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就带人去把打少爷的人给砍了!”

  “砍砍砍?你知道打我的人是谁吗?你知道他在哪里吗?”钱大川怒吼道。

  “不……不知道!”

  “不知道你瞎吼个,都给我听好了,那个人叫刘向东,被抓进了北槐路天银派出所,我要你们立刻找人进派出所,给我狠狠的修理他,打断他的手脚,我要他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是,少爷,可是要怎么安排人进派出所呢?”手下疑惑问道。

  “这还用我教你吗,笨蛋?你不会随便找人打个架什么的,不就可以混进去了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少爷高招!”手下一个个拍起了马屁。

  “快点去办!”

  “是!”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扶我上车?”钱大川气得火冒三丈,之前叫来的那班人没弄死刘向东让他很生气,他长这么大没被人打得这么惨过,心情可想而知。

  h{看)x正y版-S章◎节上{酷q匠‘f网

  “小心我的手!”

  “小心我的脚!”

  “我的头啊,不会悠着点儿吗?”

  坐上车的过程把钱大川给痛得哭爹喊妈,越是激发了他对刘向东的仇恨!

  “刘向东,不整死你,我就不叫钱大川!”

  车子发动,将钱大川送往医院,幸亏他没被打得毁容,不然他现在肯定坐不住。

  另一边,刘向东坐在警车里,浑然不知道钱大川已经安排好了人手准备到派出所里去狠狠的教训他一番。

  钱大川家世背景相当的不简单,可以说远超刘向东的想象,而他现在被警察给逮捕了,谁能把他弄出来?又能不能赶在钱大川的人找上他之前出来?

  一切充满了未知数!

  “铃铃!”警车上,刘向东的手机响个不停,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林千语打来的。

  话说林千语被刘向东丢下了之后手足无措,始终不放心刘向东,毕竟她和刘向东有那一层关系在,她又不知道刘向东去了哪里,只能给刘向东打电话,结果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听,可把她给急死了。

  林千语不知道,刘向东此时就坐在警车上,而警车还正好从她面前开了过去,她和刘向东擦肩而过,刘向东这回是真摊上大事了,然而,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应有剧情在发展……

  警车缓缓开向警局,周勇面无表情的开着车,后座上的刘向东手抱着头,翘着二郎腿,没有被逮捕的慌张,反倒显得轻松自在。

  “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刘向东冲周勇笑了笑,还从身上摸出了香烟,递了一根给他。

  “我刚好下班经过!”周勇接过了刘向东的烟,两人相视一笑,一下子沉默被打破,气氛变得轻松愉悦了起来。

  “来得及时,也没白来!”刘向东笑道。

  “你说这钱?给你吧!”周勇将钱大川给他的一千多块钱拿给了刘向东。

  “人家是给你的,我可不能要,再说了,我都拿了人家这么多钱,我怎么好意思拿你这一点小钱?”拍了拍从钱大川那儿抢来的八万现金,刘向东笑得更加得意。

  “你真不要?”

  “拿去买内裤吧,周勇同志!”

  “买你妹!”

  “哈哈哈,幸好我刚才忍得住没笑出来,不然就穿帮了,我的演技怎么样?够不够资格拿奥斯卡影帝?”

  “马马虎虎还过得去,也就那个白痴会上当!”

  “话不能这么说啊,周兄,人家可是把你当救星呢,但话说回来,周兄你的演技是越来越好了,不转行当演员,当警察太浪费了,什么时候想转行了跟兄弟我说一声,到时介绍个导演或制片人给你,保证没有潜规则,不用你脱裤裤!”刘向东笑道。

  “那我要先谢谢你了!”

  “这么多年兄弟了,客气什么?钱够使吗?不够多拿点儿,反正这些钱也不是我的!”刘向东‘大方’说道。

  “不用了,你还是拿去给嫂子吧!”

  “嗯!”说到‘嫂子’,刘向东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许多。

  “怎么惹上那个白痴的?”周勇问。

  “一言难尽!”

  “我送你回去?”周勇并没有追问,他和刘向东之间从来不缺乏信任,因为他们当年一同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都是从枪林弹雨中活过来的,关系非同一般。

  “不用了,前面放我下车,免得被人看到!”

  刘向东让周勇把车靠路边停下,拿上钱下了车,问:“不会给你惹麻烦吧?”

  “放一百个心!”周勇咧嘴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什么时候有空?”

  “干什么?”

  “喝酒啊,周兄你几百年没放过假了?别总虐待自己!”刘向东笑道。

  “改天,走了!”

  车子发动,消失在刘向东的视线里。

  “又是改天?这改天都改了大半年了,臭小子!”刘向东不怒反笑,跟自己兄弟没什么好计较的。

  “这算是今晚的意外收获!”将钱收进口袋,优哉游哉地漫步在街头。

  夜色作伴,凌晨时分,大街上行人所剩无几,钱大川怎会料到,本以为是有警察收了刘向东这个‘妖孽’,他还花了点钱让警察把自己‘无罪释放’,最后还寻思着找人去派出所里招呼刘向东。

  到头来他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白给了周勇钱,刘向东也没有被带回派出所,那么他派去招呼刘向东的人还找谁去呢?更气人的事其实还在后面!

  “铃!”手机再一次响起,又是林千语打来的,刘向东却故意没有接听。

  “她还是挺关心我的嘛,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多着急一会儿!”

  刘向东不接电话,那是苦了林千语,她一直在担心刘向东,结果打了一个晚上电话都找不到人,今晚,她失眠了。

  第二天,林千语戴着酷酷的墨镜来到公司,墨镜是为了掩饰她的黑眼圈,她担心了刘向东一个晚上,担心得黑眼圈都出来了,可是……

  “刘向东!”一进公司,看到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坐在办公室里的刘向东,林千语当时就傻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