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吃人听着就叫人头皮发麻,虎毒尚不食子,何况是作为万灵之长的人类。这是要遭天谴的,是会下地狱的。

  “那该死的男人怕我出去后嫁人,竟然在我身体内下了咒。只要我再次动情,那咒语就会被催动,让我变成一个失去理智的魔鬼。这样一来,可就是害了我们两家子啊,如果那两晚上不是天上打雷,降下天火,将我全身烧坏。那么全镇的人都会成为我的食物。”婆婆进一步说道,这故事也越来越可怕,我简直已经没有勇气再听下去,只盼她不要再讲了。

  但婆婆今天是一定要把故事讲完了,她也不顾我有没有再听,接着往下讲道:“我被天火烧得只剩下一具白骨,但是依旧没有死去,而且愈发得想吃人。更让我意外的是,当我吃一块人肉的时候,身子上就会长出一块肉来。就这样,一个月里,我吃了不少人,模样也逐渐恢复到从前。可是我恨啊,我不想再这般不人不妖的活下去。于是我尝试过无数种办法了解自己的办法,甚至自己拿起刀子割自己身上的肉,但都不能将自己摆脱,最后只能认命了。”

  据婆婆所说,后来他就隐居到了这个村庄中,并借助迷雾鬼林之便继续害人、吃人。她觉得活下去是老天的安排,好让自己去向司徒家讨债。

  “这都过了三百多年了,那大祭司恐怕早就已经死了。”我惶惶恐恐的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死的,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没想到我这话竟然刺激到了婆婆,这三百多年来的仇恨已经不是一个“死”字就能平息的。复仇的念头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的身体,婆婆迸发出无尽的恨意,使得自己变得更加嗜血和饥饿。陡然间,整个屋子充满了“吱吱”的叫声,以及牙齿的摩擦声,令人头皮发麻。

  “松林,我们快跑,她已经变成尸妖。”李桂通慌忙喊道,他知道婆婆动真格了,尸妖是所有尸体中最难对付的一类。就像婆婆现在的情况一样,尸妖不但会妖术,而且还具备人类的思想。

  可是,婆婆今日注定是要将我们杀死在木屋中,我们已无路可逃。

  “你对付得了她吗?”我急着问道。

  “这尸妖的道行颇高,我不是他的对手,得去请表姐过来。”李桂通告诉我道。

  以陈灵儿的修为来看应该是陈李家最厉害的人。但是,此处离陈李家甚远,就算我们真能逃出去,等请到人再回来之时,恐怕这个村子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哈哈……”婆婆大笑了几声,便现出了真身。因为她身处接近门口的位置,光线充足,所以我正好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那张脸。扭曲,只能用扭曲来形容。她已经没有眼珠子,空旷旷的眼睛流的是鲜血。脸上虽然有肉,但这肉都是错乱的,几乎分辨不出面貌,花白的头发像银蛇般扭动,其上爬满了尸虫。

  “尸妖不能长久曝晒在日光下。”就在千钧一发之时,李桂通突然想到了办法,大声提醒我道“那你有办法了?”我着急问。

  “我用天雷术,让天火再烧她一次。”李桂通告诉我道。

  “你有那个道行?”我表示怀疑。

  “放心,我李桂通不是不学无术之徒。”李桂通瞪了我一眼,冷冷说道。

  “煌煌天雷,吾以身引之……”他说着行动起来,随着咒语的念动,天际大变,乌云翻腾。陡然间听到一声巨响,一道明晃晃的天雷打到了他的身上。随即将这天雷引到地上,只听嗤的一声,四周围散乱的尸虫都起了火。这些玩意吱吱的叫着,纷纷逃回了婆婆的身上。婆婆嗷嗷叫着,飞奔回到木屋。一把熊熊大火着了起来。

  这是她第二次接受天雷术的打击,由于之前的教训,她本能得感到害怕,躲回了木屋里。大火越烧越大,已经堵住了出入的门口。她完完全全被困死在火海之中。

  “哈哈哈……我要杀光司徒家的人,杀光他们……”火海中传来婆婆的哭喊声,但不久之后,声音越发微弱,似乎她已经被天火焚毁了。

  可能三百年前的那场大伙只是幸运,让她活了下来。可今日讲的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她为了自己的仇恨,害了那么多人,该是遭到报应了。

  火烧了尸妖之后,我们在村里住了两天,就住在李老汉的家中。在这两天里,我们处理了一些繁琐的事。包括解释起火灾的原因、帮助李老汉调理身体等等。他被婆婆吓坏了。

  李桂通最终没有找到李婆婆,而那只会吃猪肉的山羊,也不知怎么的,就给饿死了。期间,我们喂过这牲畜猪肉,这些猪肉还是花大价钱问村里的富户买来的。肉是再新鲜不过了,可是山羊愣是不吃。

  山羊是死了,但身子没有瘦,李老汉最后的选择是将它炖了吃。事已至此,李桂通也就不再阻拦了。他估计了一下时间,对我说道,我们该回去了。时间拖得太久,万一大侄子有个事,也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

  我们商定完毕,便不在村子里过多逗留。告别了李老汉一家子,就按原路返回了。日夜赶路,仅仅两天的功夫便回到了祖宅。到时刚好是第三天的凌晨,天蒙蒙亮,空气中还弥漫着一层薄雾。但我们没有得到片刻的休息,因为家里出事了。整个宅子挂上了白绫,四处是哀乐,哭哭啼啼之声早在远处便能听到。

  进了家里,我们才知道去世的是陈灵儿。

  李桂通听罢,嚎啕大哭起来:“我的表姐啊,你怎么走得那么急,没等到让我来见你最后一面。”

  这李通桂也算是个实力演技派,说哭就能哭,感情丝毫不用酝酿。反倒是我,一时间还竟是哭不出来。只觉得脑子里空荡荡的,没了主意。不过,好在大伙都在灵堂,不至于让我显得有多尴尬。因此,当我们前往灵堂的路上,足够让我酝酿悲伤。

  j√酷W匠Dk网k8正版e;首Fk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