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李桂通见到这一幕,拍手叫好道。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道门的封印之术,看上去虽然要比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繁杂许多。但不管怎样,还是叫人大开了眼界。

  最后便是第三个步骤——焚烧。这个步骤看似是所以步骤中最简单的,但却暗藏玄机。如果,不是道上的人那是绝对看不破的。因为,焚烧所用的火非同一般。这种火被他们叫做天火,是要从天上引下来的。

  引天火的人,一定要是自身修为极高的人。不然,当他接触天火的那一刹那,自己首先便会被烧个干净。

  而放眼整个陈李家,论修为最高的非陈灵儿莫属。自然,她也当仁不让,接下了引天火的重任。只见她双脚各踏乾坤两个方位,手指七星方向,口中念念有词。这般持续了有一炷香的功夫,终于听到了祠堂上方有一阵雷声传来。

  看正!F版¤R章节上O酷R5匠网{

  又过了片刻,雷声更加剧烈。听上去像是要发生天变一般。就在这时,高海军对我提醒了一声:“松林,快快躲开。天雷要下来了。”

  我点了点头,当即躲到了一旁。幸亏还算即时,不然还真要被天雷给波及了。就在我移步的那一瞬间,便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紫电劈开了祠堂屋顶,闪到了陈灵儿的身上。此刻,她整个人飘飘然,仿佛是已经得道成仙了一般。

  “道可道,非常道。上天借我天雷,我用以除妖!”她大喝道,然后将正道天雷嫁接到了周添丁的骨骸上。

  嗤!

  骨骸遭受天雷,瞬间焚烧了起来。火焰熊熊燃烧,其中加杂着凄厉的鬼嚎。我仿佛能看到周添丁在火中饱受折磨的样子,不禁感到了一阵唏嘘。

  天火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直把周添丁的骨骸烧成了灰烬。骨灰在地上堆了大约有小半尺的高度,并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焦味。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周添丁魂飞魄散再也无法害人。这时,那块流血的灵位上赫然间多出了周添丁三个字。每一个字都入木三分,像是用尖刀刻上去的一般。李桂通见状,弯腰拾起了灵位,准备将周添丁之灵放回灵阁之上。但却被陈灵儿给阻止了,陈灵儿很严厉地说,要将这灵位埋葬在大山底下。

  如此做法在陈李家任何人眼中未免是太过毒辣了,毕竟周添丁说到底也是这家族中的姑爷,若将他的灵位压在大山底下,恐怕会牵连到后世的子孙也无法翻身。李桂通是个很古的人,他自身也是个风水大师,当然不会允许老太君这种偏激的做法。所以,他当下挺身而出,朗声说道:“表姐做事未免也太绝了点吧?”

  我当时也觉得她这事做得有点绝了,即使不看在曾经夫妻一场的情分上,也得考虑一下大叔的感受。眼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叔竟然没有身在现场。如果,事后让他知晓了今日之事,他日必然会悔恨之极,不认陈灵儿这个亲生母亲不说,恐怕还会对整个家族有仇恨心里。

  但陈灵儿听罢,竟然没有理他,而是执着地让李桂通去做事。这倒使得李桂通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是个明白人,知道两边都得罪不起。因此,慌乱之下想了一个应急的办法。他说道:“依桂通看,此事倒不如去询问一下大侄子的意思。他毕竟是你们的亲生儿子,族里的事情还是要让他知道的为好。”

  “不必了,这事情就由我这个做母亲的定夺了。”陈灵儿轻喝了一声,她明白大叔知道这件事后,是绝对不会赞成的,甚至还会大闹起来。

  她紧接着又望向了我,说道:“你们带他走吧,至于借尸体的事情,我无能为力。”

  “这个……”此时的我内心激荡,压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那我们就告辞了。”高海军闪出来,替我回答道。

  他说着扯着我往外走去。

  走到半路,我方才清醒了许多,责问了他一声:“小高哥,我们怎么就这样走了呢?”

  意思是大叔的家事还没解决,连尸体也没借到,如此一来这陈李家不是白来了吗?

  “你个二愣子!”高海军听了拍了一下我的脑瓜子,痛骂道:“你还看不清局势吗?”

  我摇了摇头,一脸的迷茫。

  “陈李家乱成一团,眼看着就要闹内乱了。你我外人留下来,只会添麻烦。现在,趁着人家还礼让三分,就赶紧离开。大叔虽然是陈李家的人,但是他在这个家族中几乎没有地位。”高海军解释道。

  事情正如高海军分析的那样,大叔早已被陈灵儿排除在家族之外。所以,早前叫他去通知大伙进祠堂的时候,在回来的路上就被事先安排好的几个族人击晕,这会儿正躺在陈灵儿的房间之中。

  然而,当我们看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奄奄一息。

  这是怎么回事?我和小高都是大惊不已。要说,陈灵儿只是不想让大叔参与此事,但总归不会痛下杀手的,正所谓虎毒不食子嘛。

  “你快去通知陈灵儿!”小高急着吩咐我道。

  我见大叔脸色惨淡,生死只在一瞬间,便毫不犹豫地跑去找陈灵儿。

  陈灵儿赶回来一瞧,不禁叹了口气,对我们道:“天意!天意!是我这辈子造的孽啊!”

  “怎么了?”我和小高异口同声问道:“大叔到底怎么了?”

  “国恩身上流淌着他爹的血脉,现在他爹被我挫骨扬灰了,竟将最后的怨念灌入了这孩子的身体内。”陈灵儿眼睛泛红,略有伤心的说道:“如果这孩子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就会发生尸变,到时候我只好……只好杀了他……”

  “那我们该怎么救治大叔呢?”我立即问道。

  和大叔相处了一段时间,已经将他当成了亲人,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叔走向死亡。

  “去找李婆婆。”陈灵儿坚定的说道:“找到李婆婆,就能救回国恩一条性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