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路跟随着尸队,作为今晚飙尸赛的裁判,必须严厉监督,以防止选手在中途违规。我坐下的尸体比较中庸,虽然跟不上一线,但也不至于落在尾部。其实,身处当中的位置才是最理想的。如此一来,我便能瞻前顾后。

  一线的领头羊是胡刚和刘应,这两人是两支队伍里的头儿,也是今晚飙赛的主角。他们能占领第一的位置,可以说是众望所归。刘应胯下的龙龟尸,乃是一少有的稀罕物。众所周知,龙生九子,龙龟正其中九子之一,可视为神兽。他们阴兽尸车行以猎捕兽类尸体为生,对于神兽的尸体自然不会错过。这只龙龟尸是刘应的成人礼,价值不菲,道上许多人都曾出高价收购过。龙龟尸的厉害不仅仅是速度奇快,他还具有不俗的战斗力。只不过,刘应这小子从小恃宠而骄,不学无处,除了学会基本的赶尸技巧之外,就一无所知了。所以,身为神兽尸体的龙龟尸也只能被他用来飙尸。倘若将这具尸体交到李狗儿手上,那它所发挥出的威力可就要强上好几倍了。

  “胡刚,你拿一具无头尸来和我比,也不怕撞了墙!”刘应嘲笑了一声,说吧,赶动了龙龟尸。让它提起速度来,不一会儿功夫就跟胡刚拉开了距离。他孤身一人,摇摇领先。我们跟在身后的人,几乎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

  “你可别小瞧这无头尸!”胡刚冷冷说道。他自然不甘落后,也跟着赶动无头尸,奋力追了上去。转眼间,他也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内。这两人驱赶的尸体就好比是世界顶级名车,一脚油门下去,就可以把后边的人甩开好几条街。

  “松林兄弟,你得赶上去。要不然呢,他们两人准打起来。”这时,金牛突然对我说了一声。他胯下的尸体明显要比我高出一个档次,况且他还有一手熟练的赶尸技巧。按照道理应该是能跟住胡刚和刘应才对,即便拿不了第一第二名,可要争个第三那是绝对有是实力的。但不知为什么,他故意放慢了自己的速度,一直跟在我身边,不求最快,也落于人后。或许,是跟他成熟稳重,不爱与人争先的个性有关吧。

  “金牛兄弟,他们两人骑得可都是一等一的尸体。我哪更得上呀?”我叹了一口气,深表为难地说道。

  “你说得也是,无头尸和龙龟尸都是当今世上一流的尸体。”金牛点了点头,也叹了口气说道:“追是追不上了,你说这万一他们两人打起来该怎么办?”

  “我是追不上了,但你可以啊。我瞧你的尸体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差。”我微微一笑,给了他一个建议。

  我虽然不会赶尸,但好歹也是卖棺材做丧事的。尸体是看多了,好坏自认分得出。从我第一眼看到金牛胯下的尸体,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也是一具难得的尸体。所以,只要他拿出百分百的实力来赶尸,一定能够和胡刚他们争个高下。

  “我?”金牛听了,竟然慌了神。他一时间显得尴尬了许多,手足无措地说道:“我哪有那实力啊?”

  “金牛兄弟,你谦虚了。我好歹也是道上的人,一早就看出来了,你的修为要比这两人高许多。”我如实说道,一点儿也没有吹捧他的成分。

  “我……我哪里能和胡刚比啊,这话你千万不要乱说了!”金牛说着,向前赶了几步。追过几个人,像是刻意要避开我。

  他似乎非常忌惮拿自己和胡刚比较,我估摸着这其中一定关系着他们清尸车行的内部纷争。胡刚一定是法定继承者,得到了所有老一辈人的肯定。而他修为和人品都在胡刚之上,若不这样刻意回避着点,或许就很难在门中立足了。这好比过去,皇室之争,一旦太子爷确立了。其余的皇子要么流放,要么装傻充愣。但凡锋芒过盛的,无一有好结果的。

  我能理解金牛的处境,但同时也对这个人充满了忌惮。他年纪轻轻,竟如此懂得韬光养晦,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他看上去个性稳重,可或许内心和陈三关一样也说不定。

  正当我瞎揣摩的时候,前面的队伍忽然间凌乱起来。,原本整齐的队形,竟然纠缠在了一起。只听当中有一人大喊道:“别让金牛青跑了,快阻止他!”

  紧接着又人跟着喊道:“对!金牛是胡刚的帮凶,不能让他溜了。”

  原来是刘应的人怕牛青跟上去和胡刚汇合,如此一来项应便要同时对付两个对手。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有帮手的一方自然会占点便宜。

  “给爷下来吧!”却见这时,一人向金牛发动了攻击。他操控着自己那具头狼尸,疯狂地向金牛扑去。话音刚落,头狼高高跃起,都已经盖过了金牛的头顶。头狼是狠角色,身体矫健,攻势凶猛,在草原上可谓是一等一的杀手。

  “住手!”我见状,立马阻止道。作为一个裁判,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犯规。

  “你算老几啊?”但当我话音还未消落之时,却又见一个胖墩墩的年轻人挡在了我的面前。幸亏,自己坐下的尸体识趣,见了障碍物后,他自个就停了下来。要不然,就要撞上那胖子了。

  胖子的尸体是一头巨猿,体型明显要比其他尸体高出一大截。所以,他挡在我面前,也就把我的视线完全给封住了。至于金牛和那骑头狼尸的人到底怎么样了,我一概看不清楚。只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地打斗声,估摸着还挺激烈的。要说这帮小子,也够野蛮的,这大街上驱赶着尸体就打了起来。也不怕引来什么反恐特种部队,到时候看不把你们老窝一个个都给端了。

  “我……我只是个外人。”事已至此,我不想惹麻烦上身。

  “外人?呵呵,你休要骗我。你道我不知道啊,你胯下骑的可是清尸车行的尸体。”那胖子冷笑了一声,又继续说道:“说明你和胡刚他们是一伙的,也就是我们阴兽门的敌人。”

  aX更{:新Q#最}Z快√上y{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