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仰面躺在小青背上的叶无缺不断咳血,右手紧紧抓着帝极天宫,左手则捏着一根血淋淋的断指,整个人的气息变得萎靡无比,甚至极为的虚弱,仿佛随时都会昏死过去一般。

  但叶无缺脸色虽然惨白,身受重伤,可璀璨眸光当中却是依然明亮无比!

  与两名命魂境初期修士正面一战,并且最终能逃之夭夭,这怎能不算是一次壮举?

  这等战绩若是传出去,整个北天域必然都会震动哗然,掀起滔天的风暴!

  因为这已经不是年轻一代的小打小闹,而是货真价实的强悍战绩,足以能让整个北天域绝大多数老一辈强者悚然变色,心生惧意!

  只不过,叶无缺眼中的亮光却很快隐去,被一股宛若雷霆般的波动取代!

  因为叶无缺记起之前汤厉泉所形容过的君山烈的强大!

  “汤厉泉那老匹夫说他们两人在君山烈面前有种翻手之间就会被君山烈灭杀的感觉,而且君山烈的修为同样没有破入离尘命魂境!”

  一念及此,叶无缺眼中的寒意却是更浓,但心中却是明白。

  这大半年来,自他从东土走出,拜入诸天圣道后,际遇非凡,一身修为仿佛井喷一般提升,如今更是走上了极境之路,可谓是一路高歌猛进,从未停歇。

  但他叶无缺能高歌猛进,际遇非凡,别人自然也能!

  君山烈身为青冥神宫的神子,身份地位自不必多说,此人资质之高同样堪称天骄,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整个青冥神宫作为后盾,又岂会没有进步?

  况且大半年前君山烈出现在慕容家时就已经有了天冲境的修为,但叶无缺也知道汤厉泉说的话不可尽信,其内或许存在着谎言。

  比如君山烈的真正修为,天冲境初期也能叫没有破入离尘命魂境,走上融魄之路的融七魄也能叫做没有破入离尘命魂境。

  但天冲境初期与融七魄之间的差距却同样称得上天差地别!

  “那君山烈与你同龄,天资也算不俗,按捺着性子不破入离尘境,自然也是为了不断积蓄己身,不断增强底蕴,以求突破时一飞冲天。”

  似乎感觉到了叶无缺此刻心中所想,空的声音响起,又接着说道:“但无论何种积蓄何种积累,都无法与极境之路相比,毕竟极境之路乃是古往今来诸天万界当中的传说之路。”

  “那君山烈能击杀命魂境初期修士,不出意外的话他已经踏上了融魄之路,或许本身修为已经达到了融六魄、融七魄的境地,不过这也让我有些好奇,倒是想看看这北天域之中能否孕育出什么不俗的融魄积累之路,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空语气当中带上了一丝感兴趣的样子,似乎对于君山烈所走的融魄之路有些兴趣。

  “累积之路?”

  叶无缺听到空的话后目光微微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世间修士亿亿万万无计量,每个时代总会才情不俗的天才人物诞生,这北天域也不例外,青冥神宫作为北天域传承悠久的势力,历史上自然诞生过类似的人物,也许他们碍于眼界和心灵的局限,无法与诸天万界内真正的如龙天骄相比,但也应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或许他们也研究出了于洗凡境如何累积如何积蓄到更强之后再突破到离尘境的方法。”

  “这种方法虽比不上极境之路,但亦能被成为积累之路,毕竟洗凡境越强,突破到命魂境后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

  空继续开口,为叶无缺解惑。

  “空你的意思是君山烈同样在想方设法积累自身的修为底蕴,谋求在命魂境内有所成就?并且现在于洗凡境已经走出了很远?”

  叶无缺心中完全明白了过来,但却没有任何的惧意,与空一样,叶无缺对于君山烈所走的积累之路产生了一丝好奇。

  “这是自然,若只是按部就班的修练到融七魄再按部就班的突破,那么再厉害的天才到了命魂境之后也会变得平庸起来,因为离尘三大境当中,哪怕只是初期巅峰与中期的差距,都可以称得上天差地别,根本不是寻常手段可以弥补的差距。”

  “当一个天才习惯了越阶而战,以弱胜强,他如何能接受得了自己修为明明突破了,却自从变得弱小,再也无法如过去那般一样越阶而战,以弱胜强?”

  “所以,凡是有野心并且有能力有资格的,宁可在洗凡境上停留,不断的积蓄自身底蕴,也不会为了图一时之快盲目破入命魂境,因为这对于普通修士或许是一场造化蜕变,但对于心高气傲天骄来说却是得不偿失。”

  空的话让叶无缺不住的点头,亦是明白这种情绪。

  因为若换成是他,自然也不愿在离尘境变得平庸,要继续保持优势。

  “咳咳咳咳咳……”

  蓦地,叶无缺开始剧烈咳嗽起来,方才压抑下去的伤势再度爆发,喉咙当中满是腥甜之意,虽然已经不再咳血,但必须要立刻疗伤了,否则后果将会恶化。

  此刻,小青驮着叶无缺已经飞出去了半个时辰,以小青的速度,早已飞出了数百里之外,就算汤厉泉和罗千鹤想要追击,根本就也不可能追上。

  出了十方长河,没有了禁空禁制,小青的速度足以笑傲,况且叶无缺认定汤厉泉与罗千鹤两个老匹夫根本不敢追他,否则若是去到了前线战场,诸天圣道随便一个命魂境长老都能轻而易举的灭杀这两个老东西。

  唳!

  小青在叶无缺的操控下顿时俯冲而下,找地方降落疗伤。

  半刻钟后,一处山洞当中,叶无缺静静盘坐,却没有立刻疗伤,而是看着手中那一截罗千鹤的断指!

  因为这根断指之上,赫然带着一只精美的储物戒!

  酷d"匠/G网6永久免G费1h看8z小~说

  “倒是没想到,一刀斩下了的居然是罗千鹤那老匹夫带着储物戒的手指,想必那老东西现在一定气得三尸爆神跳吧。”

  叶无缺忍着伤势微微一笑,颇有种解气的感觉。

  但叶无缺知道,罗千鹤还未死,这储物戒被罗千鹤炼化,凭借他的能力自然无法打开这储物戒,不过,叶无缺对此并不担心。

  下一刹,淡淡的洁白光辉出现在叶无缺的右手上,在那枚储物戒上悄然一闪,旋即叶无缺脸上露出一丝期待之意,神魂之力探出,涌入了这枚储物戒之中,显然空已经出手抹除了罗千鹤的印迹。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这枚储物戒变成了无主之物。

  ……

  就在此时,十方长河的石殿当中,正闭关疗伤的罗千鹤豁然睁眼,接着便是一口鲜血咳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甚至透出了一丝难以置信和一丝恐惧之意!

  “这……这怎么可能!那个小杂种居然能抹去我储物戒上的神识!”

  ……

  “咦?东西倒是不多,只有三样?连一块元晶居然都没有。”

  光芒一闪,叶无缺身前多出了三样东西,一个血红的小葫芦,一个青色的小玉瓶,以及一块仿佛是树根般长满须子的东西。

  只不过叶无缺将眼神投入到那血红小葫芦上时,却是目光微凝!

  因为这血红小葫芦他很眼熟!

  不过空却是在此刻开口道:“有意思,此人居然还的到了一块千年灵须根,这可是稀罕东西,足以比得上千载空青了,如此一来,你经历与命魂境修士的生死大战,感悟颇多,你的修为或许能够再度突破。”

  空的这句话让叶无缺的注意力从血红小狐狸上移到了那通体墨绿的数根上,然而空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叶无缺眸光一眯,其内寒意涌动!

  “如果你能再做突破,你的战力会再次急剧攀升,这亦是极境之路的馈赠之一,这样一来,你将有资格杀回去,那两个命魂境初期修士再也不会是你的对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汪洋说: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