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他的俩孩子跟着奶奶生活,奶奶也是浑身的毛病,而孩爷爷多年前就去世了。多亏了邻里相亲东家一把米,西家一碗汤地接济他们,不然这老的小的指定会饿死。

  他急匆匆的跑到儿子床前,双手颤抖着掀开有些发臭的油黑黑被子,看到那半截残废的腿......只听村里人讲那夜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哭声。

  孩子见到最亲的爸爸回来了,哭的也是稀里哗啦。在姨夫的再三询问下,孩子道出了实情,果不其然是那个偷人的汉子使坏,趁孩子一个人玩耍时抓了去扔进了枯井。姨夫的拳头紧绷着,胳膊上青筋暴起,按着以往的性格,他确确实实会捅那个小人一万个透明窟窿,真要感谢牢狱之灾,他竟能压下杀人的怒火。他本想着重操旧业,但是他的母亲以死相逼,他只得暂时放弃了这个”断子绝孙“的行当。

  /更x新l最l快4上:酷=匠*?网d6

  姨夫的大名几无人知,亦或他是刻意隐瞒。大家平日里有的尊称他“张半仙”,也有戏谑他作“张半瞎”。他对我说过,街头算命里“装瞎子”最吃香,然而他认为得道之人不但不瞎,还能开了天眼。

  不要认为他离开算命活不了,姨夫可是出了明的全能手,兴许是聪明,学手艺极快,木匠活、农活、上山下海的活都做的轻轻松松。就单说夏秋季节的一大赚外快的活动--捉龙虾、黄鳝,他就日入数千块,在我们那里,那时候的平均工资也不过800多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