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讲啊,姨夫?后来呢?”我已经听入了迷,跟个哈巴狗等骨头一个样。

  “后来,后来,二喜待我是好比‘关云长对刘皇叔’,把我当神对待了。自此以后,我一个人轻轻松松的干着现在的小活。”

  “他媳妇呢,怎么会被上身啊?”

  “他媳妇不听我言,夜半时分,正是鬼怪最活跃的时间,二喜的血衣放在大门口,犹如老母亲喊自己孩子回来吃饭那么有感召力。他媳妇好比是黑暗里亮起的一盏灯,各种鬼怪都会闻风而至。所以我让他12点前一定关门,她肯定误了时辰。祸福所依,他媳妇本有个桃花劫,被这事带过去,他们可以家庭幸福的过几年了。”

  “姨夫的意思是,那女的还有桃花泛滥的时候,嘎嘎嘎~”

  “你小子一点即破,不过天机不可泄露,未来之事不可戏说。”

  走夜路对于我还是第一次,有点心惊胆战。还好有姨夫陪着。

  姨夫见我没有声了,对我说道:“怎么看你有点害怕啊,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数不清走了多少夜路了。”

  “姨夫,我听我妈说过,以前人家都喊你张大胆,我跟你比不了呀!姨夫吃的盐比我吃的米都多!”

  “哈哈哈,你小子!”

  聊着聊着就到了公墓前。

  这公墓入口处有一排洋槐树,尤其门口两颗最大,斜向道路的侧枝都要碰到一起了,从远处看过来,犹如两位巨人在招手,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四周围绕的松树在夜里像极了围成一圈的士兵,威严屹立,保卫这一方城池。

  手电筒的电池不知什么时候没电了,还好皓月当空,只能借着月色下网。

  我仰望着天空,看着北斗七星,以及其他叫不上来名字的闪闪的星星,“流星,姨夫快看!一连好几颗啊!”

  姨夫头都不抬一下,笑着说:“流星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只是你平时不留意罢了。老人说一颗流星划过代表一人死去。对着流星许愿很灵的,你也许个愿吧。”

  “我要像姨夫一样,学会法术,斩妖除魔,做大侠!”

  “啊呀,许愿说出来就不灵了。做大侠好,有志气,可别学什么法术了,这碗饭不好吃哦。”

  “我就是觉得抓鬼好玩,帮助别人不好吗?我可是对着一颗拖着长尾巴的流星许的愿,肯定能成功。”

  姨夫没有理会我,对我说道“我去方便下,你不要到处跑,在这里别动。”

  我无聊的一屁股做到岸边的地上,站了这么久小腿都有点酸酸的,我给自己捶捶腿,然后坐在那里,看着月亮的倒影,真是皓月银盘。

  忽地,平静的水面上起了一小片波浪,一个三四厘米高的水柱从水面静悄悄升起,像烧开的热水一样,我好奇的盯着看,心想究竟是什么样的鱼能吐出这样奇葩的泡泡?然而意想不到的是,一株水草竟然冒了出来,速度还不慢,像水蛇一样,左右扭动着往岸上爬来,爬上岸以后,又直奔我而来,缠住我的脚踝,开始往水里拽,我疼的嗷嗷大叫,却发现一点声音都发不出,那水草的力气可真大啊,赶得上一个健壮的成年人,我哭喊着,双手牢牢地抓着身下的草,疯狂的去抓岸上能抓的一切,却在一分钟之内被拽进了水里。

  就像在冰面滑倒一样,我“噗通”一声跌入水里,疼得大喊却呛了一口水。刚看到姨夫下水时水只能没过大腿啊,而我双脚乱踩却碰不到河底,我在那里不停的噗通,庆幸自己水性好,在我不断挣扎的时候,只见水面上又冒出三根更粗的水草,向我身体快速“游”来,更可怕的是,我感觉双手双腿已被完全缠死了,同时一股力量扯着我的衬衣,不停的往水下拽。我一呼吸就抢口水。

  我力气耗尽了,放弃了挣扎,任由脑袋沉入水底,很明显的感觉到我已经躺倒在水底了。可我的意识仍在,在这浑浊的水里,我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让我窒息的画面---的胳膊上缠着的根本不是什么水草!只是一团女人的黑色长发!!这时水面上数道白光亮起,而我的意识完全模糊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苏醒。感觉眼皮有千斤之重,我努力地睁开眼,无精打采的观察者四周。看到我盘盘腿坐在草地上,浑身上下就一件姨夫的外套披在肩上,身边燃烧着一堆篝火。

  ;w看7正版》章。节)3上酷匠W网◇

  “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我了,”姨夫站在我的面前,紧张的看着我说道,“感觉怎么样,能使得出力气吗?”

  “姨~夫~,我这是怎么了,我就记得我掉水里了。”我的舌头还不怎么听使唤,有点蜷缩。

  “我实话跟你说吧,你刚刚被水鬼拖进水里了,差点淹死。”

  “谢谢,谢谢,姨夫,救了我,我记得很清楚,我呛了好几口水。谢谢姨夫!不然我肯定,肯定死这里了。我记得很清楚,是被水草拖进去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不是水草,是死人的头发,两年前的夏天,也是这个月份,隔壁桑行村有个妇女偷情被发现了,她在上游那边,趁着泄洪的时候腻死了,尸体漂到了这条河道里,等她家里人找到时已经是两天后了,尸体都腐烂了,当时听村人看热闹的说,就一个头尖露在水面上,下去抬时都把胳膊拽下来了,周围有看热闹的村民,看的细致的被吓得大半年都睡不着觉。”

  “她家里人和那偷情的汉子打官司,硬说是他杀人灭口,尸体放在殡仪馆两个多月才火化,她的亡魂只能在这里找替身。”姨夫坐到我的身边揽着我的肩膀说道,“这件事,也怪我,来到这边应该警惕的。给你的玉观音你怎么不戴脖子上呢!”

  我赶紧从衣服兜里翻出来,麻溜的戴在了脖子上。

  夜很静,静的都能听到树叶在地上的滚动声;篝火很旺,木柴发出啪啪的爆裂声,我俩就这样肩并肩的坐着。

  “对了,姨夫,我怎么看你有点不一样,却说不出哪里变了!”

  姨夫突然沉默了,清了下嗓子说道:“我刚为了救你使用了禁术,后果是施法者减阳寿10年,不过不用太过担心,道家说阳寿每天都在都有增有减,多做好事,日子就会越来越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