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 鬼火弄人

  姨夫要考我,于是乎问我,“你说地笼在那里,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谁会偷走它,还有如何预防它被偷走?”

  我的脑子飞速的旋转,想了一下就说:“我想到了,只有一类人会偷,那就是同行!别人就算偷了去,也吃不了那么多,还是要卖出去,这一卖就会暴露自己!嘿嘿,姨夫我聪明不!”

  “不错不错,分析的很到位,可是最难的是如何防患于未然,或说亡羊补牢?”

  “我又想到了,对付这些坏蛋,一定不能手软,抓是抓不到了,只能来阴的。其一,下网时做到周围无人,提网线放水里;其二,在网上做文章,把网做的与众不同,那些网都是一个颜色,你可以做成彩色的,那么他偷了也不敢用。然后就是勤快点多查看啊,别的没办法了。”

  “很好,你小子鬼精鬼精,这头脑用在读书上,北大清华有望了。不过,你说的是普通人的做法。你姨夫我能做到这一带的首富,自然有我的办法。”姨夫忽然清了下嗓子,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我呢,略懂周易,知道一些神鬼之事。”

  姨夫所在的村子叫张大庄村,看名知其意,村上绝大数是张姓人家。村子不大,有近千户居民,是个很有历史的自然村。姨夫在出狱后,痛定思痛,那折阳寿、断子绝孙的行当暂时不能做,该干嘛好呢?适逢夏季,一时找不到工作,看到鱼贩子在村口每天都忙的不亦乐乎,尤其是他们手里晃荡着的红彤彤的票子,引得他口水都要流下来。当即他一拍大腿,终于发现来钱快的买卖了。

  花了积蓄置办了一些装备,结结实实要大干一番。他能掐会算,擅断风水,哪里鱼虾富足这种小事,自然是手到擒来。不出三日就赚回了本钱。这让同样是做这个的本村的张二喜暗暗不爽,一天捉的赶上他一个星期的量,他计上心来,就每天尾随着姨夫后面,掌握了他每天下网的位置,待姨夫收网前去洗劫一空。姨夫当晚收网就发现有问题,这少了太多。第二天,姨夫依旧如故,不过他比以前早了一个时辰。知道了作案人,姨夫有数了。

  第三天一大早,姨夫就在村口跟人讲,村外有脏东西,前几日路边热死的一个老乞丐是死不瞑目,需要亲人厚葬。他说的有鼻子有眼,倒是个合格的演说家。

  “哎呀,大婶子,起得好早,明天下地干活要在天黑前回来啊,昨晚遇到脏东西了...""二狗子,以后不要去XX玩了,那里有吃人的怪兽,听话啊,回家告诉你妈妈...""表哥,最近生意好啊,哎,我不行啊,刚干几天就不想干了。哦,你也听说了,嗯,对啊!前头胖婶亲眼看到的,还有三队的杀猪的三胖子,好多人看到的!我是要考虑就跟你干木匠..."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件事半晌就全村皆知,闹的是沸沸扬扬。这时姨夫感觉做的有点过了,其实吓唬吓唬二喜是他的本意,这局差点没法收场。

  做这种事最讲究策略,首先就是营造气氛,让你的敌人半信半疑;第二步就是让他眼见为实。

  混混、流氓这工作干了半辈子,二喜兢兢业业,胆子肯定比一般人大。二喜在行业里也值得认可,严格按照欺软怕硬的行规行事。

  姨夫在天黑前赶回家里,拿起铁锹走到后院,在一个覆盖了老土的土堆里挖出一个棕色的瓶子,瓶子里盛满了水,里面存放着他们行业常用的白磷。

  、酷c{匠网永久、免^t费◇U看小说

  “今天就用这东西,就能吓瘫二喜,那傻小子。”姨夫在心里窃喜。

  入夜,姨夫照常骑着“永久”,斜眼瞟到在巷道尾随的二喜,暗自高兴,故意放慢速度,生怕那小子今天不敢去了。二喜就是二喜,远处紧紧跟着,不做狗仔式可惜了。

  村外十里地,那里是村子的墓地,墓地那边是地势最高处,有依山傍水之势,四周柏树环绕,让人肃然起敬。里面星罗棋布很多自生的地盘松,几百年下来,墓地都要敢上村子大了。

  由于经济吃紧,守墓的老头子也回家抽大烟袋去了。墓地中有几道暗水,雨水不多,就会断流成几个分隔的死水潭,这水潭在大旱时节也绝不会干涸,附近村名多仰赖它们灌溉农田。这里面的虾虾蟹蟹也是最肥的。

  行至此处,姨夫与以往一样先下了网。星夜,借着月色,胯下斜眼偷瞄了下,二喜果然匍匐在百米远处。姨夫取出封于水中的磷粉,上面还有些许水珠,却不擦拭,洒在干燥的草地,每隔半米撒了四五处,又在旁边徒手画了个圆圈,口中念叨几句,然后带着黑子假装离去。

  二喜见姨夫远去,悄悄的来到跟前,找到了藏于在草丛下的网线头,插了跟枯枝做上记号。

  待他拭去裤脚的尘土要离开之际,只听见嘶嘶的声响,他紧张的四下张望,突然意识到声源就在眼前,他故作镇静,睁大了牛眼,草丛里!对,草丛里慢慢悠悠飘出一团绿色的火苗,从萤火小瞬间涨到碗口大,还伴随着夜里不极想遇到的嘶嘶声。二喜摸了摸额头的汗水,轻轻抬起脚,怕惊动了这脚脖子边的绿火,他往后退了了半步,刚落脚,回头一看,怎么后脚边也起了一团,他脸色煞白了,摒住了呼吸,打算再退一步,这还没落脚,他下意识斜眼往身后看去,妈呀!怎么又起了一团,且前面两团绿火飘飘忽忽的正往自己靠近,二喜吓得跌倒在地,他忽然想起了村上的流言,想爬起来跑,双腿已不听使唤了,两脚不停的蹬地却就是爬不起来。

  姨夫在远处看见他的狼狈样,忍不住骂了句:“鳖孙,就这点能耐还学人偷东西,吓死你个龟孙子!等你你尿玩裤子赶紧滚回去把。”

  “每逢十五月儿圆,月下数钱越有钱!二喜吓得抱成团!哈哈哈,今夜的月色甚好!”姨夫趴在一个坟头后面,摸了摸黑子的头,黑子用力摇着尾巴去舔姨夫的脸,姨夫不停的把黑子推开,“啊呀,恶心死了,满脸的口水,别舔了,看你,怎么比我还高兴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