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李家是道上的大派,也是做死人生意的大户。既然是他们家死了人,而且还是一族之长,那么操办起丧礼来自然是要隆重点。该有的习俗一概不能少。这回儿主持操办丧礼的人是李正通,他正和几名有身份的长者再商量丧事的具体细节。

  大叔跪在灵堂,一脸没落,他嘴角微微颤抖,似乎轻声念叨着什么。我对了对他的口型,貌似呼喊着“母亲”二字。

  其实,我和小高都看得出来,他此时此刻对于陈灵儿有着深深的愧疚。他口头上说恨死了自己的母亲,但心底里还是有着眷恋之情。试问这天底下有哪个子女会痛恨自己的母亲呢?现在陈灵儿为了救他,牺牲了自己。这对于大叔来说,是一件追悔莫及的事情。他感受到了伟大的母爱,却再也不能当着母亲的喊出那温馨的两个字。

  “松林,你回来了。”大叔叫了我一声,语气是那么的悲鸣。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对此也感到和愧疚,也许我早点找到李婆婆回来,大叔就能够获救,那么陈灵儿也就不用牺牲自己了。但是,事实永远没有也许……

  “没关系,这不关你的事情。”大叔叹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松林,如果大叔记得没错,你家里是打棺材的吧?”

  我默然点头,只听他接着说道:“那么劳烦你,替我……我母亲打造一副上好的棺材吧。”

  “既然大叔你发话了,松林一定尽力办妥。”我握紧拳头,告诉他。

  我家店铺里除了王师傅之外,还有几名上好的工匠。相信由他们打造出来的棺材,一定会让大叔满意。所以,我决定赶回余杭,尽快替大叔托付的任务。

  “小高哥,你开车送我去余杭吧。”我接着望了小高一眼。

  尸车护送,用不了半夜的功夫我就能到余杭了。小高点了点头,然后吐出了一句:“可惜了……”

  “可惜什么?”我好奇问道。大叔也怔了怔,一时间我们都把目光对准在了高海军的身上。

  “可惜,我们要错过阴间的选拔了。”小高缓缓说道。

  “大叔的事情要紧!”我严肃的说道。

  说着,我望了大叔一眼,只见他默认。

  事不宜迟,我和小高随即告别大叔,驾驶着尸车一路飞奔余杭。由于,尸车上的血量储备不足,当我们行径至中途,车子便没了动力。小高大声骂了娘,然后灰溜溜地站起身来,说是去买血,叫我坐在车里安分点。

  我点了点头,但他离开后不久,我便觉得闷得慌,就违背了他临行前的关照,一个人漫步到了大街上。这里是小城镇,到了晚上就没啥热闹的,偶有几个行人,那也不过是匆匆路过的。我来回游荡着,闲着无趣步入了一条小巷子。这条小巷子很狭窄,几乎只有一个成年男子的宽度。一道冷风吹来,令我体会到了一丝丝凉意。我抖擞了一下精神,加快了步子。心想得赶紧回去了,要不然小高回来见不到我就该着急了。

  可我心里一着急,就不由得走了岔路。走出狭窄的小巷之后,又步入了另一条街。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来时压根没有走过这里。此刻,竟感到陌生和不安。

  “胡兄,你慢点!”而就当我要寻路返回的时候,忽然间从前方飘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听这声音清脆而又洪亮,中气十足,很显然说话的男子年纪很轻。

  “金兄,今晚我们一定要赢那龟儿子!”另一个男子回答道。

  d2酷:匠网dG唯J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大家都是兄弟,输赢并不重要。”之前那个男子又说道。

  “他可不这么想,你若还是把我当兄弟的话,就帮我一把。”

  这两人一来一回,仅仅是几句话的时间,却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光顾着听他们对话,没有即时躲闪。和他们撞了面,场面尴尬万分。

  “小子,你是谁?”其中一人问我道。他胯下骑着一具无头尸,看起来应该是道上的人。既然是道上的人,我也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我叫松林,是东经尸车行的伙计。”我告诉他们道。

  “原来是同道中人,幸会,幸会。”那人对我抱拳施礼,很友善的说道。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我也跟着还了一礼,口里询问道。

  其实,混我们这行的人,见面打招呼也是彬彬有礼的。因为,我们首先是生意人。正所谓和气生财,你敬人家,人家也就会回敬于你。一来一回,生意就上门了。他或许压根没有听说过我们王家阴店的名字,但这并不阻碍他结交朋友,招揽客源。

  “在下胡刚,那位是我的朋友,他叫金牛。”胡刚介绍道,并指了指站在他身边的那位男子。金牛随即也向我微微点了点头,他胯下骑着一具高大威猛的尸体。依两人的年纪来看,也大不了我几岁。我估摸着应该是哪家尸车行的少爷吧,但不知道他们这么晚了还赶着尸体出来要做什么,也不怕吓坏了路人。

  “对了,松林兄弟。你赶尸体来了没有?”客套了一番之后,胡刚又问我道。

  赶尸我哪里会啊,我只是个卖棺材的。

  “哦,我只是路过。所以……”我只好搪塞了一句,事实上我确实没有携带任何一具尸体。

  “那太可惜了,不然今晚就可以和我们一道比试比试。”胡刚咧着嘴吧,笑了笑。

  “比试?”我一脸疑惑地望着他。

  “金兄,你跟松林兄弟说道说道吧。”胡刚吩咐了牛青一声。

  比起胡刚,金牛更显得老实稳重。他点了点头,便耐着性子和我说道了起来。原来,他们两人都是清尸车行的弟子。清尸车行是大户,家财雄厚。所以,这两人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常言道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一旦日子悠闲起来,年轻人就爱折腾点事情出来。他们可以说是道上的顽固子弟,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除了吃喝,就爱和其他人比竞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