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余杭,我把情况和爸爸说明了一下。爸爸虽然还是半信半疑,但仍然命令手下工匠合力打造了一副上好的棺材。因为集合了大家的力量,这副棺材在一天半的时间里就完成了。我顾不得休息,又和小高连夜启程,护送棺材前往大叔的家中。

  一路顺畅,并没有任何意外。棺材安全交到大叔的手中。大叔将自己的母亲入殓后,竟决定要将她护送至自己的车行。他说,自己不孝,没能在母亲生前尽孝。所以,在她死后要守孝三年。陈李家的人并没有反对,我们也只好遵从。

  于是,我们三人护着那棺材返回东经尸车行。

  夜色越来越浓了,一轮弯月高高挂着,另外零零碎碎还有几颗星辰陪衬在一旁。这是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也是阴气较重的晚上。大叔在一旁静静发呆,也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就这样我们赶了一路,不知不觉来到了怀化地界内。这时,大叔忽然提醒我们说,行事要注意点。这个月正好是鬼七月,此地极不寻常。据说,当地有一户姓丁的人家,他们天生具有阴阳眼,被视作是阴间的代理人。在丁家有一处地牢,地牢中关押着大大小小百余只厉鬼。而每逢鬼七月,丁家人都会让那些厉鬼出来放放风、透透气。于是,只要是那一个月的日子里,你走在街上是看不到任何一个行人的。

  此刻,四遭无人,整条大街冷冷清清的。

  啪啪!突然间一阵惊吓传来。

  我顿时感到心乱如麻。脸上更像是被人重重打了几个耳刮子一般,显得又红又涨。

  “你们是哪里的朋友?”有人一边口里问着,一边向我们靠了过来。

  “东经尸车行。”小高报上了名号:“敢问阁下是哪里的朋友?”

  “嘿,我呀?”那人听罢,竟嘿嘿一笑,然后用风趣幽默的语调告诉我道:“小鸡,一只活泼可爱的小鸡。”

  “小鸡?”我心里咯噔惊了一下,好奇怪的名字哦。

  转眼间,小鸡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借着昏暗的路灯,我们看清楚了他的全貌。只见他是一个胖胖的男孩,剪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皮肤也较为白净,不过黑眼圈极重,还有那弯弯的鹰钩鼻给了人一种阴冷的感觉。从他样貌来看,年纪应该不是很大,估摸着就十七八岁“你好。”他笑着向小高伸出了手。

  “你……你好。”小高感到有些不适应,但还是伸出了手与他相握。

  吓!

  小高抽搐了一下,急急忙忙把手收了回来。

  “怎么?不会是冻到你了吧?”小鸟关切的问了一声。

  “你的手怎么会……”此刻,小高冻得全身发抖,牙关格格作响。

  “我是个养鬼人,手上当然会有些寒气了。”小鸡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憨厚地告诉我道。

  养鬼人曾经也是一门红极一时的职业,他的出现要比赶尸匠早得多。但是,鬼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太过凶险了。就算是一个修道多年的道士,一不小心也会犯在他手里。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么技艺渐渐就被世人遗弃了。后来,盗墓行业的盛兴,尸体生意的普及。文物和尸体逐渐替代了养鬼。

  时至今日,整个道上还在干这个活的家族不超过五家。而怀化的丁家就是其中之一,难不成眼前的小鸡是丁家人?

  正当我们疑虑重重的时候,不远处又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小鸡,小鸡,你在哪?”

  “我在这里,丁爷!”小鸡听了,兴奋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挥了挥手。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随着一声急促的脚步声,那个被小鸡称之为丁爷的人也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这人虽然被称呼为“丁爷”,但却是女人味十足的姑娘。

  “叫你出来放鬼?你倒好跑到这里来闲聊了!”丁爷一见到小鸡,就重重给他吃了一记栗子。

  “啊呀!”小鸡遭了打,突然挺直了腰板,反问自己道:“这小鬼去哪了?”

  “我正要问你呢!”丁爷听罢,就更加恼怒了。她干瞪了小鸡一眼,然后面向我问道:“喂,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我们家的小鬼?”

  “小鬼?”我嘴角微微抽搐,心里大吐口水道:“那东西,我怎么会见过嘛!”

  经过这一番的交谈,我似乎明白了这一男一女的来历。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这两人应该是传说中的丁家养鬼人。关于丁家的历史,大叔大致上只知道两一点。第一点,他们祖上是茅山道士。但所修炼的并不是正宗的茅山术,而是阴毒的禁术。丁家的养鬼门道,正是来源于茅山的禁术。第二点,这一二百年来他们家族都是以养鬼为生的。但这个家族从来不服务任何组织,他们自给自足,养鬼也只是为了自身的修炼。

  众所周知,鬼的食物是人畜的精血。他们两人大晚上的出来放鬼,也不怕会害了其他人。所幸,现在正值夜深人静的时候。大街上除了我们三人之外,就再无其他行人。

  “喂,我问你话呐!你到底有没有见过我们家的小鬼?”那个叫丁爷的女人见我迟迟没有答上她的话,不禁就来气了,竖着一对浓浓的眉毛大声喝问道。

  “没……没有。”我回过神来,急忙摇了摇头。

  “可否告诉我们,你们家的小鬼长什么样?”这时大叔问道。

  “你说我们家的小鬼呀?他就是一小屁孩,可调皮着呢!”丁爷微微一笑,对大叔说道。她说着双手比划了一番,让我们大致上清楚了那小鬼的身高。原来,这小鬼是一未长大的鬼童,体型上跟一般十一二岁年纪的小孩差不多。

  “我们叫他狗蛋,他听到这个名字后就会搭理你了。”小鸡跟着补充了一句。

  “狗蛋?好奇怪的名字呀,就跟你一样。”我听着有趣,呵呵笑了一声。

  “我们叫他狗蛋那是因为他打小爱调皮捣蛋。”小鸡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嘲笑而感到生气,反而是耐着性子向我解释起来:“我之所以叫小鸡,那是因为我打小就是一个菜鸡的养鬼人。所以,到现在为止师傅也没给我安排一只鬼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