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帮你对付谁?”

  “中正集团董事长,陈泰兴!”

  “就是江海第一房地产集团的中正集团?”

  “是的!”

  “你和陈泰兴有仇?”

  “这个不用你管,只要你替我搞到他身败名裂,我会额外再给你一千万!”

  “听起来还挺吸引人,你想我怎么做?”

  “我要他身败名裂,我要他生不如死,还有他的女儿,他家里的人,甚至是那些跟他有关系的人,我都要他们没有好日子过!”

  这得有多大的仇恨才会让马亦舒说着说着就变激动?

  “两千万,事成之后,你必须多给我两千万!””刘向东比划了两根手指。

  “成交!”马亦舒爽快答应。

  “等我消息!”刘向东起身离开,没有做任何逗留。

  “要多久?”她迫不及待说道。

  “这个我没法给你具体时间,总之等我消息!”

  “好,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刚才被你打的那个钱大川,是陈泰兴的义子,他很记仇,可能会回来找你!”

  “多谢提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刘向东离开了。

  会所外,因为刘向东的打人事件酒会提前结束,一直不见刘向东出来,林千语的心一直悬着,她多少还是会担心刘向东的安全,毕竟刘向东是她父亲安排过来的,万一出了什么事,她怎么跟父亲交代?

  庆幸的是,林千语迟疑着是否要离开时刘向东安然无恙的出来了,他手插着口袋一脸轻松。

  “你怎么还没走?该不会是在等我吧?”刘向东笑道。

  “谁在等你?我正想走!”林千语嘴硬说道,其实心里却暗暗松了一口气。

  “那让我搭一下顺风车!”说着刘向东自顾自的走出了会所,来到停车场,林千语赶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车子的副驾驶车门外。

  “谁同意让你坐我的车?”林千语追上来说道。

  “反正顺路嘛,别这么小气!”

  “自己打车!”林千语态度坚决,死活都不肯让刘向东坐她的车。

  刘向东没有强求,耸了耸肩,自行来到路边,打算叫辆出租车。

  “嗯?”刚站定,发现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车子,上面有个人正盯着他看,脑袋上缠着显眼的纱布,定睛一看,还是个‘熟人’。

  “钱大川?”

  钱大川不是被马亦舒的人送去医院了吗?

  “呸!”只见钱大川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后狠狠地对着刘向东吐了一口痰。

  什么意思?刚被打了后不爽,回来找晦气?

  “唰唰!”突然,并排停在钱大川车子左右两边的车子车门打开,十几个手拿水管、西瓜刀的人冲了下来,挥舞着手中的家伙杀向刘向东。

  埋伏!

  刘向东愣怔了一下,二话没说撒腿就跑!

  真被马亦舒说中了,钱大川确实记仇,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叫人来报仇!

  “给我打断他的手脚,有事我负责!”钱大川坐镇车上指挥,追杀刘向东的人群起相应,顿时萧杀声一片。

  “站住!”

  会所隔壁停车场里,林千语刚把车开到停车场门口,突然前方一群人冲了过来,跑在最前面的人竟然是刘向东,后面那些人手里都拿着管制刀具。

  林千语当即吓了一大跳,有人在追杀刘向东,她吓得定在了车里,不敢动弹,没回过神来,刘向东已经跑到车子前面,他看到了车上的林千语,眼神瞬间交汇。

  林千语吓得脑袋一片空白,要不要开门让刘向东上车?

  那么多人打他一个,他会死得很惨!

  迟疑时刘向东已经跑到了车尾,他并没有上林千语的车的打算,是因为他不想连累林千语。

  “往哪儿跑?”还没从车子边上跑开,钱大川的人挡住了刘向东的去路,将他围在了林千语车子边上。

  十几个刀手,呈圆形将刘向东包围,刘向东背靠在车门上往后退着。

  气氛十分的紧张,就连坐在车上的林千语都紧张地有点窒息。

  退着退着刘向东退到了驾驶座外面,情况岌岌可危。

  “看你往哪里跑?”

  刀手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磨刀霍霍,准备动手将刘向东大卸八块。

  “刘向东!”身后驾驶座的车窗玻璃突然摇下,林千语紧张地大喊了起来。

  “呆在车上别下来!”刘向东头都没有回,话音刚落,刀手们动手了。

  “砍他!”

  他们大喊着一起冲了上去。

  “关好车门!”刘向东对着车上的林千语大喊一声,竟然不退反进迎上了刀手。

  林千语吓得冷汗直流,背后那种凉飕飕的感觉让她毛骨悚然,她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都不敢看。

  “轰!”没等她回过神来,一个人影飞了过来,重重撞在车门上,巨大的响声把她给吓了一跳,再一看,那人贴着车门软倒了下去,可车窗和车门却被他身上流出的鲜血给染红。

  “呀!”血红血红的鲜血吓得林千语放声大叫,抱着脑袋蹲了下去不敢去看。

  再看刘向东,他没有跟刀手们硬拼,而是利用林千语的车做掩护,和刀手们打起了游击战。

  对方人多,刘向东看似无路可逃,可他竟然有着十分厉害的身手,眨眼间就有四个刀手被他打倒在地。

  “噗!”脚一踹,一个刀手被踹飞出去,刘向东就地一个前滚翻,起身同时将那刀手的西瓜刀捡了起来。

  “哧哧哧!”刀子在手,刘向东力量倍增,西瓜刀随他的手飞快舞动,在夜色下化作道道冷芒,那些靠近他的人,无一幸免被他砍中。

  “呀,呀!”车上,林千语闭着眼睛尖叫着,不断有人撞到她的车上,不断有鲜血飘洒在她的车上,她能感觉到,甚至能感觉到外面那些人被刀子砍到时发出的声音。

  当然,那是心理作用,恐惧蔓延到了她全身!

  刀手一个个倒在刘向东的刀下,刘向东身上也早已血迹斑斑,脸上和头发上也都沾满了鲜血,但那些血都不是他的。

  “噗!”手起刀落,又一个刀手被刘向东一刀砍倒,仅剩的两个刀手吓得不敢上前,放眼望去,刘向东身边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的人,都在痛苦呻吟,场面相当的惨烈。

  刘向东冷面将染血的西瓜刀举了起来,作势吓唬吓唬那两个家伙,两个家伙立刻被吓得掉头就跑,哪里还敢再做逗留?

  ?#最AS新章@节_上酷7匠_3网X)

  刘向东却并没有就此罢休,剑目直指车上‘看热闹’的钱大川,走了过去!

  “我不会看相,但我知道你五行欠一样东西!”刘向东冷笑说道,“你五行欠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