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生,你还不束手就擒吗?”那老妇抬起头,对着那张鬼脸喝道。

  “呵呵,李婆婆你休要管闲事。要不然,老夫可对你不客气了。”那鬼脸冷笑了一声,回答道。

  她笑声刚落,便张开了血盆大口,紧接着猛吸一口气,竟将李婆婆和我全部给吸了上去。

  “大成,大成!你醒醒啊!”放空了片刻后,最终还是被李桂通给叫醒了。等我被他喝醒,看到的是他那张又惊又怒的脸。

  “你到底怎么了?方才去了哪里?”李桂通开始警觉了,他又把问题转接到了最开始。

  “这……”我一时哑口无言,嘴巴张得老大,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是不是被那东西给抓去了?”李桂通似乎看出了些端倪,满脸狐疑地打量着我。

  我被他那双阴冷的眼睛逼得手足无措,只好如实回答道:“瞒不过你,我确实被那女鬼给掳走了。”

  “我正奇怪着呢,她于我交手占尽了便宜,却在突然之间遁走了。原来,是看上你这个小子了。”李桂通听罢,露出一副怪异的笑容。

  “你小子还是童子身吧?”他见我迟迟不语,就又追问了一句。

  负责任的说我当然是童子身了,虽然当初谈过女朋友。就这一点,我体现出了本能的反应,羞愧地点了点头。

  “还害羞呢?”李桂通可乐了,他笑嘻嘻地说道:“也忘记跟你说了,女鬼最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阳气重的男子。”

  “对了,后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他末了又追问了一句。

  “我是被一个老婆婆救的。”我胡乱编了一个理由,告诉他道。亏得那时候,李老汉提过他小时候遇鬼被婆婆救的事情,不然我还真是要词穷了。

  “婆婆?”李桂通听到后,眼前突然发亮。我知道他想到的是那个李婆婆。

  “老汉知道了,那一定是村里的那位婆婆。”这时,李老汉走了过来。他听到了我和李桂通的对话,主观地把我说的那个救命恩人当成了曾经救过他的那位婆婆。

  “这位婆婆还在村子里吗?”李桂通忙问。

  “当然,她老人家都活两百多岁了,身子骨还很健壮呢。”说起那位婆婆,李老汉有种情不自禁的自豪感。或许,正是因为儿时救过他性命的缘由。

  “两三百岁?”李桂通惊疑了一声。他不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人能活到两百多岁,而是在怀疑那个道行高深地婆婆到底是不是李婆婆。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李婆婆并没有那么大的年龄。

  “你们不信啊?不信没关系,老汉带你们去看就是了。”李老汉较真起来,非要指引着我们前去看那位长寿的婆婆。

  婆婆的屋子住在村子的西边,据李老汉家有几步路。这个村子的格局大致分成东西两块,中间隔着一条小河。李老汉告诉我们说,这条河是他们的母亲河,全村人吃水都指望它。我瞧见那条河还是挺干净的,便说道,现在污染严重,我们余杭基本找不出一条干净的河流来。吃的水都是经过化学处理的,真是羡慕你啊,能享受天然饮用水。

  李老汉听完,立即苦笑了一声,无奈的说道:“谁说不是呢?这条河近年来也是越来越脏了,只怕不久之后我们也无法再引用了。到那时,就得去十里外的山间跳水喝了。”

  走十里地只是为了喝口水,那代价确实大了些。李三生给出了一个不错的建议,他说,你们可以打口井,井水甘甜更有利于健康。可王老汉却摇了摇头,村里早有规矩,不能掘井,不然会坏了风水。

  每个地方有着每个地方独有的风水,这一点对于我们混迹道上的人来说是知道的。风水是禁忌,只要他人不说,我们便不能问,也不能瞎看。

  说话间,我们三人已经走上了一坐木桥。这座木桥横跨那条小河,连接村子的东西。还未过到一半,我的脚便开始瘙痒起来。到了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两只脚便开始相互摩擦起来。因为隔着鞋子,便不时得发出咯吱咯吱的摩擦声。

  王老汉见了,对我说道,这是你之前一直抓脚底板的缘故。以后要记住了,脚底板痒,千万别用手去抓。不然,以后过桥都会不自觉的瘙痒起来。他的话听上去貌似还是有些道理的,因为我之前一直有抓脚底板,并且不止一次地在过桥的时候感到脚痒。

  过了桥之后,又接连绕过了几个弯。我们终于来到了婆婆的住所,那是一幢双层的木屋。看上去和她的称呼一样,有些年月了。由于这屋子是建造在山阴处的,所以长年光照不足,从破旧的外表看上去更显得阴森了。鬼屋大抵如此,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个时候,婆婆应该在屋子里休息吧。”王老汉说了一声,也不敲门,直接就推门而进了。看起来,他应该和婆婆的关系很熟,已经把这儿当成了自己家一样。

  “婆婆,李老汉来看你了。”他边进屋边大声喊道,生怕婆婆年纪大了,耳力不好会听不到人声一样。

  接连喊了几声,都没人回答。屋内是一片漆黑的,死寂沉沉得能让人瑟瑟发抖。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道上的人都会警觉起来。这是职业病,我们不得不防着一手。可李老汉却显得大放了些,不像我们那么拘束。他大步流星,即便是没有在没有灯光的视野下,也能行动自由。

  )酷W匠7;网唯C一"正2‘版?M,其他都i是盗版

  “婆婆不喜欢开电灯,所以这里只有蜡烛。”他说着驾轻就熟地点燃了一根蜡烛,蜡烛微光浮动,给了我们一片若隐若现的视野。此时,我刚好看到楼梯的转角处坐着一个人。

  “看,那是谁?”我惊喝了一声。

  “一定是婆婆了,这里就她一个人住。”李老汉答复道。

  “婆婆。”他接着叫了一声,向那人走了过去“地板上凉,你可不要冻着了。”

  “你叫谁婆婆呢?”这时,回答他却是一个清脆的声音。

  光听这声音,不该是由一个老婆子发出来的才对。我心里估摸着,她应是一个妙龄少女。这事可就奇怪了,李老汉明明说屋子里只有婆婆一个人居住的,怎么还会有其他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