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哈哈哈!”兰尼肆意大笑起来,“机会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争取的,就算刘正阳装死又怎么样?难道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从我手里夺回一切了吗?你们太天真了!”

  刘正阳摇了摇头,叹息说道:“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你,你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人,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你知道你父亲对你寄予了多大的厚望吗?”

  “你闭嘴,刘正阳,你没资格教训我,你自己也不过是个阶下囚!”

  “我知道,你和马夏尔没有血缘关系,可是马夏尔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把你当成亲生儿子……”

  兰尼闻言一愣,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你太不了解我和马夏尔的关系了,兰尼,我和马夏尔认识了二十年,我们不仅是伙伴,而且还是朋友,无话不谈的朋友,早在当年他收养你的时候,他就已经告诉我了,我知道之后很替他高兴,这些年他一直都有心栽培你,甚至他想在他退休之后让你顶替他的位置……”

  兰尼蒙了,他是马夏尔养子的事情除了马夏尔夫妻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刘正阳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知道,说明他和马夏尔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那是马夏尔对他足够的信任。

  “那天,马夏尔告诉我那些杀手是他派来的,我根本不敢相信,我认识的那个马夏尔肯定不会那样做,他从来没有跟我要求过任何东西,又怎么可能突然因为贪念而要杀我呢?”刘正阳说道,“可是他口口声声说只有一死才能赎罪,我想来想去,唯一一个值得他用死来赎罪的理由,只有他至亲的人才值得他那样做,这个人就是你!”

  “所以,我和爷爷决定演一场戏……”刘向东说道,“你处心积虑的找人冻结了我爷爷在公司的股份,然后又找律师控诉我爷爷,然后还买通政府官员,以莫须有的理由回收我们家的土地,你背后做的这些小动作我全都知道!”

  刘向东侃侃而谈,这个时候兰尼早就已经傻了眼,他以为刘向东这些天被他逼得走投无路,而实际上他才是那个‘蠢蛋’,一直被刘向东耍得团团转。

  “你买通了拘留所的人,派了个杀手到拘留所去杀我爷爷,你这招够狠的,只要我爷爷一死,就死无对证,你还可以光明正大的控制‘摩尔财团’,你差一点就成功了,不过很可惜,我早就猜到你会这样做,所以早已暗中派人字拘留所里保护我爷爷,你能买通拘留所的人,难道我就不行吗?”

  当时,兰尼派去拘留所杀刘正阳的杀手已经去到了牢房之外,还没打开牢房大门,刘向东事先安排好的人马从暗处冲了出来,直接就把那杀手给干掉了,顺带着把那些被兰尼收买的警员也都给教训了一顿。

  之后,刘正阳故意让人放出消息,并且让警局的人打电话到刘家发布假消息,说刘正阳在拘留所里被人杀了。

  再之后,刘向东赶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里他看到了刘正阳的尸体,而那个时候刘正阳本尊早就已经暗中离开了拘留所,刘向东抱着的尸体是假的,通过化妆术,几可乱真。

  再之后,政府官员上门驱赶刘向东,刘向东假戏真做在‘刘正阳’的灵堂中守孝两天两夜,只为了等兰尼这只‘狐狸’露出真面目。

  得知了全部经过,兰尼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之前的嚣张气焰早已荡然无存,他感觉自己被刘向东和刘正阳爷孙二人给玩惨了。

  !¤酷匠q●网唯%一正w◇版,其!他"都《是》e盗k版Nf

  “还有马夏尔的事情!”刘向东突然话锋一转,“马夏尔根本不是我爷爷杀的,是你杀的!”

  兰尼吃了一惊,刘向东竟然已经知道真相了!

  “刘正阳杀了我爷爷大家有目共睹……”

  “有目共睹?由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说是我爷爷杀了马夏尔,而实际情况你比谁都清楚,以我爷爷跟马夏尔的交情,他是绝对不会向马夏尔开枪的,当时情况那么混乱,为什么那一枪那么准,正好就打中马夏尔?”

  “因为刘正阳是故意要杀我父亲!”

  “到这个时候你还在撒谎!”刘向东面色一冷,“你当时冲进去,二话没说就去抢我爷爷手里的枪,我爷爷当时本来是要把枪给扔了的,可你却抓着他的手,不让他那样做,我说的对不对?”

  “你胡说!”

  “我爷爷一看你抢枪,怕枪走火,就拼了命的把枪口转向别处,可你倒好,你的力量比我爷爷大得多,不仅不让我爷爷把枪丢掉,而且还趁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把枪口对准了马夏尔,然后开了枪,那一枪根本就不是我爷爷开的,是你开的,扣下扳机的人是你!”

  “你胡说,这一切根本就是你自己胡乱猜测的,你有什么证据?”或许是被刘向东给说中,兰尼显得越来越激动。

  “我爷爷就是证据,他告诉我他当时根本就没扣扳机,而且他一直都想把枪口转到别处,但你正好相反,假装在跟他争抢,实际上却有意地将枪口瞄准了马夏尔,兰尼啊兰尼,马夏尔先生是你的养父,你居然连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养父都下得了手,你还是人吗?”

  “你闭嘴,你给我闭嘴!”

  “你简直禽兽不如,马夏尔九泉之下如果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死不瞑目的,你杀了他之后,竟然还假惺惺的对他的死扼腕叹息,你真的是个人面兽心的混蛋!”

  “你闭嘴!”兰尼怒吼了出来。

  “你说,你还有没有人性?为什么你要那样对马夏尔先生?”

  “你闭嘴!”兰尼怒吼震天,他看起来真的气得不轻,整个脸都被气红了,胸口的起伏也说明了他此时此刻的愤怒,“是,是我杀的又怎么样?他就是我杀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真的是你!”刘正阳露出了心痛的表情,“为什么你要那样做?”

  “你以为我想杀他?是他先不要我这个儿子的,他知道我派杀手杀你,竟然让我当着你的面道歉认错,我知道我如果那样做的话,我之前付出的一切都将成为泡影,我会被踢出‘摩尔财团’,我将一无所有……”

  “就为了这个,你竟然连视你为己出的养父都杀,你真的无药可救了!”刘向东愤然说道。

  “是他逼我的,哪有当父亲的人把自己的儿子往火坑里面推的?是他不仁在先,我没错!”兰尼激动说道。

  “你们都听到了!”刘向东突然露出了阴险的笑容,说罢,一群警察持枪冲了进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警察在刘向东家?

  “他已经承认,马夏尔的事情是他做的,和我爷爷没有关系!”刘向东对警察如是一说,原来安排警察在这里出现,并且亲耳听到兰尼供出自己的罪状也是他的计划之一。

  “你阴我!”兰尼气得七窍生烟。

  “像你这种人,不阴你我都觉得对不起你!”刘向东得意一笑,他完成了一场惊天大逆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周大少说:

  第一更。。。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在书评区和某些读者对骂,我有罪。。我应该无视你们。。你们骂我是因为你们看得起我。。我是个粗人。。我不怕骂。。你看我不爽你就骂吧。。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把书写完。。所以请你骂完了就走,或者静静地看。

  和谐,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