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和我们的世界交叉在一起,互不影响。我们生活中处处都有灵界朋友在,路边、宿舍、街上,地下、河里,有人的地方就有灵界的朋友。这些朋友有善有恶,有的保护你,有的作弄你。借助阴阳眼,我弄明白了,每个孕妇身边都始终跟着一个等待投胎的鬼魂。只要你心存善念,不起恶念,他们是不会主动招你的。我却再也高兴不起来。先前新奇的劲头过了,只剩下对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嘲。

  我躺在床上,想着孕妇死亡的事,翻来覆去睡不着,姨夫与我师徒缘深,不过按他的速度,我想一个人战斗那是猴年马月的事啊。我突然想到太爷爷讲的故事,太爷爷已去世多年,可他的老宅子一直没人动,那里或许有一些和曾高祖有关的东西,我这就去找找。

  太爷爷住的宅子在村子中部,由于是这个村子最早的一批搬迁户,经过数十年,村子以此为圆心,不断扩大着。此宅子是典型的北方农村汉族住宅---泥瓦房。

  {i更…新(最I快tB上/酷匠网)

  篱笆围墙与篱笆大门,院子里数棵脸盆粗与碗口粗的大白杨树,遮蔽了夏日的阳光,树荫下纳凉是极好的。可气的是,树大既能招风也能招来禅,烈日越盛,它们“知了~知了~”唱的越欢快。

  院里的地上堆了好几处落叶,像是有人一直打理着。一处堆在锅屋门前,我走进锅屋看了眼,灶台上空无一物,只剩两个烧火的洞,还有一堆干柴火。看来,分家的时候分的很干净哦。

  锅屋的墙体是黄泥砖砌的,窗户上的圆木都被熏的乌黑乌黑。

  再看那堂屋,墙壁上生了一片片苔藓,又湿又滑。而堂屋门口的一个木架上,放着一个磁漆都要掉光的洗脸盆,我走近看,里面还有清澈的水,被烈日烤的生出一片微小的气泡,满头大汗的我立马把头扎了进去,这时才感觉到这水很凉,倒像是刚从水井里提上来的,还有一股甘甜味。洗脸架子上还有一面长方形的镜子,镶在木框里,我凑上去看了看,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还是一表人才的嘛,只不过黑眼圈有点重而已。

  我随手把水泼在干燥的地上,见脸盆底粘着几根黑黝黝的短毛发,随即又用水冲干净,重新打了盆水。

  堂屋大门紧闭,我没有钥匙,想要破门而入却怕大人生气,想要钥匙想必是没人愿意给我,只好趴在窗户上,踮着脚尖往里看。

  借着墙上散射的阳光,看了看房里,一残破木桌,几把椅子,还有一衣服柜,一张只剩个框框的竹椅床。略微失望,掸落头发上的蛛网,我转身要离开。这时候墙壁里有人小声说:“你等今夜月过树梢再来,能找到你想要的。”

  声虽小,我却惊得一声鸡皮疙瘩,环顾四周空无一物,我思索了下,对着墙壁说:“好的,今晚等我。”我刚迈开一小步,就听见篱笆外面传来一个老妇苍茫离开的脚步声,想必趴在那里偷听有一会了。

  夜里,残月淡淡,星光点点,我打着手电筒,仰望着月亮,终于等到越过树梢,我悄悄地又来到那面墙壁前,不知是敲墙还是怎么好,我只能站在那里,怕被人看见,小声说:“哪位神仙?我来了,你在哪里?”

  只听见锅屋前的柴堆里有动静,不一会钻出个浑身洁白的兔子来,俩红眼睛盯着我看,“你的曾高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答应他助旺你的家族三代,并答应把一件宝贝交给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我等了好几年,终于有个人能给我换盆洗澡水了。”只见它的小嘴吧嗒吧嗒的,像嚼着胡萝卜一样继续说道,“你祖上留了秘密在吴山的一个山洞了里,我给你方位,你尽快去那里走一趟就明白了。”

  “埃,我还有话要问呢...”没待我说完,它就消失了,只剩一股浓烟,铺在地上,渐渐散开,越散越薄,终于没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