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对不起,这头羊我是不卖的。”我如实告诉了李老汉,虽然结果很伤人,但事实就是如此。

  “为什么?难道是嫌老汉给的钱少吗?”李老汉失望地问道。

  “不不不。”我连忙摇手,告诉他:“这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为什么?”李老汉开始和我纠缠起来。

  “嗯……”为了让他死心,我胡乱编了一个理由:“我之前已经答应把山羊卖给一个朋友了,他就快来了。”

  本来,我想这一回李老汉总该放弃了吧。可哪知道,他听完非但不放手,反而一屁股坐在了我的面前。他从胸口袋子里掏出一根已经被揉得很皱的香烟,然后点上火抽了起来。

  “老汉就等着他回来。”他吐着香烟,呛咳了几声,对我说道。

  到了现在这步田地,我总算是明白了,李老汉为了自己家里的儿媳妇,今天非要买到我手上的那只羊不可了。这或许就是老人的固执。其实,上了年纪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倔脾气。

  我是感到无能为力了,只好等到李桂通回来解决了。大约是在半个时辰之后,李桂通才买齐了所有东西回到我们之前吃凉皮的店铺中。我第一时间跟他说道了事情的缘由,并且请他拿主意。李桂通听完,只是微微一笑,他将手里的东西转交到我的手上。然后,就坐到了李老汉的身边。

  他对李老汉说道:“大爷,这头山羊我是要定了。不过,我也知道您一定会不甘心,所以我拿了个主意,就叫山羊自己下决定,到底要跟谁走。”

  酷匠,5网唯,一xF正版,M^其他n都是,G盗=i版,

  “它是一头畜生,又不不会说话,你怎么叫它下决定吗?”李老汉反问道。

  这个李桂通也真是不厚道,人家虽然是庄稼汉,但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山羊又不会说话,它怎么可能决定到底跟谁走。换作是我,我也会像李老汉这般的问道。

  “您是不知道,这头山羊通灵性的。它虽然不会说人话,但它会点头和摇头。”李桂通微微一笑,然后起身将山羊牵到了李老汉的面前。

  “您牵着它,然后问它要不要跟您走。如果,这畜生点头了,我便白白送给你。”他接着说道。

  “真的吗?”李老汉眼前突然一亮,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

  “当然了,我们西京男人从来不骗人的。”李桂通拍着胸脯说道。

  像他口里的这类话基本都是假话,比如我父亲也常对朋友说自己不怕老婆,在家里都过着皇帝的日子。但是,事实上我母亲是垂帘听政的老佛爷。

  李老汉照着做了,他真正是个憨厚的老人。但最后的结果却是让人出乎意料的,或许真的是憨人自有天助吧。山羊奇迹般的点头了,不仅如此,它还领着李老汉去了呢。像是知道李老汉的家安在哪个方向似的。

  我被这一幕看傻了眼,但李桂通却丝毫不感到一丝丝的意外。从他从容的脸上,我可以清楚的知道,发生的一切都是在他意料之中的。

  可以肯定的是,李婆婆就此刻正住在李老汉的村子里。山羊愿意跟李老汉走,无非是去找自己的主人李婆婆。

  “走吧。”李桂通对我招了招手,我们跟上了李老汉。李老汉见我们把山羊白白送给了他,心里面别提有多开心了。于是,也就不防备什么了,还很热情地请我们去自己家中做客。

  李老汉的家距离城里有些远,据他自己说坐汽车大概要一个小时,那么换成步行就得小半天了。可他后来又说,自己有车。但我总觉得这事情不靠谱,他怎么看都是个穷人,哪里会有车。

  跟着李老汉出了城,来到城墙边上,他指着边角处的那一辆牛车跟我们说道:“这就是老汉的车。”

  其实,做牛车也没比步行快许多。只不过,能剩下些脚力倒是好的。我苦笑了一声,第一个坐上了系在牛身后的木板上,然后动了动屁股,感觉还是挺牢固的。估摸着,坐两个人没什么大问题。于是,又吆喝着叫李桂通也坐了上来。

  李老汉显然是个赶牛的好把式,牛车在他的驾驶下,即便是在颠簸的道路上,也依旧感到很稳当。若换了别人,恐怕这一路下来我们的屁股还不知要受多少罪呢。

  当我们和李老汉更加熟络以后,他便跟我们聊起天来。其实,这人是非常健谈的。他说看我们的面相应该都是做生意的大老板,就是不知道我们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李桂通倒是直接,很干脆地告诉他,我们是做死人生意的。我怕李桂通会把王老汉吓坏,就立即解释了一句,其实也就是卖点冥币、花圈什么的。

  没想到李老汉却笑着告诉我们道,就算你们是盗卖尸体的人,老汉我也不怕。在老汉的村子里,住着一位婆婆。她是地府的阴司,能断一切阴魂,本事可大着呢。如果不出意外,我想他口中说的那位婆婆应该就是李婆婆了。

  此后,我们又拉了些家常,走着走着就闯进了一片林子。这片林子看起来并不大,但给人的第一印象却是阴森。我的直觉告诉我,林子里藏着古怪。不只是我,坐在身旁的李桂通也预知到了潜在的危险。他坐直了身子,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这时候,李老汉提醒了我们一句:“这片林子叫做迷雾林,有时候好端端的就会起大雾,让人摸不着方向。”

  我听了很担心,问道:“那就会迷路吗?”

  “当然不会,老汉从小就走这片林子,记得那会还遇到过鬼呢。幸亏有婆婆在,才没有被夺取魂魄。”李老汉自信满满地告诉我道。

  “鬼?”我惊叫了一声。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这鬼早已被婆婆降服了。”李老汉回头对我笑道。

  虽然,他感到很安稳。但是,我和李桂通毕竟都是道上的人。我们清楚的知道,那鬼依旧还在林子中。若不然,这片林子是不会这么阴森的。此处与其叫做迷雾林,倒不如说是迷雾鬼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