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见姨夫手里做着结印动作,左脚剁地三下,口里默念:“太上老君分三清,大日如来定三魂,天地三合三把火,赐我法眼观阴阳!”急急如律令”

  忽然一阵阴风吃过脸庞,我不自觉浑身哆嗦了一下。

  然后眼睛一阵莫名的疼痛,像被喷了辣椒水,双眼流泪不止。疼得我扯着眼皮,嘟着嘴上九十度,不停的哈着气。

  “睁眼!”身后的姨夫对我喊道。

  我强忍着睁开了泪如雨下的双眼,前面没东西!左面一些旧家具而已!右边的墙角,那里,那里蹲着一个小孩!光着身子,乌黑的短发,约摸四五岁的样子。捂着耳朵盯着我看。

  H酷C匠“{网正版+8首9'发

  发现是个孩子,我鼓起勇气看着他,那煞白的脸,乌黑的瞳孔占据了一大半眼球,只有边缘还剩着点白色,眼角流的血已经干涸,变成血茄子挂在眼角。他一笑嘴角就裂开,以至于腮帮子都看不到。

  我本来打算问候他一下,看到这个场面,我话到嘴边又偷偷的咽了回去。感觉我的血液要沸腾了,血充入大脑,要眩晕了。

  姨夫扶着我的脊背,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他没有攻击性,外表虽然可怕,却是个没有心智的婴儿,你去和他握握手。”

  “我、、、这、、、可以吗?!”

  “走近他,感受下周围空气的流动,能不能感受到有一股股小旋风,这是他长期吸收暗能量释放的阴风。”

  姨夫掏出一个玻璃瓶,跟我说去取他的血,一点点就够了。我说这怎么弄啊?他在我耳边窃窃私语,我决定按姨夫说的方法试试。

  我走到他的身边,蹲下来,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准确的说是我拽着他的手完成了握手动作。那真冷,跟握着一罐冰冻起来的雪碧一般。然后我伸出食指放在他的嘴边,他先是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一口,舌头略过的地方却犹如刀片划过,出了一道血口子,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想不到他猛地一口咬住我的手指,拼命的吮吸起来。

  我也低下头,揪着他的食指,用力的咬下去,“怎么跟木头渣滓一样的味道”我想了下告诉自己不管他,也吸了他的血,然后把血吐在瓶子里。我像从狗嘴里夺骨头一般费事的把手指抽出来,一看,手指都被吸得发紫了。这家伙,再给他几分钟,能把我洗干净喽!然后又滴了几滴我的血。这两种血混合的刹那发出嘶嘶的声音,像两种物质在进行氧化还原反应一般,过了几秒,声音消失,一瓶底的血竟化成几滴金莹剔透的露珠,按照姨夫的嘱咐,我把露珠滴进了我的左眼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