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尸体出招到变招都十分迅捷,停留间隙绝对不会超过一秒钟。在我们眼中,他只是一道黑影,如线条般穿梭在狗蛋的身上。而狗蛋牛则是手忙脚乱,显现出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尸体已经占了上风。

  “狗蛋,快用你的恶鬼冲撞!”站在屋顶下指挥战局的丁爷着了急,她不甘心狗蛋就此落于下风,当即改变了招数。

  吱吱吱!

  狗蛋听到命令后,接连发出一阵怪叫。与此同时,整个身子嗖的一声腾跃到了半空之中。那尸体见状,嘶的一声,也随之迎了上去。他的招数不但奇快,而且连绵不绝。只要被他黏上,想要甩脱就会变得极其困难。

  碰!

  转眼间的功夫,狗蛋和尸体相撞在了一起。狗蛋的力道占据了上风,硬生生将尸体压了下去。他似流星急坠一般,在夜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泛着花光惊艳四射。

  轰!

  落地时一声巨响,地面被砸出了一个深坑。狗蛋的半个身子已经陷了进去,牢牢地将尸体压在了下面。这时,周围凡是有人居住的房间都亮起了灯光,不消片刻又传来抱怨声。一时间,原本宁静的夜间突然间沸腾了。只怕很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人都以为地震了,该躲该藏一下子全乱套了。

  “结束了!”我叹了口气,觉得尸体已经被狗蛋打败了。变异的尸体长得也是肉身,同样遭受不住强有力地摧残。

  “狗蛋干得漂亮!”丁爷兴高采烈地喝了一声。

  “果然是丁爷,实在是太厉害了。”小鸡紧跟着拍起了马屁。

  “吱吱吱!”就连狗蛋也奉承了几句。

  丁爷习惯了旁人的吹捧,这能使得她充满成就感。此刻,她一脸得意,摆出一副傲人的姿势。

  “呵呵,你以为这么简单就能胜过那尸体吗?”可没想到的是,大叔竟然呵呵一笑,吓了我们所有人一跳。

  “怎么?”丁爷冷冷一笑,感到不解。

  嗖!

  酷W匠j}网首、发

  话音刚落,只见狗蛋的身子陡然间开始下沉。不到片刻的功夫,他整个身子完全沉入地底。地底下又是一场激烈的打斗,可遗憾的是我们完全看不到,只能瞧见周围地面的波动。就像一只田鼠在到处乱钻,留下了横七竖八、错乱无章的道梗。

  打斗一直延续了七八分钟,最后以狗蛋被掷出地面而告终。只见狗蛋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整个身子卷缩了起来。。他原本就是个身材矮小的鬼童,可这会儿却渐渐地萎缩成了一个胚胎。

  “好你个畜生!竟然敢将丁爷我的狗蛋打回原形?”丁爷见状,怒不可遏,急着要上去跟尸体玩命。

  “不可以,危险!”小鸡活生生被她吓了一跳,一把拉住了。

  “你给我让开!”丁爷气急败坏,伸出双手猛推了小鸡一把。

  “丁爷,你消消气。有话好好说。”我们不愿看到事情闹大,丁家虽然和我们不同道,但也不能得罪了周围的人。毕竟,这里还是有王法的,万一引来有关部门,那就麻烦了。

  “消气,那畜生把我的小鬼打成了胚胎,你能叫我不生气吗?”丁爷压根听不进我的劝告,她越说情绪越激动。

  “丁爷,狗蛋受了重伤,我们还是先将他带回去让师傅医治吧。”这时吗,小鸡已经将成了胚胎状的顽牛抱到了怀里,然后过来拉扯了丁爷一把。

  “不行,不能就这么放过那畜生!”钦爷再次一把甩开了小鸡。

  “丁爷,医治狗蛋要紧啊。”小鸡当即又黏了上去。他苦苦哀求着。

  钦爷听着,看了一眼顽牛的伤势,只见他在小鸟怀里颤抖不已,似乎只剩下一口鬼气了。不由得伤心起来,她眼里泛着泪光,过去伸手摸了摸顽牛的身子,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们先带顽牛回去,让阿爹医治。等到天亮之后,再来找这女人算账。”

  说着,她拉上小鸟急匆匆地离开了。

  “呼!”看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不禁松了一口气。眼下的麻烦暂时告了一断落,至于其他的事情就等到天亮再说吧。或许,到了那时丁爷的父亲早就将狗蛋医治好了。

  这时,我倦意也正好上来了。连连打了五六个哈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觉得是该上车睡觉了。

  “那具尸体,我认得,是我们家的。”大叔叹了一声,惊恐的说道。

  我们不知道他们家的尸体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可能大叔自己也不清楚。

  “丁爷这个女孩子的性格,我了解,等她的狗蛋医好了,她就不生气了。”面对大叔子的担忧,我却显得不以为然。

  “这只小鬼都被打成胚胎了,要医好他谈何容易?”大叔继续说道:“鬼和人差不多,人有人胎,鬼有鬼胎。鬼胎是最原始的形态,当一只已经成形了的鬼再次变回到胎形,那么就意味着他受到了重伤。想要瞬间将他医治好,是完全不可能的。”

  “这……”经大叔这么一说,我立马担心起来。当即,睡意全无,紧张的问道:“他不会死了吧?”

  “这倒还不至于,我看那小鬼的体格还是非常壮实的。看来,主人平时应该对他极为照顾。”大叔告诉我道。

  “那我们可以去丁家道个歉,没准他们就会原谅了。”小高提了个建议。

  “我反对,那不是羊入虎口吗?”我持反对意见。

  “去!”大叔冷冷说道。他下了最后的决定。

  自从他母亲去世后,他便有了家的依赖,对于家族的感情越发上升。所以,怎么样都不愿意看到家族和丁家结怨。

  尸车最终停在了一处荒郊,我透过车窗往外看去,发现那是一片废旧的坟地。其中杂草丛生,枯枝树木错乱一地,到处透露着荒凉的气息。看到眼前的这番光景,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暗暗想道:难道传说中的丁家鬼庄就建在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

  “好了,下车吧。”正在这时,小高打开了车门,招呼我和大叔下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