师兄,陈长老的话的确没有不实之处,但他却是避重就轻,叶师弟之所以如此,并不是仗势欺人,而是不得不如此。”

  西门尊的话让聂皓宗微微一顿,但还是选择听了下去。

  旋即西门尊便将陈再兴刻意一句带过的那部分详细说来,同样没有夸大。

  “叶师弟与我和铁师弟等人一同经历生死,感情自然深厚,但陈长老的话太过让人寒心,那烈云丹虽然可以治疗铁师弟的伤,但无疑是毁了铁师弟今后的一辈子,甚至还有死亡的可能,此事若发生在师兄你的身上,你待如何?”

  西门尊最后反问聂皓宗,语气深沉。

  与此同时,叶无缺却是俯下身来,在狄红箩的帮助下,将那枚洛水丹喂入了铁游夏的口中。

  之前他在一巴掌扇飞陈再兴的时候,就已经乘机将此丹从陈再兴手中夺来,此刻自然不会再耽搁时间。

  看到这一幕的陈再兴脸色一阵抽搐,顿时对着聂皓宗道:“皓宗师弟,若君他突破在即,这枚洛水丹对他有大用,我也是情急之下才会如此,日月也是如此,但都被叶无缺给一巴掌扇飞,我等是无力对抗他,还请皓宗师弟主持公道!”

  陈再兴这么一说,分明就是在耍无赖,也是不要脸皮,仿佛是在对聂皓宗说你看着办吧!

  聂皓宗面无表情,不知在想着什么,但目光却是一直凝聚在叶无缺身上,直到叶无缺重新站起身来。

  一时间,这里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蓦地,聂皓宗生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正是对着叶无缺开口。

  “这件事不论是你还是陈长老,都有错,但陈长老被你如此对待,颜面丧失,绝不能就此作罢,既如此,那你便接我一招,若是你能接下,此事便就此算了,若是接不下或者你因此受伤,便算作是对你的责罚。”

  “叶无缺,你可敢答应?”

  聂皓宗的话传进叶无缺的耳朵里,却是让叶无缺嘴角露出了一丝古怪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