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刘向东问。

  “警局那边打电话来说……说……”佣人急的连话都说不出请。

  “说什么?”

  “说老爷在拘留所里被人杀了!”

  “什么?”刘向东和苏文惊讶得目瞪口呆。

  刘正阳在拘留所里被人杀了?

  Z酷E#匠-网gH唯}一kd正版3,其b:他ft都N/是●6盗&版

  “兰尼……”刘向东第一时间想到了兰尼,兰尼派人去拘留所里杀了刘正阳,他完全干得出这种事来。

  刘向东怒发冲冠,他要去杀了兰尼!

  “你先别走,事情还没完!”刘向东正要走,却被一众政府官员给拦住。

  “现在你们拿不出地契,也证明不了你们买了这块土地,按照当地法律,现在要求你们在两天之内搬离这里,两天后我们将来收回这块土地,如果你们不搬,我们将采取法律手段!”

  说罢一众政府官员便走了,这些被兰尼收买的家伙不是在开玩笑,他们是真的要把刘向东给赶尽杀绝。

  “少爷……”苏文满脸不知所措,刘家真的要散了吗?

  苏文一家好几代人都在‘刘家’当管家,‘刘家’一直都很兴旺,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变故,不想到了苏文这里竟然面临被驱逐,家产被霸占的境地,苏文的心情和刘向东一样难受。

  “去警局!”刘向东心情糟透了,他的脸色非常难看,立刻驱车前往警局,到了警局,直奔刘正阳所在的拘留室,拘留室此时已经被大批的警察包围,刘向东赶到时,刘正阳已经冰冷的尸体躺在地面上,喉咙被割破,地面被鲜血给染红,这样的一幕让刘向东久久回不过神来。

  死了,他最亲的亲人死了!

  刘向东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轻轻的一把将刘正阳抱了起来,抱在怀中,看着刘正阳发白的脸,强如他,同样红了眼眶。

  刘正阳等了他将近十年,好不容易把他给盼回来,不想刚回来没多久,爷孙两人竟然变成阴阳相隔,刘向东的心在滴血。

  “老爷……”苏文泣不成声。

  “爷爷,我们回家!”刘向东什么都没说,抱起刘正阳的尸体就往外走。

  “你不能把疑犯的尸体带走……”警察试图阻拦。

  刘向东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冷声说道:“谁敢阻止我,我就要他死!”

  这不是狂妄,而是愤怒,滔天的愤怒,所有警察都被刘向东的眼神和他流露出来的杀气给吓坏了,最终还是由着刘向东把刘正阳的尸体给带走。

  死者已矣,就算他生前是疑犯,犯下再大的罪名,在他死的那一刻也应该算是已经替他做过的错事赎了罪,更何况刘正阳是被人杀的。

  刘向东直接带着刘正阳的尸体回到了古堡里,并且在古堡当中设下了灵堂。

  “刘老……”林家声夫妻作为唯一前来祭拜的外人,在刘正阳的尸体前泣不成声。

  不久前这里还聚集着很多人,他们欢天喜地,他们把酒言欢,他们共同祝愿刘正阳寿比南疆,这才几天功夫,刘正阳却变成尸体。

  这难道就是命吗?

  命若如此,刘向东绝对不会向命运低头!

  兰尼找了什么人去杀刘正阳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兰尼才是罪魁祸首!

  他正在一步一步将刘向东逼向绝路,这是在跟刘向东拉仇恨的节奏!

  恭喜你,你已经成功了,刘向东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但是他得忍着,因为他得料理刘正阳的身后事,这是他最后能够为刘正阳做的事情了!

  “对不起,爷爷,是我没用,我一定不会让害死你的人有好日子过的!”刘向东跪在了刘正阳面前,他要守孝。

  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兰尼可以霸占‘刘家’的家产,他可以找人状告刘正阳,他甚至可以找人把刘向东他们赶走,那些刘向东都可以忍,但现在刘正阳死了,刘向东不会放过他。

  就这样,刘向东在灵堂跪了整整两天,两天来他滴水不进,一句话都没有说,一个电话都不接,刘正阳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

  苏文和林家声夫妻看了很心疼,他们都有安慰刘向东,可刘向东没有搭理他们。

  “向东,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第三天,林家声再次来到灵堂,刘向东还在那里跪着,一般人哪儿能接连跪两天而滴水不进?

  刘向东依然没有搭理!

  “哎,你这样刘老泉下有知会很难过的!”林家声叹息说道。

  “是我没用,不能保护好我爷爷!”

  “刘老的事情谁都不想的,你不要过于自责,你要坚强啊,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呢!”林家声说道。

  是啊,确实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刘向东去处理,包括刘正阳入土为安的事情。

  刘正阳已死,他害死马夏尔的案子没法继续下去,家产被霸占的事情,刘家被驱逐的事情,多的是事情让刘向东头疼。

  “哈哈哈,我是不是错过好戏了?”突然,狂妄的笑声从门外传了进来,刘向东回头一看,兰尼带着一大帮人走了进来,是‘摩尔财团’董事局的人。

  “你来干什么?”苏文怒吼,对于兰尼这个混蛋,‘刘家’人都对他恨之入骨,“这里不欢迎你,滚出去!”

  “你不过是个管家,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兰尼完全无视苏文,带人走到刘向东面前。

  “我听说刘正阳死了,特意带人过来拜祭拜祭他!”说着他还冲刘向东笑了笑。

  刘向东眼中杀意大作,“猫哭耗子假慈悲!”

  “别这么说,怎么说这些人也曾经是替你爷爷卖命的,你爷爷死的这么惨,不过来拜祭一下他们良心上过不去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说罢,众人立刻向刘正阳的尸体鞠躬,带他们来的兰尼则手插着口袋站在旁边,显然他只是来看戏的。

  “刘正阳啊刘正阳,你可真聪明,死了就一了百了,害死我父亲的仇我该找谁报去?”兰尼冷声说道,“当然,冤有头债有主,你死了,刘向东会替你还债的!”

  刘向东面色一冷,跪了两天的他第一次站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要跪到死为止呢!”兰尼冷笑道。

  “是你找人去拘留所杀我爷爷!”刘向东冷声问道。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是诽谤,我可以告你的,刘向东!”兰尼摆了摆手手指,“不过看你现在这落魄的样子,我都不忍心告你了,刘正阳死了,你们刘家的东西全都落在我手里,你现在只是一条丧家犬,让我对一条丧家犬动手,我还真没兴趣,不,不应该这么说,我应该说,对一条丧家犬动手,有失我的身份!”

  刺激,兰尼正在不断向刘向东挑衅,这是要逼刘向东暴走的节奏吗?

  老刘啊老刘,这个时候你如果还能忍,你就不是男人,都已经无路可走了,干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周大少说:

  第一更。。。。

  显然。。。好戏就要开始。。。请最后一次准备好纸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