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孟董,让您久等了!”下午六点半,孟梓涵果然出现在‘千语公司’楼下,堂堂‘荣鼎集团’的董事长亲自过来接自己去吃饭,说她没有企图怕都没人相信。

  “我也是刚来,等你们林总来了我们就走吧!”

  “林总也要去?”刘向东有点意外。

  “是的!”

  客随主便,刘向东没有多说什么,不一会儿林千语摇摆着迷人身姿走了出来,也坐上了孟梓涵的车,和刘向东一起坐在后座。

  这一幕被公司很多人看到,顿时惊为天人。

  刘向东和总裁同坐一辆车,不免引起公司里的人的猜测!

  车上气氛略显沉闷,一个是刘向东的老板,一个是想挖刘向东的人,刘向东夹在中间像肉夹馍。

  孟梓涵性格开朗,会主动找话题来说,相比之下林千语就显得不苟言笑了,两人的性格形成鲜明对比。

  这不是她的性格,只是因为刘向东刚好坐在旁边,看到刘向东林千语就心烦,所以刘向东和林千语坐在后面却几乎是零交流!

  “想吃什么?”孟梓涵问。

  “你做主!”林千语脱口而出。

  “那就我做主了!”孟梓涵莞尔一笑,“南华路那边新开了一家泰国菜馆,味道还不错,要不过去试试?”

  “好啊!”林千语点了点头。

  “刘总,你呢?”她礼貌的问了一句。

  “我没问题!”

  南华路的步行街是江海市比较著名的一条商业街,也可以说是大杂烩,东西应有尽有,有买衣服的,也有卖吃的,还有各种娱乐场所,五花八门,但也鱼龙混杂。

  一到了晚上这里的娱乐场所生意非常的好,是年轻人喜欢聚集的地方,越晚这里越热闹,越热闹各种商店就赚得越多。

  所以很多原本不相干的生意也都因此而被带旺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到晚上,尤其是到了后半夜,街边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小吃摊档和烧烤车来到这里售卖,久而久之便成了这边的一道风景线。

  街尾有一个小摊子用纸板当招牌写了两个大字——‘肠粉’。

  那是南方一种特色小吃,还挺受欢迎,小摊子的生意挺好,错落的几张桌子随意摆放在有限的过道空间里,要在这里多占点地方多摆几张桌子并不容易,为数不多的几张桌子都有人在用餐。

  一个围着围裙的中年妇女在炉子前忙活得满头大汗,离她不远的地方一个小女孩趴在小凳子写作业,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大,长得很可爱。

  中年妇女名叫‘葛云’,是小女孩的母亲,为了维持生计,葛云只能带着女儿出来做生意,却是苦了女儿,葛云一忙起来根本无暇顾及她,一旁的地上还有一大堆碗盘没有洗。

  刘向东三人驱车来到南华路,晚饭时间各种烧烤档已经陆续摆了出来,喜欢的人自然喜欢那种味道,就像喜欢吃臭豆腐的人并不觉得臭豆腐有多臭,不喜欢的人闻一下都觉得恶心。

  酷匠}f网0x永久}免‘费看k小|z说C

  刘向东是南华路的‘常客’,因为他住的地方离南华路不远,对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早就习以为常。

  可同坐在后座上的林千语就不那么喜欢了。

  她捂住了鼻子,关上了车窗,皱起了眉头,厌恶之情溢于言表,还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咳咳,真难闻!”她很是哀怨地看着那些从车窗外面滑过的路边摊档。

  “会吗?我觉得挺好的,千语你一定没吃过这些东西吧?”孟梓涵笑道。

  “这些东西那么臭,我哪儿吃得下!”林千语苦笑说带。

  “也是,堂堂荣鼎集团的总裁确实不太适合吃这些东西!”

  “难道你吃过?”

  “我也没吃过,不过有机会我想试试!”

  刘向东听了心里直发笑,这两个女总裁又怎么可能吃这些路边摊?在很多人眼中她们就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

  不过估计她的生活一定很鼓噪无味,因为她的生活中少了那么多接地气的东西,自然也就少了很多的乐趣。

  “说到这南华路的步行街,我怎么听说你们公司好像对这条街的地皮有兴趣?”孟梓涵问道。

  “你的内幕消息还真灵通啊,居然连这个都知道?”林千语笑道。

  “道听途说的,这么说是真的?”

  “是有做过这方面的计划,具体的还没开始实施!”

  “是吗?这么说以后你有可能还是这里的大老板了,回头我还想在这里弄个门面来做生意,到时候租金算我便宜点!”孟梓涵笑道。

  “行啊,我会多收你一倍的租金!”

  两人相视一笑!

  刘向东没插嘴的余地,却也听出了端倪,好家伙,林千语竟然要买南华路的地皮?他不由得皱了皱眉眉头,这又是为什么?

  走神之际,孟梓涵的车子从葛云摆摊的地方开了过去,刘向东突然喊了一嗓子。

  “停车!”

  孟梓涵连忙靠边将车子停下,问道:“什么事,刘总?”

  “孟董刚刚不是说有机会想尝尝那些路边摊吗?那间‘肠粉’不错,要不要去试试?”

  “好吃吗?”孟梓涵问。

  “好不好吃要你吃了才知道,我说了不算!”

  “我没问题,千语的意思呢?”

  “孟董都没意见了,我想林总肯定也没意见,对吧,林总?”李向东故意冲林千语笑了笑,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林千语还能说什么?请吃饭的人是孟梓涵又不是她。

  “林总该不会怕了吧?放心吧,吃不死人的!”刘向东‘激将法’都用上了。

  “走吧,千语,刘总都这么说了,试一试又有何妨?”孟梓涵显得格外亲切,跟刘向东下了车。

  林千语无奈也下了车,可弥漫在空气里的那种油烟味实在让她受不了,这种地方的东西怎么吃得下嘛?看了就没胃口!

  说着说着三人已经走到了葛云的小摊子前,葛云忙的不可开交,一会儿给客人倒茶,一会儿给客人端盘子,没有发现刘向东三人的到来,反倒是旁边写着作业的小女孩看到了刘向东,高兴地将手里的笔一扔,撒腿向刘向东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高兴的喊着:“爸爸!”

  “爸爸?”林千语和孟梓涵齐皆傻眼!

  那小女孩竟然是刘向东的女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