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黄皮子摄魂

  又过了几分钟,姨夫觉得哪里不对劲,二喜不至于吓晕了把,怎么一动不动了呢?我可没力气把他扛回去啊!忽然,二喜一个驴打挺站了起来,闷声耷拉着头,僵硬的迈开腿,一步一步往水里走去。

  姨夫立马警觉起来,睁大了眼仔细在那里的地上搜寻着,果不其然!那边一堆灌木丛里,一只黄鼠狼抬起前爪站在草丛里,俩眼放出豌豆大的绿光,正盯着二喜的眼睛。那黄鼠狼的毛皮颜色是纯白色的,俗话说“千年白万年黑”这家伙要成精了!应该是二喜打扰了它拜月修仙,黄鼠狼小气,有仇必报,所以老辈人告诫年轻人不要招惹这些家伙。姨夫赶紧叫住黑子,扳着它的头对准草廓里的黄鼠狼,对黑子低声说道:“快去咬它!”

  黄鼠狼属阴,黑子属纯阳,天生的对头,姨夫一撒手,黑子就犹如脱缰的野马,径直朝黄鼠狼奔去。二喜离河边只有几步了,黄鼠狼听叫狗叫,无奈只能作罢,撤去绿光,二喜瞬间倒地,黄鼠狼站直了身子,露出利爪尖牙与黑子对峙起来。但见那黄鼠狼与黑子一般大小,不怯黑子,姨夫急中生智,“汪!汪!汪!”学狗叫了几声,黄鼠狼以为黑子不止一只,扭头变跑,身后放出一团白色毒气,黑子欲追,不想鼻尖粘上白气,疼的在那里嗷嗷叫。

  姨夫见黄精离开,才跑过去,看见黑子倒在地上,不停的舔着鼻尖,两眼流泪不止,像犯了狂犬病一般的痛苦。姨夫俯身安抚了一会黑子。二喜侧躺在那里,活像个死猪。嘴角的哈喇子直流,粘上泥土,甚是恶心。黄鼠狼臭气虽可怕,毒性却不能致死,黑子的身体自愈能力强,不出一天就能恢复。

  姨夫把二喜拖到一个坟头前的平地上,对着祖坟作揖说道:“老祖宗保佑,照顾会二喜,他死不了,只是要昏迷几天,我回庄上找人把他抬回去。”

  姨夫急匆匆跑去村部通知村长,村长叫上拖拉机手,带着俩大汉去把他拖了回来。

  第二天晌午,姨夫正躺在凉席休息,听得院内一个女人急促的声音道:“张师傅在家吗?家里有人吗?”

  姨夫凑近窗户一瞧,见一漂亮女人站在院里,他马上应和着出来迎着。

  上半身是碎花翻领短袖,无法遮盖呼之欲出的上围,一席纯白色的半身裙把杨柳细腰尽显。樱桃小嘴,柳叶眉,尖尖下巴鹅蛋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姨夫看着。其实姨夫也是当地出名的俊生,只不过年纪轻轻就经受磨难,沧桑感来得太早。

  “嗨!张师傅,干啥呢?热晕了啊?”

  “哦,哦,不好意思,这不刚从床上爬起来,还有点迷糊呢,你找我啥事?”姨夫只能用谎言掩饰自己的囧相。

  “是这样的,我家那口子昨晚被抬回来,现在还昏迷不醒呢,村长说这几个村里就你能治这种病,你给看看呗。”她边说边走近了姨夫,长裙在微风吹拂下飘荡。

  姨夫无法直视那勾人的眼睛,也无法拒绝少妇的渴求,只能答应,"这样吧,我等下就去看看,我去准备下,你回去等着,随后就到。”

  更新2最…快\8上◎酷d☆匠w@网

  她轻声允诺,转身离去。姨夫目送那浑圆上翘、一扭一扭的屁股远去,他嘴里念叨着,“有夫之妇,有夫之妇,还是看病要紧。”

  姨夫来到二喜家里,刚要敲门,就碰上了那美女,美女面带微笑,立马上前打招呼。

  “阿雅,张师傅来了,我正等你呢,我这急的团团转呢!快进来,坐吧,我去给你沏茶。”说罢,她拉着姨夫的胳膊往里拽。

  “大嫂,你太客套了,以后叫我小张、他弟、孩他叔,喊名字都好,我在家里刚喝得饱饱的。”

  “哎呀,怎么叫人家大嫂呢!大嫂都把我叫老了。他弟弟呀,你喝茶喝茶。这中午了,我去做饭,吃完再走可好呀?”美女倒是热情接待,搞的姨夫不知所措了。

  “不用不用,我这就去看看他,他卧室在哪个房,带我去看看了把。”

  姨夫走到二喜跟前一看,这外套倒是脱了,带着泥块的皮鞋散放在床边,嘴角处还有点点的泥土渣,头发散乱着,像个鸡窝棚。姨夫扒开二喜牛眼看了下,还好,他心里有数了。

  “嫂子,先给他脸洗洗干劲了啊,脸,抹干净了。”

  “我昨晚就要抹来着,看着那样,我害怕没敢动,怕越帮越忙呢。”

  姨夫自己去井边打了一盆凉水,帮着二喜摸干净了脸,顺便把他头发理了理,期间换了三盆水脏水才收拾好。

  那美女就在边上看着,只是嘴里不停的说着客套话。

  “是这样,喜子,昨晚撞邪了,这个邪物呢,最会趁虚而入,他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好,阳气弱,加上深更半夜的,野外受了凉风,魂被招离了身体。”

  “我可怜的喜子,呜呜呜~”她说着说着竟低声啜泣起来,“你看怎么办呐,家里,家里可不能少了他一天~呜呜呜~”。说着又拽着姨夫的胳膊晃荡。

  “他嫂子别难过,我给你一个法子,照做,两天后他就能醒来。”

  姨夫看不得女人哭,因为他不会哄女人开心,倒不是木讷如榆木疙瘩,他做这行就要保持一种成熟稳重气,就好比那大将军,自己都乱了,还如何指挥别人。

  “你这样,找四枚铜钱,用纸包好压在房子四角;今夜夜里11.30,把他穿的衣服都取下来,在大门口念‘张二喜不怕,快快回家’,念三次,切记在12点前把大门关上;待明天正午,你杀只大公鸡,鸡血滴在正门口。那只鸡你中午留着做菜,等他起来吃。按我说的做,记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