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坐在小青的背上,叶无缺体悟适应着此刻修为的暴涨,感受着圣道战气宛如开闸洪水般在体内汹涌澎湃,甚至是每一个毛孔都仿佛变成了一座活火山,蒸腾着惊天动地的力量!

  “这种感觉……好强大!如果是现在的我,恐怕一拳就能打爆之前的我!”

  叶无缺眉宇间带着一丝惊意,璀璨眸光当中划过了一抹炙热!

  那千年灵须根与千载空青的交融,其内蕴含的力量超越了他的想象,将他的修为推升到了如斯境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两种天材地宝都极为的稀少,彼此都蕴含着浓郁无比的生机力量,这是其他天材地宝所不具备的再加上叶无缺已经走上极境之路,一身底蕴深厚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所以,叶无缺此番修为的突破根本没有任何的虚浮,圣道战气浩浩荡荡,凝练而磅礴,境界亦是极其稳固。

  至于为何叶无缺不第一时间奔赴前线战场,而是返回十方长河,一是有仇不报非君子,前线战场那里复杂无比,战线拉的极长,持续的战争时间也极为的漫长,毕竟五大超级宗派个个都是庞然大物,小规模的战斗只是蚕食。

  叶无缺一旦进入前线战场,那么根本没有时间再顾忌到这十方长河的八大宗派世家,无论最后是胜是败,这八大宗派世家必然会望风而动。

  二来是因为叶无缺本来就没有飞出去多远,他距离十方长河不过数百里,按小青的速度不过只是半个时辰的飞行时间罢了。

  百里奔袭,灭杀汤厉泉和罗千鹤,根本影响不了叶无缺去前线战场的时间。

  唳!

  似乎感受到了背上主人横溢出来的浓烈杀意,小青一声鸣叫,双翼再度一扬,速度轰然爆发,如同一团青红色的火焰星辰般划过天际,直奔十方长河!

  十方长河,铁锁石桥。

  蓝冥宗大长老、王家大长老、紫游宗大长老三人正指挥着八大宗派世家的弟子修补着破损的铁锁石桥,但这里的气氛依然凝重,似乎还没有从一天一夜之前的大战中恢复。

  每个八大宗派世家的弟子此时都是沉默不语,干着自己的事情,可眼神交汇间却似乎依然残留着一丝震撼。

  “这个小杂种居然能逃出生天!真是气死老夫了!”

  k酷匠☆网~首O5发L

  蓝冥宗大长老此刻老脸依然阴沉,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寒意。

  “我也是难以置信,哪怕是亲眼所见也真的无法相信啊!宗主和汤宗主,那都是高高在上货真价实的命魂境大高手啊!居然留不下他叶无缺!”

  一声感慨,紫游宗大长老则是满脸的感叹,同时还有一抹庆幸,算的上是死里逃生的庆幸,没有被叶无缺给杀掉。

  “总之这个小杂种已经逃走了,现在应该是冲向了前线战场,想来也不会有回来的机会,一定会随着诸天圣道一同覆灭!”

  王家大长老与蓝冥宗大长老一样声音冷硬,对叶无缺也是恨极了,因为叶无缺击杀了王家家主,使得整个王家群龙无首,不得不归附紫游宗。

  他们三人此刻站立的位置,地面上依然残留着大量已经变得暗红的血迹,每每看到这满地的血迹,三人的脸色都会不自然的抽搐一下。

  因为他们脚下的位置正是之前清水剑派宗主浮尸的地方!

  这满地的鲜血正是清水剑派宗主留下的,虽然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但这血迹一时半会儿还消除不了,无疑成了一抹刺眼的红。

  一时间,这三个老家伙都是沉默了下来,目光闪烁,有怨恨、有不甘、更有庆幸。

  好在他们的目光时不时投射到远处的石殿之中,那里宛如呼吸般不断澎湃着两股浩瀚的波动,汤厉泉和罗千鹤的存在无疑是八大宗派世家的定海神针。

  远处,火云商队的人依然没有离开,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愿意触这个霉头,三爷看着三大长老此刻的样子,知道还不是时候。

  而火家两姐妹此刻恐怕是这一处唯一高兴的两人了!

  叶无缺的逃出生天无疑让姐妹二人彻底的放松了下来,为之高兴。

  石殿之内,罗千鹤虽然闭起了双眼在疗伤,但脸色却是很不好看,经过一天一夜的疗伤之后,他赫然发觉体内的伤势似乎极为难对付。

  整整十道光辉形成的杀光在他的体内乱窜,还伴随着一股似水非水,似雷非雷的诡异力量,就仿佛附骨之蛆般难以奈何,若是洗凡境,哪怕是走上融魄之路的融七魄的高手也早就一命呜呼的了。

  好在他有着命魂境高手的底蕴,这才能勉强压制,若是想要全面驱除,需要大量的水磨工夫才行,最少要个把月的时间。

  周身紫色元力汹涌,缓缓散去,罗千鹤睁开了双眼,又看到了断指,老脸更是不自然的抽搐骂了一句:“该死的东西!”

  他的一根无名指不但被叶无缺给生生斩断,更是失去了储物戒,虽说那枚储物戒内东西不多,但个个都是他的心头宝贝啊!

  都是青冥神宫许诺赠与他的修炼资源,现在就这么全部没了。

  更让罗千鹤感觉到惊惧的是他知道叶无缺已经抹去了他储物戒上的血脉之力,换句话说叶无缺很可能已经得到了他储物戒内的东西。

  这一点罗千鹤哪怕想破头也无法想明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叶无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叶无缺身边根本没有任何的诸天圣道长老啊,除非是修为远超他罗千鹤,否则根本无法强行抹除。

  然而就在下一刹,正当罗千鹤在心中不断咒骂叶无缺时,脸色豁然大变,接着一双眸子陡然抬起,似乎透过了石殿看向了虚空之上的某一个方向,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属于汤厉泉的声音同样带着一丝惊疑赫然响彻八方!

  “叶无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回来找死!”

  轰隆隆!

  铁锁石桥之上突然回荡出两声轰鸣,只见两轮千丈魂阳从石殿当中冲出,而在那铁锁石桥的出口尽头,一道修长缓缓踏步而来,缓缓踏入铁锁石桥,浓密黑发披肩,眸光璀璨,涌动着寒意,正是叶无缺!

  “这……这怎么可能!我的眼睛没花吧?”

  “他怎么敢回来?他不怕死吗?”

  蓝冥宗大长老此刻满脸见鬼的表情,甚至在叶无缺的目光骚到他的时候吓得直接往后退,变得面无人色。

  其余长老也是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他们千想万想都无法想明白,叶无缺为何会再一次的回来!

  之前他完全就是拼尽一切方才逃出去的啊!

  怎么会这样?

  嗡!

  汤厉泉和罗千鹤的身影齐齐出现,一前一后降落下来,将叶无缺包围在了铁锁石桥上。

  “小畜生!你居然敢回来?好好好!这一次本宗一定要将你每一根手指都撕下来,以报本宗断指之仇!”

  罗千鹤一双眸子瞬间红了,声音都变得有些尖利起来。

  汤厉泉双眼微眯,却是在查探四周,他觉得叶无缺此番回来极为古怪,根本就是违背常理,难不成是诸天圣道的长老真的出现了?

  “别看了,没有别人,就只有我一人,之所以小爷会回来,目的只有一个……”

  叶无缺长身而立,似乎对于一前一后包围自己的汤厉泉和罗千鹤没有半点在意,他侃侃而谈,姿态从容,峥嵘自显。

  汤厉泉背负双手,眼睛微微眯起,听着叶无缺的话,亦盯着他吗,仿佛在等下文。

  “就是为了送你们这两条老狗上路!”

  冰冷的声音回荡开来,响彻在整个十方长河上,让在场所有人都是脸色狂变!

  “哈哈哈哈哈!小畜生!送我们上路?给本宗跪下吧!”

  叶无缺的话让罗千鹤怒极反笑,身后紫色魂阳腾腾跳动,直接向叶无缺一掌劈来!

  紫色巨掌横空出世,命魂境初期修士一出手就仿佛天崩地裂!

  远处,八大宗派世家的长老这一次全都第一时间便退了出去,尤其是蓝冥宗大长老和王家大长老,此刻一边狂退一边狞笑着看着叶无缺,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真是找死啊!哼!看你这一次还怎么逃!”

  在罗千鹤动手的瞬间,汤厉泉同样伸出了手,禁锢了方圆万丈的空间之力,不让叶无缺有动用空间类绝学的机会!

  一切都仿佛成了定局,叶无缺的行为完全就是在找死。

  然而,就在此刻,叶无缺双手之上再度出现了帝极天宫,随之虚空暴涨,爆发出无匹的波动!

  帝极天宫这一次暴涨到了足足万丈大小,一股无法抗衡的力量从中炸裂,直接向罗千鹤砸去!

  嘭!

  巨大轰鸣响彻,罗千鹤的身影居然直接倒飞了出去,嘴角溢血,老脸上满是惊怒,甚至还带着一丝茫然!

  他死死盯着那万丈大小的帝极天宫,无法想象为何这件极品灵器的威力居然会比一天一夜之前激增十倍有余!

  “这不可能!”

  罗千鹤嘶吼,完全无法相信!

  他堂堂命魂境初期的大高手居然被一名洗凡境用极品灵器给直接崩飞了!

  这方天地瞬间陷入了死寂!

  唯有汤厉泉在脸色极度阴沉下缓缓开口,语气之中亦是带着一丝惊怒之意:“你的修为……你居然突破到了天冲大圆满!”

  此话一出,叶无缺顿时一声长啸,周身圣道战气如金色瀑布炸开,恐怖波动四溢,赫然正是达到了天冲大圆满的地步!

  黑发狂舞,叶无缺眼中杀意奔腾!

  “两条老狗,受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