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家院里矗立着八个齐腰高的圆水缸,这种水缸在我家是用来放粮食的。水缸里满满的都是黄鳝,女孩子见到指定要晕过去,那可是半米多厚的黄鳝群!里面不停的缠绕、游动着。地上的大铁盆里还有龙虾,弯下腰欲去摸,那警觉的龙虾立马伸出大铁钳,带头的龙虾发出警告,数十只铁钳跟着扬起,吓得我我一个男子汉跌倒在地。真是不能小瞧这些“虾兵蟹将”。

  ”阿龙来啦,快进来,外面太阳毒着呢!”姨夫在堂屋里喊我。

  “姨夫好,放暑假了,我来玩玩,这里真好玩啊!啥都有。”

  姨夫从小板凳上起身迎我,摸着我的头,又攥了攥我的手,慈祥地看着我说:“嗯呀,小半年不见,你小子又窜出半头,现在是个大人了啊。”

  “姨夫,这网被谁弄破了啊?”我看着满地的地笼疑惑起来。

  “都是龙虾弄的,你看那俩大钳子,进了网出不来,急的弄破这网。对了,今晚别回去了,跟我一起去抓龙虾,分你一半咋样,要不然一天一张这个,咋样啊?”他晃着手里的毛爷爷诱惑我,伴随着“狡猾”的笑声。

  更新$最w快上A酷(s匠T!网~

  我兴奋的跳起来大叫:“好呀好呀好呀!,几点去啊,我都等不及了!”

  “不着急,我先把笼子补好,不然都从这洞里跑了,你也和你妈妈说一声,不然又要打你屁股了,哈哈。”

  “放心吧,语文老师告诉我们暑期要多接触大自然呢。还有一个作文,叫‘走进大自然的一天’,我现在有题材了。”

  转眼到了黄昏,依旧热死人的样子。

  “阿龙啊,起来了,吃饭了。”姨夫那浑厚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在屋里都有回声。

  姨夫把我叫起来吃晚饭。我大姨带着孩子们住在前院,他一个人住在北院,院子中间隔了一条街道,街道隔不断感情,却让他俩越发的惺惺相惜。

  “你去前面吃饭,吃完了过来我们一起出发了。”姨夫摸着我的头说。

  “姨夫,你咋不去啊?那我给你带点把。”

  “你让你姨今天准备两个人的夜饭,我一般晚上那顿才开始饿。”

  “哦,好的好的,一天四顿,要撑死我喽。”我蹦蹦跳跳的去吃饭。

  晚昏,天上只剩下太阳发出的残光,留在最远处的天边。

  姨夫骑着三轮车,带上各种工具,当然还有夜宵。

  “那,这个玉观音给你带着,陪我出来,先赏你的。”

  “谢谢姨夫,不过我一个男孩子带它干嘛,别扭。”

  “听话,这是抓水族的规矩,带着来财......抓的多...”姨夫苦口婆心的对我解释了半天。“哎呀,被你搞的都忘了!”姨夫吹了声口哨,“我们还有一个伙伴,黑子。”

  但见几十米远的草垛里窜出一条黑狗,此狗纯黑,眼睛大如牛眼,却极其温顺,跑到跟前对着我摇头摆尾的亲近。

  “出发!”姨夫竟像一个将军般挥起臂膀。载着我还有黑子像远处的黑暗走去。

  我们驱车来到距村子数十里远的河塘边,周围是大片的水稻田,灌溉的沟渠把田地分割成数块,我们找的是那种不直接用于灌溉的小湖泊,这种湖泊一年四季都有水,才会有又大又肥的家伙在里面。

  天色已黑,我帮姨夫打着手电,见他把地笼整理好,从一个黑色塑料袋里掏出一大团黏糊糊的东西,我凑近细巧,一股腥臭味就扑面而来,我差点呕出来,埋怨的对姨夫说道:“这是啥呀,那么臭,龙虾会吃吗?”

  “当然啦,龙虾喜食腥臭,这味道能把附近的都给吸引来,我每天都去集市上收集内脏,还有挖了一个多小时的蚯蚓,这是为他们准备的鸿门宴。”,姨夫戴着手套把切好的肉扔进笼内,回头看了即将作呕的我,呵呵一笑说道“天气热,放袋子里闷着,有点腐烂,不过这样更好,我闻习惯了,还好。三四天后你就会习惯了。”

  “你看,这是羊骨头,也是它们喜欢的,当然里面还有我自制的一种香料,保证它们吃了晕乎乎却死不了。”

  我们就这样下了四五处地方,我感觉有点累了。

  “来,休息一下,我抽支烟,那里面有水,你渴了自己喝。”他从屁股兜里掏出一盒皱巴巴的大前门,拔出一个同样皱巴巴的烟条,划着一只洋火,黑夜里一个红彤彤火苗瞬间映红了他的脸—那黝黑的皮肤,他望了望四周,然后蹲在地上,惬意的吞云吐雾起来。

  期间我问他,就不怕下的笼子被同行或者顽皮的孩子们顺走,他诡异的笑着说:“你姨夫这点本事没有,就不要干了,我的东西没人敢拿的。”

  我顿时来了兴趣,有点崇拜的问道:“姨夫,你是黑社会老大吗?没人敢,那以后有人欺负我,我找你打他。”

  姨夫踩灭了扔地上的烟头,忽然严肃的问我,“你胆子大吗?”

  “大,很大,我前几天和伙伴们端了个蛇窝,一条母蛇被我们划开肚子,里面竟然有10几条包在蛋皮里的小蛇,自己钻破那层皮,吐着信子,想跑,被我们全砸死了。”我特骄傲的告诉他。

  “厉害了,那种是毒蛇,杀的好,不然咬到干活的农民就不好了。你全部杀死了吗?”

  “嗯,你以前就说过,蛇会记仇,会报复,我们一个没留。”

  “对,既然杀了就要杀绝,这东西不是善类,你胆子还行,带你去坟地敢去吗?”

  “啊,去那里干嘛啊,不过有你在一起,我不怕。”

  “那边的河里才是重点,那里的虾子是这边的数倍。走,我们收拾下去那里下几网。”

  路上姨夫告诉了我,他是通过一些手段让别人不敢动他的东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